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ptt-第九百六十五章 寢食難安分享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红楼发家致富史
事事不顺,皇上越想越是暴怒,把这些年的委屈与痛楚全部都发泄了出来。
天威一怒,举世皆惊。
不过天下太广,是不是人人皆怕就不知道了,总是京城一干官员无论大小,个个都被唬得瑟瑟发抖,恨不得整日藏在家中不出门才能放心。
可皇上又传圣旨下来,命全城官员全力缉捕东宫残党余孽,特别是老东宫一众儿女、孙子女,甚至是外孙子女,一个也不许漏,统统要抓了来砍杀。
一时间京城人头攒动,来来往往的不是侍卫就是官兵,要么就是朝廷大臣,众人一家一户挨个儿搜查,只要发现敢于隐匿东宫余党者,一律灭其九族,绝不姑息!
一时间东宫这两个字成了天下百姓的噩梦,再没人敢提。
满京城到处贴的都是悬赏通告,上头密密麻麻画了数十人的画像,其中大都是气质出众、面目姣好的公子少爷,可有一人的画像却截然不同。
那是一个光头的尼姑,容貌之美令人无限感慨。
这么美的女孩子,怎么就当了尼姑?
就是当了尼姑也行,可偏偏为什么还要和东宫搅和在一起,那不是找死么?
这个尼姑也有人认得,指着画像便说道:“这个就是妙玉大师,极美貌的,这画像根本不及她本人万分之一……”
围观众人听了更是啧啧称奇:“天下竟然会有如此美貌的女子么?只是她好端端怎么就做了尼姑,做尼姑也就罢了,怎么又会是东宫的女儿,也太可惜了……”
皇宫之中,众太医使尽了浑身解数,直把贾琮养得白白嫩嫩,双颊通红,瞧上去更是俊美无比。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是紧闭着双目不肯醒来。
皇上愈发暴怒,恰巧又有两个平日得宠的嫔妃来劝解皇上:“皇上,您要保重龙体。这位贾公子怎么能与皇上的相提并论?若是皇上当真为了他把身子拖垮了,那可是得不偿失了……”
皇上听了当即便发作起来,叫人即刻拖了两名嫔妃下去打入冷宫,不死不得出宫……
一时间后宫众人都是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再提“贾琮”两个字。
皇后见状更是悄悄问太医院院首:“您老人家倒是快使使劲儿,好歹快把那贾公子救过来啊,再这么下去,先别说皇上疯了,就是你我恐怕也是性命难保……”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九百六十五章 寢食難安閲讀
院首听了更是愁眉不展,跪在地上直磕头求道:“皇后,卑职等哪里敢不尽力?卑职的儿孙都还在大牢里关着呢,只是卑职实在是医术不精啊……”
院首愁眉不展,当下回去又呵斥一众太医:“你们的儿孙难道都是别人家的不成!你们难道就不怕断子绝孙么,还不快想法子救贾公子醒来?”
众人听了更是声泪俱下,都辩解说已经是使出了浑身的本事,奈何医术不精,那又能有什么法子……
正众人犯愁时,突然有一人挺身而出说道:“贾公子脉象有力、平稳,肤色红润,该当是体健无疑,他始终不见醒来难道是不愿面对不成,咱们不如找了公子生平最牵挂之人,在他耳畔呼唤,看看可能不能将公子唤醒……”
众人一听都摇头道:“这法子恐怕是没什么用处,你没见皇上成天趴在他耳朵边儿叫多少回,也没见公子醒转回来……”
出主意的人正是魏太医,他听众人这么一说,当下便摇头道:“皇上叫不醒贾公子,不一定别人就叫不醒,只能说皇上并非公子最惦念的人……”
这话没说完,众人忙都叫道:“快收声,你是不是当真活腻了,敢这么说,可不是想要掉脑袋么?”
魏太医听了便忙压低了声音道:“咱们不妨试试,如今不是公子新过门的夫人才有喜了么?那咱们不如就请贾公子的夫人进宫里来,看看可能不能把他叫醒?”
