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維度侵蝕者 愛下-第632章 小天才虛擬實境超級防彈智能學習頭盔-至尊題海皇帝版!熱推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维度侵蚀者
——(副标题)看到这个名字,是否就已经生出不详预感,开始为傻芙芙默哀了呢?
选择好固化称号,白浪完成本次任务最终结算,却并没急着返回索摩戈。
他回归前夕并未经历战斗,此刻状态绝佳,于是趁机整理这次任务的收获。
没有开箱、没有余烬、没有像样的装备,但他却在‘游乐园’中,靠着充值兔兔得到大量随机奖品。
都是些乐园认证的道具,数量极为可观,种类五花八门包罗万象。品质有高有低。当白浪将这堆零碎统统倒出后,在地面形成一个小山包,吸引了芙芙注意。
随后,父女俩蹲在地上挑挑拣拣,整理归纳这些物品。
其中充斥着大量叫人摸不着头脑的奖品。比如能够自动复原的轻气球、发条科技的铁皮跳跳蛙、表情灵异惊悚的敲锣猴……
排除掉接近2/3的干扰选项,剩下的道具都非常不赖。不乏带有灵魂防御、灵魂修复等珍贵属性的糖果。此外,还有各类回红补蓝的增益性小食品,并且多和他家的‘深海魔兔’有关。
比如什么麻辣兔肉干、章鱼腿、蟹钳、入味海螵蛸……
别看只有1/3的奖励有价值。他从‘游乐园’获得的奖品数量极庞大(阵亡兔兔更庞大),1/3也不是小数目。光是拿到市场上贩卖,就能赚上数千余烬。
白浪将垃圾整理好,准备拿去兑换余烬。剩下的食物类,先让贪吃芙自己挑选,接着保留一部分做任务补给。
剩余的分为若干份,当做手信特产送给好友。比如计都的闺蜜团啊、富萝莉冯樱啊。

整理完这笔横财,白浪又将注意力放回‘治愈神系’继承的邪灵偷渡遗产资源上。
虽然所有的偷渡邪灵(舞神、灵感除外)都被抹杀干净。神职、规则、供物不同程度被毁,但也残留不少遗物。
他估算了一下,几乎最烂的邪灵也留下至少一个‘神职碎片’;而保存最完整的,自然是治愈神系众渣渣中,实力最强资历最老的‘pocky少女’了!
Pocky的‘供物’被毁,‘神职’也全面崩溃,但她的‘尸体’却完整保存下来。是唯一完整的邪灵空壳。
她的‘内核’被全面抹杀,只剩一个‘破损JK制服’的邪灵空壳模型。
双目黯淡无神,衣服破碎的厉害,需要打码的那种。像极了随波逐流的硅胶娃娃,如今被‘荆棘娘’偷偷捡回家,藏进白浪的【荆棘栏】中,洗干净当做抱枕娃娃搂着睡觉。
一个没有灵魂、没有内核的空壳子,听起来似乎还不如‘神职碎片’呢。
单从价值上衡量,其实也没错。
不过事物的价值,同样要考虑当时的状况。极端饥渴的大沙漠中,是一块价值连城的钻表珍贵,还是一瓶矿泉水有用?
离开‘伊甸园’那独特的造灵大环境,哪怕白浪拥有再多的‘神职’,再完整的‘供物’,也无法拼凑创造一个‘邪灵雏形’。
这些‘神职’可被现有的邪灵吸纳,增加一个能力分支,但也会分摊降低潜力。浪的邪灵全部精雕细琢,量身定做,不需要画蛇添足。
此外,还可以等计都变得更强大后,利用‘神职’制造新的‘邪灵种子’进行孵化,但那是很久后的事情了。
如今,这些‘神职碎片’还有一种最有效的利用办法,那就是卖掉。
但有了‘pocky的邪灵外壳’,一切都不同了。
这个空壳是有效的邪灵载体,可视为一个只剩底盘与外壳的汽车。白浪完全可以凭借‘治愈神系’的力量,为她注入‘神职碎片’,再从已有的‘供物’中挑选其一,进行绑定。
最终,利用【魔神柱】做‘钥匙’,将她重新激活。开发一只继承了‘病娇jk少女’皮肤的究极二手缝合怪邪灵。
“值得一试啊!”
想到这儿,一个任务时都没怎么进行职业训练的白浪,顿时手痒痒了。
【秘宝之主】这个职业的最高成就,是制造【宝具】不假。但‘秘宝之主’的真正含义,却是拥有无数秘宝之人。
秘宝从何处来?当然是自己造的。他的职业虽然完整,并缺乏升级潜力,但却能制造各式各样装备来弥补增添自身底蕴。
献祭装备、合成装备、魔改装备,制造装备、然后操纵驾驭这些装备,才是他的主职。不造装备,我还是个人吗?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維度侵蝕者》-第632章 小天才虛擬實境超級防彈智能學習頭盔-至尊題海皇帝版!
白浪将身边的亲闺女捞起来,举高高,问道:“芙芙,老爹送你一件生日礼物吼不吼呀?”
小芙芙眼睛一亮,连忙点头:“吼呀!”
白浪又道:“你很喜欢驾驶‘小绵羊’对不对?不过‘道路千万条,完全第一条!’开电瓶车呢,最重要的就是要戴头盔了。爸爸送你件这世间上独一无二最棒的头盔,戴上之后,你就是整个乐园最拉轰最靓的崽,你说吼不吼呀?”
傻芙芙听的眼睛放光,脑补出一幅风驰电掣的画面,随即卖力点头,大声喊道:“吼吼呀!”
“那就说定咯!”白浪将高举的傻芙芙收回来,在额头亲了一口,然后放到一边,开始从众多‘神职碎片’中挑选心仪的类型。
邪灵弗洛伊德,已死亡,残留神职【符箓(残缺)】…供物【残破的假钞】
这是除了pocky外,保存最好的一个。
邪灵赤武士-改,已死亡,残留神职【打刀】
邪灵鼠王,已死亡,残留神职【下水道】、【鼠】
邪灵,死亡,残留神职【超速】、【餐刀】
残留神职【贫穷】……【青蛙】…【打火机】、【报纸】…【矿石】……
这些‘神职’看似鸡肋,但却是极为珍贵的信仰类‘素材’。能够创造‘神灵’或者增强神灵底蕴,也是制造‘信仰武装’的稀缺原料。
只要他挂到交易平台上,大概会有人来买吧?
残缺供物,破旧头盔……怀表……断裂的大葱……