众人听了都不做声,半日才说道:“皇上的意思,就是怕吓着了公子夫人,再动了胎气,你这法子虽可行,但要叫谁去请呢,谁又敢请呢?”
魏太医听了,犹豫半晌,这才又说道:“我去,我去和皇上说去,总是皇上一心惦念贾公子安危,只要是能当真唤醒公子,想来皇上是肯的……”
众人听了也都只得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既然你肯为众人出头,那还劳烦魏太医了……”
当下众人又商议了一阵,那魏太医果然就去求见皇上,把他的主意一说,皇上沉吟半晌才道:“这法子可管用么?”
魏太医忙就回道:“卑职实在不敢保证又用,可公子如今一切安好,就是无法醒转,也只能一试了。”
皇上又沉思了半晌,这才点头道:“好,也只能试一试了,叫太医们随时候着,万万要照料好她腹中的胎儿,若是有一点儿闪失,朕要你们太医院陪葬!”
魏太医一听顿时吓了一身冷汗,忙磕头答应了,这才起身去寻众太医商量去了。
且说黛玉在家中等了一日又一日,等得她焦躁难安,未免心虚气浮,脉息更堪忧,把几个太医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更是商量出许多安胎的药方来,用的都是天下罕见的奇珍异宝。
可这些个补药吃下去却并不见多大效用,那黛玉一日不见贾琮,一日就不得安宁,心里更是胡思乱想不住。
正在众太医为此抓耳挠腮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晴雯却又来了。黛玉一见是晴雯,忙就一把扯了她落泪问道:“好晴雯,咱们两个自来是要好的,如今你却不许骗我,你和我说实话,琮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怎么直到今日还没有一点儿讯息?”
晴雯见黛玉脸色憔悴,泪光点点,忙就劝道:“好姐姐,你可不敢这样儿,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呢,那可是公子和你的血肉……”
黛玉此刻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依旧是抓了晴雯不住口地问道:“你快说,我如今心里当真是焦躁,琮儿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你倒是快些个告诉我……”
晴雯见黛玉急得神色大变,气喘吁吁,珠泪成行,当下忙就一把抱住她柔声安慰道:“好姐姐,我就告诉你也罢了,琮少爷他……他果真是出事儿了……”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九百五十五章 洞房花燭分享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红楼发家致富史
碧萝死活推了紫娟与雪雁出去,回手带上了房门。
终于只剩下贾琮和黛玉两个人。
红烛摇曳。
好看的都市言情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九百五十五章 洞房花燭閲讀
屋子里一时安静异常。
贾琮突然有些心慌,手足无措,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面前,黛玉如一只芙蓉花婷婷而立。一身大红色的嫁衣鲜艳绚烂,看得贾琮心跳得越发乱了。
黛玉却是两手紧紧相握,心里说不出的慌乱。
明明那个人就是她/他日夜期盼的,可如今一旦面对为什么又会心慌害怕?