很快,白浪就从他所持有的‘灰色物品(供物)’中,选出那个老旧的印有橘色火焰图案的头盔。
接着,他连线乐园的商城,开始检索心仪的装备,做为【秘宝之主】合成创造的原材料。
检索关键词为‘头盔’,契约者等级提升到Lv14后,他的权限更高,接触到更多产品。原本不对他开放的‘机械神教-线上商店’也加入进来。
很快,一系列来自不同世界、不同体系的头盔纷纷刷新出来。有自任务世界的原装货,有契约者自己改装或者制造的,也有大势力批量生产的制式装备。
白浪排除掉那些搞笑的、性能垃圾的、外形难看的……又以‘蓝色’品质为门槛,瞬间过滤掉90%的产品。
随后他从颜值角度出发,为芙芙选中一款纯黑底色,带有未来机械感的猫耳头盔。
它并非传统纯圆造型,反而有些像‘阿卡姆骑士’的科技版蝙蝠侠头盔。金属材质,棱角分明,大量机械感十足的拼接痕迹,面罩是一体化的黑玻璃材质,整体反射出阴冷光泽,头顶还有一对金属三角耳朵,很像猫耳。
白浪看向装备说明,是机械侧一个势力出品的装备,拥有夜视、红外、弱人工智能、防毒、防弹、防撞击、防电磁干扰……等功能,蓝色品质。
如果时复数的同款头盔,还具备共享画面、近程通话、交换数据等功能。价格不算过分,白浪暂时满意,于是订购了三件,其中一顶留给自己。
接着,他灵光一现,又更改了检索关键词。做为送给女儿的最巅峰之作,岂能如此干枯乏味?当然要让孩子爱上它,从中收获快乐。
于是,他很快筛选出一堆‘虚拟实境’的游戏头盔。挑配置最好的,订购了一件,价格同样不贵,因为它甚至不算是装备,而是一件灰色娱乐用品。
这类‘游戏头盔’在非科技背景的任务世界中,往往无法使用,性价比其实不高。
既然能中获得快乐,那么作为一名优秀的东方404古国家长,白浪发自DNA的继承了先辈们的悠久美德,瞬间想到与‘打游戏、看动画’相反的‘学习’!
是的,华夏家长送给孩子的礼物,岂能不带学习功能?这才是真正的爱呀!
于是白浪再次打开搜索引擎,检索出最昂贵的‘小天才-超级儿童智能学习机’,足足222余烬。这™只是一款没有任何战斗力的白色品质学习机啊,居然敢买到这个价?
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买了!
不仅买了,他还登陆了‘小天才’的观望,又花了88余烬,订购了单独出售的最强‘至尊皇帝版-题海数据库’,号称包罗万象,吸纳了众多任务世界大学水平以下的学习资料。
小芙芙的眼中为何常含泪水?因为爸爸爱她爱的深沉!
做完这一切后,白浪特地登录了冯樱给他的‘内部捡漏群’,熟练联系上当初卖给他‘振金资源’的成员,很快,又购买了少量10g的振金原矿。

白浪使用【秘宝之主】的力量,将第一台功能强劲的‘机械头盔’装备献祭掉,得到一张参考图纸。
随即,他使用了装备和合成,以另一台‘头盔’为载体,同时添加了:虚拟实境游戏头盔、小天才-学习机、题海皇帝资料库、10g振金……以及最重要的‘灰色物品-供物头盔’。
不仅如此,他还从荆棘娘的手中,抢走了‘pocky’的充气空壳,然后将精挑细选的三个神职融入其中,分别是【超速、DJ、贫穷】
待这一切都结束后,他发动职业的力量。以图纸为核心,将‘供物、装备、邪灵外壳、神职’一体化合成压缩,创造出一件造型拉风炫酷帅气的:
小天才虚拟实境超级防弹智能学习头盔-至尊题海皇帝版!!!(超级系统管家-邪灵plus版)
一举将原本‘灰色品质’毫无实用价值的垃圾‘供物’,一举拔升到‘深蓝品质’的超级天才儿童智能学习头盔的地步。
佩戴之后,‘小天才’原本脆弱的科技属性,因为‘供物’与‘邪灵’的双重干涉下,已全面超越‘科技层面’。变成以信仰为动力,不受科技规则制约黑科技装备。
登录‘小天才’虚拟实境后,邪灵受到计都的‘梦境+数据化’双神职影响,将‘虚拟实境’变成自己的‘魔域雏形’,让莎尔芙自由畅游无尽题海,直到宇宙的尽头!
毕竟是价值88余烬的题海数据库啊!™白色品质毫无属性的题海数据库,再不是无穷无尽,白浪就天天举报,砸了它们的网店!
为防止芙芙因为过于感动而暴走,试图毁掉这件‘供物+装备’,白浪特地融入10g振金,大幅增强头盔的防御力。
不仅以后飙车不担心脑瓜被摔坏,就算芙芙想用她的最强之矛(小箭头)毁灭这件供物,也不可能了!
白浪这步棋,走一步看三步。
不仅让灰色品质的普通供物飙升成有价值的装备,而且格外坚固,并且让芙芙有了驾驶‘鬼绵羊’的钥匙。
就此诞生的新邪灵‘pocky-改’,也有了更复杂的属性。【超速】神职,让‘头盔’与‘小绵羊’完美契合。
而‘供物’自身的‘虚拟实境’技术,也为‘治愈神系’带来了新的元素。可供拥有【梦境、数据化】神职的计都作为参考。
同时,芙芙的‘小天才虚拟实境’还能和‘鲤鱼网络、猩红梦境’融合进化,将‘学习功能’带给数量更庞大的‘兔兔群体、沉沦魔四天王’以及未来一批批加入教会的信徒,大家一起沉迷学习,弘扬正能量!
最后,这件‘头盔-供物’更是体现出他白浪父爱如山的真挚感情。
还有什么比亲手为女儿打造一款独一无二的‘小天才虚拟实境超级防弹智能学习头盔-至尊题海皇帝版!’更加浪漫的事情吗?
尤其这个‘小天才’自带一只‘智能邪灵管家’来辅助督促芙芙学习,这是‘小天才’原厂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邪灵啊!
我白浪为了亲女儿,不惜以‘头盔’为供物,创造出专属的神灵来辅佐她,何愁女儿不成材?!!
这才是亲生的啊!