“噼啪”一声轻响,红烛爆出一个灯花,火苗一阵晃动,屋子里越发明亮起来。
二人倒被这一生吓了一跳。
桌子上纯银打制的酒壶精美异常,旁边是两只同样精美的酒杯。
美酒的香气与熏香融合在一起,屋子里的味道熏人欲醉。
该是喝交杯酒的时候了吧,喝过这盏酒,二人就真正要做夫妻,相互扶持着走一辈子了。
贾琮强忍着满心的欢喜与慌乱,往前走了两步,擎起酒壶倒了两杯酒。
合欢花酿的酒,酒香扑鼻,声音清冽。
黛玉坐着一动不动,心却更慌了。
好看的都市言情 紅樓發家致富史 txt-第九百五十五章 洞房花燭推薦
贾琮脑子微微有些眩晕,也不知是被酒气熏的,还是被屋子里的香气熏的,抑或是方才多饮了几杯酒的缘故。
窗外的天色已经暗沉,一轮圆月高高挂在天空,皎洁明亮。
星光漫天。
今夜的天气实在是好,连一丝风都没有。
若是有风也好,至少能遮掩二人心中的慌乱。
偏偏没有风,月华匝地,星光熠熠。
天地间一片通明,没有一丝杂质,清透异常。
连一些儿声音也没有,除了二人慌乱的心跳声,和微微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姐姐……姐姐……喝了这交杯酒……咱们早些……早些……歇下……歇下吧……”
贾琮慌得狠,短短一句话说得磕磕巴巴。
黛玉闻言微微一动,大红盖头垂下的长长流苏颤动不已。
“姐姐……”
贾琮端了酒杯一转身才发现黛玉还蒙着盖头……
他是真的慌乱得不行了。
贾琮自嘲着伸手要去揭开盖头,手指将将触到流苏却发现自己的手抖得厉害。
“哈哈……呵呵……姐姐我……我……”
贾琮暗骂自己没用,又怕黛玉笑话他,只得干笑了几声掩饰。
可心跳得越发快,越发乱了,几乎要从腔子里跳出来。
“呼……”
贾琮深深吸了一口气,哆嗦着伸出手,颤巍巍要去揭那盖头。
红盖头是最上好的丝绸织造,指尖轻触柔滑异常。那轻飘飘的绸缎此刻却仿佛有千金重,任他使出了千斤的力气也揭之不动。
“没……没事……我……”
黛玉低声柔语。
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txt-第九百五十五章 洞房花燭看書
“噢……”
贾琮听着黛玉并没有怪他的意思,心中大喜,手臂再一用力,终于掀开了盖头一角儿。
烛光下,一张美丽得如同梦幻的面孔悄然绽放。
“啊……姐姐……好美……”
贾琮一见之下更是惊艳得连呼吸都停顿了。
烛光摇曳,风光旖旎。
……
第二日一大早,紫娟、雪雁和碧萝三个一大早就等在门前,等着二人起身。
等了许久,终于木门吱呀一声轻响,却是贾琮穿戴整齐,精神奕奕地走了出来。
“我家姑娘呢?”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愛下-第九百五十五章 洞房花燭看書
紫娟与雪雁一把扯住贾琮,急吼吼问道。
“噢……林姐姐么,她也起来了,正在梳妆……”
贾琮倒被这两个丫头吓了一跳,忙就回道。
二人听了急急就往屋子里闯,待见到黛玉满面喜色,容颜越发娇媚,这才俱放下了心。
“姑娘……姑娘……你可还好么?”
紫娟和雪雁扑过去就问。
“好啊……为什么不好?”
黛玉闻言娇羞满面,低低回了一句目光中皆是喜悦。
两个丫头这才终于放心。
哎……一天到晚总是有操不完的心呐!
二人感慨不已,碧萝却是一派风轻云淡,笑吟吟问贾琮:“少爷,昨夜可还好么?”
“好……怎么会不好?”贾琮满脸疑惑,随即又提醒几人:“日后不能满口我家姑娘、我家小姐地乱叫了,以后要叫奶奶,我家奶奶,林奶奶,亦或是当家奶奶,都成!”