与喧宾夺主的‘头盔装备’相比,合成怪邪灵反而不太起眼。
白浪默默捧起‘小天才头盔’读取数据,接着被惊艳到了!
【信仰武装-小天才】
【品质:深蓝(装备/供物)-淡绿(邪灵-可提升)】
【邪灵:___(未命名)】
【神职:超速、DJ、贫穷】
【速度与激情:佩戴头盔,驾驶载具,如有神助,被动获得骑乘宗师。可在基础速度上进行爆发……】
【劲爆DJ:???】
【贫穷诅咒:自己恒定穷困潦倒,穷运缠身,并被动持续吸收周围关系亲密者的‘穷运’,变相增加他人财运。】
【小天才:新生邪灵继承了前任pocky的学霸属性,觉醒了用‘财运’换取‘学力’的能力。任何信徒,只要舍弃财运,就能获得‘小天才’加持,学力暴增。】
【备注:牺牲自己,造福亲爹,新时代座敖童子。】
白浪选择这三个神职,其中【超速】与头盔本职工作匹配,与‘小绵羊’匹配,是必选。
其次选择【DJ】,白浪考虑到芙芙对音乐的热爱,其次自己的【雷音栏】专属邪灵【大哀嚎持国天】在这方面有绝对的杀伤性优势,芙芙的邪灵趁机蹭流量,不容错过。
最后的【贫穷】嘛,很好理解,虽然穷的是芙芙,却带给老爹削弱版的‘黄金律’。这可是亲女儿啊,又不是外人。老爸你给生日礼物,你不该献孝心回报爸爸一下吗?
至于邪灵觉醒的【小天才】能力,大概是pocky残留的本能。毕竟前任pocky,就有着用记忆换学力的本领,如今借‘小天才’重生,果然死性不改啊。

7or10精华都市小說 維度侵蝕者 txt-第578章 Music!氣氛搞起來,現場燥起來!鑒賞-q68by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
【荆棘之环:品质,灰色。供物/历史古董。来源未知,曾孕育出伊甸园初代‘邪基督’的供物,轻微受损。】
【初代邪基督(已消亡),下位邪灵,可赋予信徒黑魔法的力量。使徒佩戴此圣物于头顶,进入‘受难’状态后,享受黑魔法精通,全技能+1效果。(仅在伊甸有效)】
【分支任务-弥赛亚重临。任务说明:伊甸在经历第二代‘正基督’陨落后,如今进入由三代异端‘hiphop黑基督’领导的时代。请终结黑基督,清理异端,让弥赛亚重临。】
【线路1:重新补全供物,唤醒‘邪基督’再度降临,挑战‘黑基督’霸权,并将其毁灭。让真正的‘黑暗弥赛亚’重临,重现第一纪元辉煌。】
【路线2:以供物荆棘之环为基础,创造全新的‘基督-邪灵’,攻击并毁灭黑基督信仰,开创全新的第四纪元,让‘新弥赛亚’降临伊甸。】
【任务要求:第一环-造灵+筑巢。第二环-成就下位灵+展开魔域。第三环-铲除黑基督1/3信仰,毁灭一只分身(基础,完成更多,评价更高),并正面发起挑战。最终环,正面击溃黑基督,全面清除分身与供物,将其信徒数量降低至原有4成以下(基础要求),自身信徒数量全面超越并压制‘黑基督’,取代并成为‘中位灵’。】
韓娛之心裏的聲音 鶴城風月
【每完成一环任务,奖励递增,并提高最终任务结算评价。终极奖励:额外获得一个邪灵兑换名额。(默认‘新基督’,可主动更换。)】
【是否接取任务?】
【特殊分支任务,不强制全部完成,可阶段领取奖励。完成三环以上,有神秘大礼包相赠。】
“惹不起!惹不起!惹不起!”
开箱瞬间,看到那圈被编织成环的干枯荆棘后,他脑中瞬间涌出【弥赛亚重临】的信息,接着疯狂摇头摆手,一副扁鹊迫不及待离开王宫选择跑路的模样:
“拒绝,拒绝,我拒绝。接不起!带不动!在下告辞!”
开玩笑呢,这个‘分支任务’难度比主线任务夸张了何止十倍?一环看上去还算正常,这二环分明比主线三环还要过分。再看看三环要求,已经不能忍了,这是人干的吗?
一个大区只能诞生一名‘中位灵’,相当于伊甸邪灵食物链的天花板。上位灵就算了,已经是背景板一样的存在。而他手里,只有两个刚出生的‘游灵’,弱鲲中的菜虚鲲。
分支任务最终奖励果不出他所料。然而正规渠道带走一个灵的代价也太大点,居然要取代‘黑基督’的地位?
这只邪灵虽是‘中位灵’里战斗力最水的,但黑基督强势在于庞大的潜在信众群体。黑人是伊甸人口最多的族群,并无论是否信奉它,都有购买‘黑基督’物美价廉信物来助兴的习惯。
邪灵或许会主动控制信徒数量,来平衡自身遭受的压力,却会无限量发行‘信物、超能力充值’来赚取刻度,提升财力、综合实力,扩大影响力。
黑基督看似中位邪灵里最好拿捏的,但它的神系却不弱,存在专业的打手类邪灵。一手种族歧视反向debuff,既伤敌又强己,十分难缠。
所以,这个分支任务明显有毒。你挑战的不是黑基督一个,而是他背后一整个‘black邪灵神系’。收获与付出严重不成正比,白浪毫不犹豫的放弃。
乐园果然不会轻易让人带走邪灵,真正的官方途径,一条比一条苛刻,太没诚意。有这实力,还不如去争第一。

白浪光速放弃分支任务同时,新的灾难已经降临,他也将‘供物-荆棘之环’收回私人空间内。
此时,‘邪灵-灵感大王’的造灵仪式刚结束,就在这片属于它的绝对主场上,非但没能展现邪神的威严,反而遭受另一股更加强大的邪力空降压制,灯泡高频闪烁,连空间都开始一点点被侵蚀渗透。
关于来袭者身份,白浪提前调查过。他被迫飙车当天,伊甸一共发生21起恶性劫案(普通单人劫财劫色不被列入),其中银行大劫案仅3起。
而破坏程度最严重、伤亡人数最高的,是一家隶属于顶级下位灵‘死亡之根’的私人银行。
据报道,曾有两个邪灵的投影体,在银行地下金库的魔域中爆发一场激战。战斗期间,多位邪灵通过‘信物’插手干涉,将这场战斗的规模不断提升,乱搞一起。
这些通过‘信物’隔空出手的邪灵,其实没有任何老谋深算的目的。完全是恰逢其会,自己贩卖的‘信物’被劫匪随身携带,并发动了攻击。
如此热闹,不凑白不凑。于是不分敌我对错,借着信物的牵引,搞他一波,图个吉利。这种临时起意见缝插针专门损人从不利己的跨界打击,正是伊甸邪灵的正常画风。
这座城市给每个邪灵都安排了业务指标,哪怕中位灵也有压力,因此会把握任何一个机会,四处引战结仇。一旦遭遇邪灵与邪灵的正面冲突,就立刻意识到这是一处绝佳的‘泄压场所’,不问缘由乱轰一起,制造的破坏与混乱越多,就代表自己也有了参与度。
腹黑萌寶:傾城魔法師
将来伊甸结算这场战斗创造的‘负面收益’时,这些通过‘信物’打酱油强势露脸的吃瓜邪灵,也能拍着胸脯说一声‘我当时就在现场’,并减少一定的业务指标。
只要不怕结仇,并频繁乱入各路大佬之间的对轰,积极搅局,毫无眼色的破坏大佬计划,并且不被打死,就能快速泄压,完成业务指标,变的快乐而又富足。
那场银行大劫案的守擂方,白浪早就确定‘死灵之根’,而它的敌人却是未知。如今看来,竟然是‘黑基督’?唯独第三个邪灵‘鬼娃恰吉’,是他万万没有预料到的。

三代弥赛亚‘黑基督’的信徒袭,击银行金库夺取初代邪灵的供物,这非常容易理解,显然是要拿来制造分身,弥补强化自己的。
一等奴妃 淺笑微染
而‘死灵之根’这个老牌下位灵,本体是一株生长在墓地的植物根系得道。枯死并扎根坟地的‘树根’被异教徒当做供物膜拜,最终诞生了死灵系邪灵。
‘死灵之根’染指这件遗失多年的‘供物’。全因‘荆棘之环’在宗教元素外,本身还具有浓郁的‘植物属性’,也能供它制造一具特殊的分身。
伊甸每年都有大量‘游灵、下位灵’陨落,遗失供物数目可观。但对于邪灵个体而言,能与自身属性概念契合用于制造分身的‘供物’,可遇不可求。
尤其‘荆棘之环’这件遗失多年的教廷圣物,背后拥有强大的‘传说’支撑,在供物界也算一件极品,创造出的‘分身’必然强大。
‘死灵之根’很早就将其占据,如今却被夺走,私人银行也被炸毁,损失惨重。连续三天,它都无法锁定‘供物’下落,心中憋着熊熊怒火。
末世狩獵王
如今白浪开箱,瞬间曝光,‘死灵根’满腔仇恨全部倾泻到他的头上,因此仇恨度最高。其次则是黑基督,它也费了极大的代价,才从银行中抢走这件‘供物’,却被白浪渔翁得利,捡了便宜,因此仇恨度为中。
至于第三个标记了白浪的‘鬼娃恰吉’,浪完全不明白它是为何而来?只能想到他遭遇神秘袭击翻车后,手脚被塑料化时,正好经过一家玩具店。
他猜测,自己与尼哥的敞篷,正好路过对方在‘死亡赛道’中的魔域,直接出手干涉一波,想抢夺供物,最终把尼哥都转化成塑料人,自己也差点翻车。

白浪只是念头一转,就通过自己身上的‘狩猎标记’分析出当下处境,接着心中苦涩,充满后悔之情。
这次开箱太不划算,获得一个没诚意的‘分支任务’,引来三个强大的死敌。他此刻遭遇的危机,完全超出‘邪灵-大衮’带来的增幅。
这波危机,支撑他造出第五、第六个灵都绰绰有余。
“亏了,血妈亏!”
白浪低声叫骂时,他所在的仪式现场从四面八方的空气中,不断传来‘嘻嘻哈哈’的嬉笑声,空灵而又阴森。
他右手扶住两米高的‘邪能图腾’,不断抽取着【舞神、大衮】两块电池,借助‘鱼脉网络’感知周围环境。
他所站立的室内,已经被另一股陌生而又强大的‘邪灵力量’笼罩住。身边的地板、四周的墙壁,头顶的天花板,都在轻微扭曲。
墙壁斑驳脱落,暴露出不应该存在的陌生花纹壁纸。就像另一个空间、另一座建筑与此地重叠,正努力挣脱而出。
头顶灯泡剧烈闪烁,明暗不定,并且出现了更多的蜡烛吊灯,现代工业与阴冷的古典风格重叠。
後宮之妖嬈皇妃
除了这股包围环境的力量外,另有两股截然不同的邪灵力量,也开始往这片空间内部钻。
咔咔……咔!
白浪低头,原本的水泥地面突然开裂。裂纹向外蔓延,逐渐密集,碎裂的水泥石渣被一股由内向外的力量挤压迸出。一块块拼凑整齐的老旧木地板顶了出来,越来越多,将它上访的水泥地面挤碎。
紧接着,另外一股来自更深层的力量,突然狠狠撞击到‘木地板’上,隆起一个大包,同样要撕开木地板,从地下挤出来。
然而木地板仿佛活过来一般,紧密拼凑的缝隙忽然开裂,变成一张张长满利齿的嘴巴,不停咔嚓咔嚓的开合,咀嚼撕咬着下面的东西。
白浪听到尖锐刺耳的尖叫声,看到一根根干瘪尖锐的树根,正试图突破封锁,冲进这处空间。但却被一张一合的地板大嘴啃食,咬断,发出木头被折断的声音。
然而那些断裂、脱落,掉在木地板表层的断枝却没死透,反而像上岸的鲤鱼王,不停抽打地面,扭动乱弹。被咬断的树根截面,流淌出石油一般黑色粘稠的‘腐臭之血’,看的白浪非常不自在。