紫娟、雪雁二人闻言就瞪了贾琮一眼不吭气,碧萝却是笑吟吟回道:“是,知道了。”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愛下-第九百五十五章 洞房花燭閲讀
说罢,这丫头故意进了屋子恭恭敬敬给黛玉行了个礼,规规矩矩叫道:“奶奶好,碧萝给奶奶请安了,奶奶一切安好。”
众人见了先是一惊,随即忍不住都笑起来。黛玉笑着笑着陡然满脸通红,忍不住瞪了贾琮一眼,娇嗔道:“她们叫我什么都好,就是你最难缠了……”
她这一瞪眼一嗔怪,神色间更是情意浓浓,众人见了这才更是放心,知道这新婚的小两口甜蜜无比。
贾琮与黛玉大婚后甜蜜无限,这自不必细说。且皇上对二人极为眷顾,每日早晚不断有各色美食,或是各式华贵精美的衣裳送过来,每日贾琮住处与皇宫之间人流不断,整个京城皆知。
谁知这些日子天气忽然又很冷了起来,竟然比正经冬日还要更冷了许多,有些个才开花的果树都被冻上了厚厚一层冰。
贾琮本来也没什么事情,如今更是整日窝在家里与黛玉相对。
二人万事富足,唯一不放心的就是贾赦等一干人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几日也未曾有书信传回来,害得他们两个日夜为此悬心。
如此盼了数日,终于有一日接到众人的消息,原来却是春日黄河泛滥,多处被淹,因此这才耽搁了行程,好在众人绕道而行,倒也甚是安全。
贾琮与黛玉这才终于放心,当下又回信把二人业已完婚的事情也说了,黛玉为此更是娇羞不已,直嗔怪贾琮不该说这些。
贾琮听了便笑道:“你忘了太太临行前特意嘱咐过,叫我早日娶你进门?如今她老人家得了消息指不定怎么高兴呢。”
黛玉听了也是无可奈何,又怪贾琮不该娶她等语,倒把贾琮笑了半天。
谁知这一次黄河泛滥竟然不可收拾,去岁冬日雪又极大,前些日子天气一暖和,冰雪消融,那水很快就汇聚成海,把下游地势平坦之处淹了个一塌糊涂,不知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妻离子散……

熱門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九百二十一章 襲人(上)相伴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红楼发家致富史
只因为过去接济过贾琮,今日她娘母子两人收获的回报何止是千百倍?
赵姨娘一行哭一行心中万分感慨,越瞧贾琮越是打心底里喜欢。
贾琮一时倒不好意思起来,一扭头见贾环还瞧着簇新华贵的衣裳发呆呢,忙就笑道:“好兄弟,你还不快着点儿呢,快换上新衣裳,我陪你去忠顺王府去!”
熱門玄幻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起點-第九百二十一章 襲人(上)推薦
赵姨娘听了忙三两把擦干净了眼泪,也是催促道:“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磨蹭,如今前头有天大的好事儿等着你呢,你就还是这样不着急,看一会子人家再不愿意了,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一行抱怨,赵姨娘一行忙就拎起新衣裳就帮着穿起来。贾琮在一旁见了也就过来帮忙。
不过一会子功夫,这两人就把个贾环收拾打扮好了。这时候再看贾环,只见他一身的贵气,衬托得连长相儿都比往常好看了许多。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句话再也不错一点儿的。
当下贾琮就夸赞了几句,忙拉着贾环就往外跑,赵姨娘见自己儿子这么一打扮竟然比往日好看了许多,更是惊讶得连话也说不出了。
当下贾琮领着贾环出了门上了车,二人一路疾奔忠顺王府而去。
忠顺王却早就准备的妥当,且又有贾琮陪着,更不会有什么意外。这一日过去后,贾环摇身一变就成了忠顺王府的公子爷,从此便跟着忠顺王四处走动,学习政务。
赵姨娘这里也是忙碌着收拾了一整日,恨不得把一根针都带走呢,末了又把贾府里的许多值钱东西也搬走了,若不是那些个假山花架挪不动,她都要带了去新宅子。
等她这么一走,贾府几乎只剩下了个空架子。
贾赦邢氏自然也是派人过来帮着收拾,把从王夫人那里搜刮的东西一股脑儿也给了赵姨娘,另外把老太太一生的积蓄也分了一部分过来。
赵姨娘就做梦也想不到她还能有这一日,当下更是心怀感恩,与贾赦等人走动得越发亲密异常。
待赵姨娘搬出贾府,贾赦与邢氏二人也开始收拾打点,也是把宁国府东院儿所有的东西全都搬得空空不剩一物。
到此为止,贾家宁国府是被封了,荣国府又只剩下个空架子。煊赫百年的贾家终于是名存实亡了。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紅樓發家致富史 txt-第九百二十一章 襲人(上)相伴
如今只有大观园里还有个李纨住着,她索性把小角门开了,自从再也不往府里来了。
这搬家却是个大工程,来来往往何止耗费了数十日,也不用尽说。
只说赵姨娘来马圈挑牲口的时候,这才瞧见马圈角落里还瑟缩着一个人。
初见马圈里住着人,赵姨娘倒是吓了一大跳,等她壮起胆子过来仔细一瞧,这才看清楚那蓬头垢面有如乞丐一般的居然是袭人!
原来邢氏当日发落了袭人和周瑞家的,叫先把她们关在马圈里等着。谁知第二日那周瑞家的一来是害怕,二来又气又冻,第二日便死了。
等有人回了邢氏夫人,这位大太太便冷笑道:“死了个奴才罢了,连她主子都扔去乱葬岗了,难道还费劲埋她不成?”
因此这位多年来对主子衷心耿耿的陪嫁丫鬟到最后也只是赚了一张破席而已。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不仅是她,就连她的家人,也都被邢氏剥了衣裳都发卖了。
这里忙着收拾周瑞家的,邢氏一时倒把袭人给忘记了,只等赵姨娘搬家要走的时候才撞见。
此时赵姨娘正是欢喜异常,未免把素日厌恶袭人的心淡了许多,且又看袭人的确是可怜,当下反倒为袭人说了不少好话,只说她可怜见的,年纪轻轻若是死了倒可惜。
邢氏此时也忙着收拾东西搬家呢,自然更是没把袭人放在心上眼里,听赵姨娘说起,她便淡淡说道:“究竟这丫头也没多大的恶处,素日不过是叫王娼妇给带坏了,既然你瞧着她可怜,那也就罢了。若是你愿意用就带她走,若是你不喜欢就打发她回自己家去算了。万一到时候又冻死在牲口圈里倒是咱们的不是了。”
赵姨娘听了当下便叫人带袭人去洗涮干净了,又给了她一套旧衣裳穿了,这才带到她面前来。
精品都市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九百二十一章 襲人(上)看書
那袭人可怜受了这几日的罪,如今早就是万念俱灰。等到了赵氏跟前,只是跪在地上一言不发,随意处置。
赵氏见了她这番光景,又想到素日这丫头待自己还算是恭敬,当下更是多怜惜了几分,柔声劝道:“袭人,你这丫头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我哪里会不知道?只是如今看来都是泡影罢了,你家太太是死了,扔乱葬岗去了,如今还不知有没有叫野狗掏光了呢;你心心念念倒是惦记着宝玉,想要当宝玉的姨太太,是也不是?依我看宝玉倒是配不上你呢!且如今连他也不知死活,难道你还能等他一辈子不成?”
袭人听了赵姨娘这番话,心里不知她究竟想要做什么,一时只怕是要把自己卖去什么肮脏的地方,因此吓得心砰砰乱跳,几乎都要瘫软在地上。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紅樓發家致富史 ptt-第九百二十一章 襲人(上)推薦
死,她当真是不怕的,只怕是到最后连死都死不得,活着受尽屈辱,比死不是更可怖千百倍?
她这里正唬得骨软筋酥、满眼流泪的时候,突然就听赵姨娘说道:“你这就快回你自己家去吧,看日后是嫁人也好、不嫁人也罢,都由得你自己了。”
袭人听了登时喜出望外,一时竟然不敢相信自己听得是真的,忙就抖着问道:“太太说什么……太太说……说……的……可是……可是……真的么……?”