此刻,狭小的封闭空间内,足足有四股不同的邪灵之力相互纠缠在一起。现场情况无比混乱,那些供奉【邪灵-大衮】的信徒,有不少被地板吞噬了手脚,放声惨叫。也有被高高弹起的断裂树根扎中身体,撕开一个口子,开始往伤口里钻的。
当然,更多的粉红色毛毛兔撕裂了卖萌的伪装,体型骤然膨胀,筋肉之躯挣破表皮,一只布满鱼鳞的粗壮蟹钳,狠狠卡住一段枯枝,咔嚓一声,切断,紧跟着一脚踏下,黑汁飞溅,碾碎。
混乱开始后,白浪反而迅速冷静下来。
令他感到意外的,这些冲着自己而来的‘邪灵’并非一伙的。相反,那个率先用魔域侵蚀现实世界的家伙,似乎吃定自己,想要吃独食。
结果紧随其后的‘死灵之根’疯狂撞击对方的魔域,也要杀进来找自己麻烦,于是它们先一步打起来了!
他立刻意识到这是个机会。
死灵根与自己的仇恨度最高,只要不交出‘荆棘之环’,对方绝不会放过自己。而那个率先出手的‘木地板’,也被打出真火,此时偶尔捕捉吞噬几个信徒,补充一点小零食,主要精力都用在啃食切断‘死灵之根’的根须上。
下一刻,不等白浪挑拨离间这些邪灵的关系,他脑中蓦地回荡起一个哀怨恶毒的声音:“I can“t breathe!”
熟系的窒息感涌上心头,他身体着了魔般,不受控制的单膝下跪。
又是那种‘规则级’的诅咒,一定程度无视了他的身体素质。更可怕的,这回是正主亲自出手,而不是一个持有阉割版信物的三流信徒。
在两个邪灵彼此争夺这片空间的所有权时,‘Black邪灵神系’的新晋骨干‘下位灵-弗洛伊德’降临。
‘黑基督’本尊并未亲至,它规格虽高,但本身不具备强大攻击力。反倒他的小弟‘弗洛伊德’,拥有者不错的控制系、诅咒系规则之力。
在两个邪灵僵持时,弗洛伊德钻了空子,直接对白浪出手。想夺走刚才一闪即逝的‘供物-荆棘之环’。
紧跟着有一个‘邪灵诅咒’在白浪身上爆发。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舞神-杂技丸】建功了!
……
此时的现场,鬼娃的‘魔域-玩具店’率先降临并展开,企图将白浪的造灵现场全部吞噬掉,并且积极侵蚀渗透,已经控制住‘现实’的空间,正逐步替代。
随即,死灵之根也寻着‘荆棘之环’释放的坐标杀上门,结果一头撞在‘玩具店’上。无论对方是在庇护白浪这个眷属,还是想先自己一步独吞猎物,都是它不允许的。
于是‘死灵根’放弃思考,不顾一切疯狂攻击,并且激怒了来找白浪玩耍的恰吉。两个本就偏执不理性的邪灵,直接干了起来。
鬼娃的魔域,如同一个强磁场。在碰撞中,两个磁场相互干扰,削弱了信号,让‘弗洛伊德’钻了进来,想用‘邪灵之力’亲自控制白浪,将他夺走。
遠古伊甸
正常情况下,伊甸的凡人面对邪灵,根本不存在反抗还手之力。除非,他是掌握一件‘供物’的使徒级。然而它万万没有料到,白浪手中的‘十字架’,同时控制着两名游灵。
【灵感王】的能力,对于‘I can“t breathe’束手无策。但【舞神】却瞬间超神,当场给浪甩了一个【恶作诅咒】糊在他脸上。
窒息诅咒下,他被伊甸的规则束缚住,动弹不得;而恶作诅咒爆发后,浪的心中突然燃起一股对劲歌热舞的强烈冲动。
原本被死死定住,僵硬不能动弹的身躯,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另一股‘规则级’力量爆发,让他的每根神经都在抽搐,要挣脱世俗的束缚,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狂舞。
两股力量对撞,理当以‘游灵-舞神’失败而告终。但为题在于,‘窒息诅咒’被魔域削弱一层,而富贵丸的‘规则之力’却储存在图腾柱内,白浪此刻正亲手触摸着图腾。
“啊啊啊啊啊……我控制不住了!”
白浪突然仰头,颈椎发出咔嚓嚓声,随后《Thriller》的劲爆BGM突然在阴森的魔域空间内响起。无数道镭射彩光从天空打下,将他变成焦点。
一件红色夹克出现在白浪身上,他一把挣脱了‘窒息诅咒’,笔直挺立。身旁,邪灵-舞神丸将它的四大伴舞投影至白浪的身边,而更多同时信奉了【舞神丸】的兔兔们,也刷刷刷的站起来,将白浪包围住。
下一刻,殭尸舞王静临!

aza82優秀都市异能 維度侵蝕者笔趣-第574章 官方試體驗旗艦店,僞二代特權走私法讀書-0c8a7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
一番讨价还价,白浪同意加入狗仔发起的‘互助联盟’。
团队一共五人,以供物名相互代称。包括毁灭空间的某二代【灭法者】(被舔对象),灵异乐园专家【虎伥鬼】(技术入股),机械神教究极工具人【耦合子】(打工人),狗仔乐园【蠕动之胆】(发起人),以及他这条咸鱼【陀螺仪】(纯占便宜)。
本次任务属实特殊,做为一个专门用来给优秀工具人(关系户)发福利的特殊资源世界。大家没必要将精力浪费在勾心斗角上。
理当挖空心思捞好处,想方设法违规带货才是正途。
毕竟,这可是三阶都稀缺,能用到四五六阶也不淘汰的核心资源。拿修真界术语来形容,就是足以练到飞升的‘仙法’或‘可成长本命法宝’?
白浪最终签的,并非正规待遇合同,而是低人一等‘临时工条约’。地位处于劣势,并不公平,但与之对应的,他付出的代价、履行的职责也大幅下降。
协议内容大致如下:
白浪游离于‘小团队’之外,以合作伙伴(工具人)的身份,仅维持最低限度合作。他将捐献出属于【陀螺仪】的信徒资源(至少凑足400人),交由团队全权负责管理。
同时,自身获得极大自主权,可挑选或拒绝‘团队’发布的任务。完成后可累积贡献。或脱离团队,在不违背集体利益前提下,干一些‘私事’。
回报方面,浪将享受最低标准的【陀螺仪】充值强化套餐。比如二环的要求的‘筑巢’,团队提供最低标准资源,辅助他完成。第三环后,团队依旧保证凭实力帮他达成主线任务最低要求。
这波操作下来,【陀螺仪】基本预定了倒数第一,但绝不至于任务失败被淘汰。至于通过‘竞速模式’,赢得唯一的邪灵名额,根本就是在想peach。
主线得到保障前提下,白浪若还想通过使魔栏带货?那么培养‘私有邪灵’的资源,要么自费,要么替团队完成更多打工试炼,通过贡献额,由专业团队一手操办。

阿穆取出一张多家乐园共同认证的羊皮纸,拟好基础条款,与白浪先后签名,合同就此成立。
他将羊皮卷收好,继续推销道:“乔先生选择最低限度合作,基本将【陀螺仪】承包给我们培养,一定是想利用剩余时间,专心培养专属邪灵吧?不过我这儿还是有句心里话想说,为团队效力所获回报与效率,远远超出私人单干。你若孤身奋战,假设全力以赴一个月的成果是10。那么将这份精力投入团队事业中,回报至少20+起步。”
一股子银行理财办信用卡,年化利率20000%的味道扑面而来的。白浪非但不心动,甚至想回他一句:‘先森,萝莉健森游泳办卡了解一下?’
浪友善微笑:“多谢关心,会考虑的。”
【陀螺仪】是别人的,养废就废了,他才无所畏惧。专属邪灵却不同,按对方所说,邪灵的设计方案、操作流程、神职教义等等,都不是凭空瞎搞,而是涉及个人力量体系匹配、未来发展方向等隐私。
算起来,‘舞神-杂技丸’这方面他的确失策,是真的养废了!
不过那种废物,再精心设计,也依旧是个废物。或许可以没有垃圾的灵,但富贵丸一定是个垃圾。它能验证【宝具】的功效,就已经算是成功。
至于‘私人邪灵’这种约等于为根基栏、职业栏注入灵魂的事情,他怎么可能让外人插手干预?更何况,谁还没点小秘密了?
浪这次与狗仔交流非常愉快,获取大量情报。对‘伊甸带货’有了更深层认知。既然‘使魔栏带货法’可行,那为什么不可以有别的走私渠道?
他突然间有了许多大胆想法,要私下偷偷尝试,却不足为外人道也。
果断签约,目的就是将【陀螺仪】半外包,保障主线一定不失败,为自己争取更多时间与精力,做自己的事。至于借团队力量培养私人邪灵?他从未想过。
阿穆见状,无奈一叹:“好吧,如果您改变了想法,打电话联系我。团队若遇上困难,或者有任务发布,我每天都会推给你,有精力就顺手帮一把。另外,您若在‘邪灵培育’方面遇到困境,可付费雇佣灵异乐园的专家咨询,团队内部价,绝对公道。”
穿越之傾倒天下 溫幸幸
成蛇 船家
“一定!”
白浪认真点头,态度诚恳。他对狗仔的服务质量给五星好评,实在体贴周到。
“对了,既然我已加入团队,那么剩下两个契约者又是什么情况?会对团队产生威胁,破坏我们的计划吗?”
“你多虑了。其余两人我都联系过,虽无合作意向,却约好彼此互不干涉,和平共处。其中另一关系户,是魔女乐园的【邪灵姬】。最后一人与您一样,来自坟场的【雷曼童】。乔先生不必担心发生冲突,大家目的其实都一样。”
“那我就放心了。”
極品大玩家 楊春白雪
有了狗仔的解释与保证,自己又打定主意霸榜倒数第一后,浪对其他契约者的顾虑降到了最低。原本一场充满未知的任务,突然间轻松了一大半,只需考虑来自伊甸的威胁。
真有种‘只要我足够废物,_____。’的快乐啊!