赵姨娘听袭人称呼她为太太,心里自然乐意至极,越发觉得眼前这丫头不错,当下更是柔声抚慰道:“傻丫头子,我说的自然是真的,骗你做甚么?我心里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不过是被姓王的那娼妇给教坏了……”
袭人听赵姨娘骂起王夫人来,当下也不敢插言,直等她骂了个痛快,这才忍不住低声问道:“她……她……又去哪里了……”
赵姨娘听袭人打听起王氏来,更是得意,忙就答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她为人太坏,还能有什么好下场不成?自然是死了,死得透透的了……”

7hnkt精品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ptt-第八百九十一章 大婚前夜(下)相伴-el4ri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红楼发家致富史
周瑞家的和袭人正跪在地上哭诉陈情,猛然有人便窜过来指着二人骂道:“放屁,你们少要诬赖我儿!我儿平日里被你们欺负得可不就像老鼠一样,胆子都吓破了。如今你们又来欺负他不说,还要诬赖他,你们以为我这个娘是摆设么?”
她二人被劈头盖脸这么一骂,忙就抬头细细瞅了两眼,只见眼前蹦着高骂人的正是贾环的生母、贾政老爷的第一姨太太赵姨娘。
二十四天之上
二人一眼瞥见这位姨娘满脸的得意,登时心里更加雪亮:这分明就是二房姨太太合伙大房来欺压二房来了,只是她二人怎么就这么倒霉,就先要被当成了炮灰?!
二人一时心中惊恐无限,当下一句话也不敢多辩了,只是回头去看二太太,指望着二太太这一次能解救了她们。
冰輪 丸
谁知二人扭头一看登时心里冰凉:
安生兮
只见那位二太太此刻只顾指着赵姨娘等人发抖,嘴里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军交战,气势壮者胜。
如今这两位太太光是看气势便已经分出了高下,哪里还用得着再比试?!
况且二太太身后不过是跟了几个毛丫头,两员大将早就折损在当地;可大太太身后却是跟了许多丫鬟婆子,个个身强力壮,可见人家是早有准备,绝不至于失手的。
周瑞家的和袭人越看越是丧气惊恐,当下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生怕多说一个字激怒了大太太,早早就丢了性命。
邢氏一见这二人不敢再吭气了,登时心中大爽,当下便呵斥道:“你们两个只当我不知道呢是不是?你们平日狗仗人势,每每欺压环儿,把个好好的少爷欺负得还不如个奴才体面!如今又是这样,这一次我可是再不能让了!”
十二圣兽之凤凰神兽
说罢,邢氏夫人回头便吩咐身后的婆子丫鬟道:“去,把这两个人给我押下去,先就关在马圈里看着,一应所有的东西都是咱们贾府的,都不许给她们!”
身后的婆子巴不得听了这一句吩咐呢,当下便如同一只只猛虎般扑了过来,一把拽起瘫软在地上的袭人和周瑞家的,拖了便走。
王夫人这时才终于回过神来,见自己左膀右臂都要被人家撅折了,她登时怒吼一声,不要命般就冲了过来。
我姐姐叫妲己
邢氏夫人早就预料到了她这一手,当下笑吟吟挥了挥手,当下便跑出来几个婆子,一把搂住了王夫人,一面把她往屋子里拖,一面就笑劝道:“二太太,您别心疼,您且不知这两个奴才有多可恶呢,平日却是装了好人来哄太太,太太留着她们做什么……”
王夫人越听越是气得头发昏,口中怒骂尖叫如同杀猪一般,骂起邢氏来更是言语粗俗狠辣至极,叫人不忍卒听。
邢氏先是笑吟吟听了两句,可后来听她诅咒得更加恶毒。且不光是骂自己,甚至于连贾琮也恶毒地诅咒起来。
邢氏如今心里眼里只有个贾琮,听王夫人胆敢诅咒她的心肝宝贝儿,当下震怒。
只见邢氏大喝了一声,几步走过去一把抓了王氏夫人的头发,一手又脱下鞋来,对着王氏夫人的嘴就是一顿猛抽……
如今正是大冬天,邢氏穿的靴子底儿又厚又硬,不过两三下子就把王夫人打得满嘴都是血沫,当下一句话也骂不出了。
宅男的韩 百撕可得骑姐
秋纹、麝月、玉钏儿等人见大太太是当真要下死手,登时都慌了,忙就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邢氏见状冷哼了一声正要训斥众人,猛然就听有人低声说道:“大太太适可而止吧,如今你这样闹对大家又有什么益处?”