挥手告别,阿穆满意离开。白浪再次坐回椅子,脸上露出迷之微笑,从容归纳分析刚刚收获的情报。
据阿穆介绍,伊甸其实更像一家大规模的‘邪灵试体验旗舰店’,背后勾连四大污染源做‘能量系统’,整片魔域自带特殊规则,如同一座流水线加工厂,可以一步到位,凭空生成各种型号的‘邪灵’供契约者使用。
乐园中,正统‘神灵路线’走起来很麻烦,需要匹配的‘信仰体系’,如同‘邪能图腾’一样发展信徒、立教,按部就班一步步来,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精力。
最终根据培养‘神灵’过程中的不同选择,诸如:融入其中的素材属性,发展信徒的数量、质量,教会教义,宗教发展模式……等,凝聚神格,确定是一个邪神或者正神?
过程漫长、复杂,成本高昂。
伊甸却不同,契约者可以跳过所有环节,在24小时内根据自身需求,自定义权柄、神职、概念,很轻易的一键生成一只‘半成品邪灵’,并具备神灵级的‘规则之力’,提前体验半成品‘神灵’的滋味。
而且‘邪灵’对于‘信仰体系’依赖不高,反而高度亲和四大污染源,拥有多种负面进阶形态。
正常的‘信仰神灵’若走不通,就走反面的‘邪神路线’。善恶神魔都走不通,就抛弃信仰,连接污染源,彻底走上古邪物、亚空间魔神……等路线,路子真是又广又野。
一旦‘邪灵’不合心意,就毁掉重塑;寻找抢夺与自身属性匹配,或者能力稀有的野生‘邪灵’。
伊甸中的邪灵,从诞生之初,就属于‘半成品’。在这片土地上,能够展示部分‘神灵’的规则之力,威胁度又被压制,可供契约者参考比对。
培养邪灵的过程,就是一段简单愉快的‘新手教程’。在体验店内,近距离体验了一个又一个‘邪灵’的功能后,再判断是否适合自身?最终挑选出最心仪的一个,买回家。
一旦离开伊甸世界,脱离这块土地的特殊规则,邪灵再无法表达无限的潜力与变化,而是锁定核心数据,一定程度退化。
朱顏女將
与自身融合后,转变为正统培养方式,根据契约者投入的资源与素材,一步步恢复并超越‘伊甸时期’的状态,向着更高的层次发展。

关于这次‘邪灵带货’,难点在于‘供物’是本星球独有的‘特殊-灰色(普通)物品’。契约者随身携带的一切装备、普通生活用品,不存在造灵的可能。
因此,邪灵只能从伊甸内获得。实力强的契约者,完全有能力欺压伊甸平民,在短短几个月内收集多种供物,从中挑选能力独特的,甚至为自己设计定制。
然而无论持有过多少,没乐园许可,终究无法带离,仅仅停留在试用阶段。利用私人物品充当供物造灵并夹带这条路,同样被杜绝。即便任务期间完全占据的‘邪灵’,回归乐园后也不存在兑换提取一说。
从伊甸带走‘邪灵’的唯一正确办法,就是完成主线,拿到第一,获得唯一机会。这也是乐园激发工具人主观能动性的手段。
至于偏门办法,费用高昂的‘使魔栏带货’。
都市神話 馬上將軍
对于有背景的二代来说,还有轻松愉快的‘官方作弊模式’。
然,天不绝人带货之路!狗仔虽说契约者的装备不存在‘造灵’可能,但二阶契约者接触不到的【宝具】却不同。
【宝具】最低也是三阶才接触的东西,规格恰好超出‘伊甸世界’的接纳上限,与发布主线任务的幕后高阶们平级。
在二阶或以下能接触掌握【宝具】的,无一不是二代(冯樱,小卫星)。巧了,官方作弊大法也是二代的特权。
这不得不让白浪怀疑,‘宝具走私法’的可行性?
“以凡人之躯,化身假冒伪劣二代,完成特权带货!总之无论成不成,我都要试试。”白浪低声道。
“试逝世!”小芙芙在一边替他加油打气。
官之驕 公子有
獸王請按爪
听成‘是是是’的白浪露出开心笑容,将芙芙抱起,举高高,亲一口。真不愧是我贴心的小棉袄。
‘伪二代特权带货计划’或许会败,但‘邪能图腾’绝对不亏!
沉睡在图腾柱中的‘计都女神’本质上与‘邪灵’同源,经过上次‘造灵补丁升级’后,理论上已经具备‘伊甸邪灵’的特质(污染源亲和)。
而他本轮任务,还有一次制造宝具机会。将‘图腾’打造出‘宝具’后,再利用其必然代替‘供物’的传说特性造灵,唤醒‘计都主神’的成功率高达90+%!
即便乐园对‘邪灵’的管制严格,回归时自动查杀一切走私邪灵,将宝具中寄托的‘灵’抹杀,也绝对轮不到‘计都’身上。
因为自己降临时,图腾中就存在着灵。这轮任务的种种强化,也只是对‘计都’补丁升级,而不是‘邪灵偷渡’,你凭什么抹杀?
除了‘使魔栏带货’、‘伪二代宝具走私’外,他又想到昨天卷入那场死亡竞速后,意外拾取的手提箱。
第一日倒计时就快结束,里面存放的物品,能触发一个‘分支任务’,最终奖励很可能是一个‘邪灵名额’,这是第三条路!
浪忽然觉得:广阔伊甸,大有可为。

sw68z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維度侵蝕者 txt-第572章 真實侵蝕世界,與低階打工人讀書-5n535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
名叫阿穆的高中狗仔坐定后,一边熟练泡茶,一边微笑开口:“先生与我都是乐园精英,没必要拐弯抹角,不妨开诚布公的谈谈吧。”
白浪端起自己的保温杯,嘬了一口,点头道:“好!”
“想必您也明白这次的任务的特殊性。咱们彼此间并不存在冲突的理由,任何内斗行为都将导致此次任务损失提升风险增加。无论对哪一方来说,合作才是唯一出路,这点您是赞同的吧?”
我們互為倒數
白浪摇头:“不!”
“嗯?”阿穆睁大眼睛,完全无法理解白浪的想法。他话还没开头就被否定掉,难道对方是损人不利己的混沌恶?
極品丫頭的真命天子 彼岸花丶綻放
不由惊奇问道:“您这是什么意思?”还能不能好好交流了。
白浪放下水杯,以一种家长批评晚辈的口吻教训道:“你这人不诚实。明明说好要开诚布公谈一谈,为何起手就是我知道?我一点都不明白!还怎么谈?”
假戲不真做,總裁請繞道
阿穆闻言,立刻抢答:“等等,您不知道这次任务的内幕?”
还有内幕?白浪心思翻滚,暗道他早就觉得这次任务不对劲:“能说说么?”
“先生在晋级之前,并没加入过乐园中的任何大型组织,身后也没有背景,但却能力出众、经验丰富,每次任务都能拿到优秀评价,是乐园培养的‘预备役种子’,精英中的精英,我说的可对?”阿穆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拐着弯拍了白浪一个彩虹屁。
浪矜持一笑:“过誉了,我只是一个平凡无奇的普通医疗工作者罢了。”
听到这里,白浪隐约想起些东西,当初依稀得过一个‘优秀韭菜人’的身份,但很快就被除名。还以为是什么不好的东西,一点留恋都没有。
“怎么可能?这场任务根本不是普通人能进入的。”阿穆大摇其头,继续吹了白浪几波彩虹屁,让心情本就不错的浪更好了。

格鬥狂想
貓瞳 霆雨軒
这个少年很有前途啊,慧眼识人。
白浪摩挲着自己的水杯:“能告诉我这场任务的真相吗?”
“当然!这可是合作的前提。乔先生已经发现,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并没有钥匙对吧?”
白浪点头:“嗯,我也挺奇怪的。”
“因为这次的任务世界并非‘低维’的镜像世界,而是一个‘升维’后的侵蚀世界。不仅如此,这个世界还是多个乐园空间共同建造并管理,具备独特价值的‘唯一性质世界’。每一个试炼名额都很珍贵,能来这里的,无一不是各乐园最优秀的精英。”
白浪立刻跟上:“这么说,其他五个契约者,也来自不同乐园?”
小狗仔如数家珍:“灵异、机械、魔女、坟场、毁灭,还有我们狗仔。”
“我也是坟场的。”
“不愧是英才辈出的坟场,唯一占据两个名额的大乐园,小弟佩服。”狗仔习惯性的拍了一波,反正又不花钱。
“你继续说,这个真实世界究竟有什么特殊的?难道是伊甸园中的邪灵?”白浪回忆这次任务经历,这个星球唯一特殊的地方,就只有伊甸园内的‘邪灵体系’了。
小狗仔果断点头:“不错,伊甸园出产的‘邪灵’,是一种非常珍贵且特殊的稀有资源,对于三阶契约者突破四阶,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不仅如此,‘邪灵’对于四阶后的路线发展,也有巨大增益,完全可以当做‘核心体系’甚至‘二转职业核心’来培养,是通往‘神位’的一把钥匙。”
白浪闻言,感觉对方使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过度吹嘘,有些假了,不像拍自己时那么情真意切发自肺腑。于是反应平平的打断:“等等,这‘邪灵’真如你说的这般珍贵,怎么可能轮到你我这种二阶杂鱼随随便便混进来捞好处?”
“这就有的说了。伊甸所处世界虽然成功升维且真实,但是规格并不高。因为‘伊甸’所具备的规则过于特殊,能够以极低门槛与条件制造出‘邪灵’,近乎是地摊价,这本身就是极为荒诞。如果放在低维镜像世界中,自然没有任何问题。但‘邪灵体系’想成为各乐园都认可,任何世界都能通用的‘力量体系’,就不得不连续降格,达到某种平衡。”
“严格来说,这个任务世界是联盟共同管理并保护的‘特殊资源获取点’。又因为世界本身‘阶位’过低,限制高阶契约者进入。因此才被当做特殊福利,发放给不同乐园的低阶精英。既能完成高阶契约者发布的任务,又能借机获取福利。”
“最后,能来到这里的契约者,不仅是二阶,而且都是刚入二阶的新人。因为随着实力增长,二阶的质量也在增大,进入伊甸世界的代价更大。”
楚門靈異事件簿 貳把刀
白浪整理一下思路,说道:“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最高只允许二阶新人进,我们其实是给高阶契约者代工的‘工具人’对吧?他们进不来,又需要特殊的‘邪灵’资源,随意安排我们进入,发布相关任务。这个‘陀螺仪’,其实是专门给三阶契约者培养的?”
说罢,他将从小芙芙哪里收缴的【供物-陀螺仪】甩在了桌子上,再没了一开始的郑重与谨慎,反而弃之如履,充满对打白工的不爽。
他原以为自己是给坟场打白工,本着一个工具人的职业素养,白浪并不排斥,只想敷衍了事。现在惊闻自己在给一个区区三阶打黑工后,瞬间不爽了!
马哒!凭什么?
“先生不愧是坟场精英,一猜就中!二阶嘛,不都是这样,给高阶打工,不寒碜。等咱们升阶了,自然有新人为咱们服务。”
極品佛爺 不若流浪
狗仔奉承他时,低头瞄了眼白浪持有的供物。显然从中看出端倪,无形中松了口气,笑的更加亲切自然,对白浪的态度也更热切。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发现了【陀螺仪】潜力全无,沦为一个垃圾游灵,在七人中毫无竞争力。心中压力尽去,可以放心拉拢利用白浪这个废柴。
白浪这么做,除了发泄不爽,更多也是故意的。这招叫狗亮肚皮示敌以弱,充分展现自己的无害。对方隐藏的一些信息情报,也会更放心更大胆的吐露,用来拉拢他。
“那么问题来了,咱们的主线任务是给高阶契约者打白工,又开不了钥匙,那么好处究竟在哪里?最终结算时,能获得一个属于自己的‘邪灵’?回归乐园后,能否继续兑换曾经在任务中持有过的‘邪灵’或‘供物’?”
狗仔摇头:“没那么简单,邪灵是稀有资源,不存在兑换的。而供物即便兑换出来,也只是一件普通物品。没了‘伊甸’特殊的规则与环境,根本无法造灵。这次的竞速任务,唯有第一名能获得‘主线任务’之外的邪灵,成为私有物。但必须完全持有过,或者自己创造出的第二个灵。”
“第一名才有?那你还说咱们之间不存在冲突的理由?”
“这就是我来找你合作的目的。故意破坏、恶意竞争根本是不可能,且不提破坏他人主线任务的行为,不仅得罪了其他乐园的精英,更得罪了他们背后发布‘主线任务’的高阶契约者。不仅如此,这次任务还有两个关系户,比一般精英还要麻烦,千万不要招惹。咱们竞速任务虽然没有希望,但既然是福利世界,自然有别的带货办法。”阿穆一脸神秘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