众人听了这一声都是吃了一惊,忙寻声望去,却见是宝玉不知什么时候来到门外,正直勾勾瞧着大太太。
邢氏见是宝玉出来了,登时便冷哼了一声,无限轻蔑道:“怎么,你不是念经当和尚呢么?好端端地又出来做什么?这俗家的事儿可不是你一个和尚该管的!”
宝玉听了便回道:“身体发肤来自父母,我即便再六根清净也不忍见生母被人荼毒,这才出来管管……”
邢氏夫人一听更是冷笑不断,当下把手中的靴子扔在地上,旁边立即便有丫鬟婆子奔过来,跪在地上帮她穿好。其中一个婆子便惋惜道:“太太,这鞋上头沾了好些个血,白瞎了一双好靴子。”
邢氏听了便笑道:“不打紧,扔了再换一双就是。”
这时王夫人那里却静悄悄没了一点儿声息,原来是她又气又痛,早就昏死了过去。
邢夫人见了这才骂玉钏儿等人道:“都瞎了么,还不快扶你们太太回屋里去躺着,还等我给你送人不成?”
喝骂罢了,她又扭头喝道:“拖了这两个东西,走!”
众人得令,忙就又使劲儿拖拽着袭人和周瑞家的往外就走。
那周瑞家的此刻知道无人能再救自己,早就一身瘫软,任凭人拖着往外头去了。
袭人见了宝玉出来却是心中狂喜,忙扭头就冲着宝玉呼救道:“二爷,二爷,救我,救我……”
她呼救声刚起,立刻便有人狠狠踢了她一脚,啐了她满脸骂道:“呸,你个小狐媚子,难道还想着能继续在这里祸害咱们贾府么,你就是做梦!”
元 龙
袭人挨了打却依旧是死死抱着大门不肯松手,呼救声却益发惨不忍听。
当下众人生怕宝玉出言搭救,死命只管往外拖她。
谁知那宝玉此刻竟然只顾独自站在院子当中,喃喃说道:“唉……你去吧……这里始终不是你的了结处……”
袭人不防宝玉竟然能说出如此绝情的话来,当下心如死灰,一松手便被众人扯着头发拖走了……
就连邢氏夫人及赵姨娘、贾环都不曾想到宝玉会如此绝情,当下也都是惊讶相望。
剑御星辰
那宝玉眼见袭人被人拖出去了,这才茫然回首,一步一步往屋子里走去。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邢氏夫人当下再也忍不住,冲着他背影便啐了一口,轻蔑万分地骂道:“窝囊废!就这还等着明日娶媳妇儿呢?我瞧当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你若想当和尚就快去,做什么非要等到害了人家好好一个姑娘才肯作罢?”
宝玉蓦然听了这句呵斥登时身子一僵,等他再缓缓回过头来,却见怡红院中此时早就是人去院空。
只见眼前一片稀疏星光,处处寂寥无声,再回首前尘往事竟然只如一梦。

w1s7c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ptt-第八百五十七章 榮寵天下(下)相伴-2nd0e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皇上给了贾琮将近四百万两白银,还生怕不够,特意嘱咐他省着些用。
其时买一个烧饼用一文钱,一家五口人一个月的伙食费也不过几两银子,一年里即便是山珍海味得吃下来,也不过千数两银子,一百年怎么花也不过百万两。
皇上给了四百万两,还要贾琮省着些花?!
当然,若是依着贾府那样胡乱花钱,盖一座大观园,这数百万两恐怕也就花光了。可贾琮会那样花钱么,他若是逃出京城,一辈子都是要隐姓埋名地生活,哪里还敢这么嚣张?
可皇上爱他如子,就给他再多钱也怕他不够花销的。
天下父母无不如是。
当下贾琮感动异常,忙就笑道:“皇上,您这是要我一辈子都不得安生么?在这个时候您叫我独自远走高飞,您猜猜我会不会走?”
四大名捕會京師 溫瑞安
皇上听了当下更是叹气道:“傻孩子,你不走又要做什么,你不知道我生的那些个畜牲,如今都在背后打我的主意,有的竟然已经和反叛纠结在一起,就等着来割我的脑袋了,这些个畜牲,猪狗不如的东西!好孩子,你和他们都不一样,一心里只想着我。可越是如此,我就越不忍心看你跟着我遭罪,你快走吧,拿着银子远远地走吧……!”
贾琮见皇上一脸的坚定,想来是不肯改主意了,当下扭头便踢了那小太监一脚,笑骂道:“你倒是一点子也不肯听我的话,还把银票都搬来了,你想做什么,还不快给我送回去交接明白了?若是少一文钱就割你一块儿肉呢,还不快滚?”
一面说一面便踢了那小太监两脚。小太监满脸委屈,当下忙就抬头瞧皇上的脸色。
總裁的偷心貓 淺笑若曦
贾琮见了更是骂道:“好奴才,你眼睛里当真是一点儿也没有少爷我呢,我这就先叫皇上砍了你的头下来……”
一面说一面便又作势去揪那小太监的耳朵,却贴在他耳畔小声儿嘱咐道:“你是不是傻,如今还只管拿着银票在这里发愣,等回头我若是当真拿着钱跑了,皇上再反悔起来你说他老人家会拿谁出气?”
千年輪回之鬼役
小太监被贾琮这一声提醒顿时就想明白了,当即忙抱了沉甸甸几摞银票起身就往外走。
皇上见了顿时又不依了,将要出言呵斥却被贾琮一把抱住劝道:“父皇,您当真忍心叫我走么?那帮子叛贼恐怕老早就盯上我了,如今我在您老人家眼皮子底下还好些,他们恐怕不敢动手,可若是我这么一走叫人家在半路上给我截了,那时候我一定是性命不保。即便他们留我一条命,那恐怕也是要拿我要挟您老人家。我是自然不肯叫这种事情发生的,到时候恐怕也只能自寻短见了。总是不管怎么样我都难逃一死,先您老人家一步去了,咱们下辈子再续前缘,再做父子吧……”
皇上听贾琮又提起什么“再做父子”的茬儿来,当下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心里也明白贾琮这不过是不想独自逃生找的借口罢了,心里自然更是大为受用,当下搂着贾琮便叹息道:“傻孩子,你说的倒也有理,既然如此那你也就别想着能走了,咱们父子两就同生死共患难吧……若是当真有什么不测,咱们下辈子就做兄弟算了!”
贾琮闻言便笑道:“好,大哥既然这么吩咐下来,小弟莫敢不从……!”
皇上听了贾琮这无赖话当下更是又气又笑,抬手就是一巴掌,随即便笑骂道:“你这兔崽子,越来越没大没小起来,当真惹恼了我,别的不行难道我就连打你一顿屁股都舍不得么……”
贾琮也不等他说完便笑道:“皇上,我赌您老人家还真是舍不得呢……”
好贱!
当真好贱!
囚婚陷阱:总裁前夫好残忍
贾琮好贱!
可皇上偏偏就吃他这一套,当下不过是一愣,随即便哈哈大笑道:“舍不得,我还当真有点儿舍不得呢……”
这二人经这一场笑闹,倒把彼此心头的抑郁排解了不少。眼见外头日头又要西沉了。昏黄的太阳斜斜挂在天边,照得宫墙、大殿顶上积雪越发显得厚重了。
眼见天色已晚,贾琮心里又开始惦记起黛玉来,也不知她此刻起来了没有,见了外头那许多侍卫会不会害怕,见自己不在会不会担忧……
他越想越是记挂,当下忙就和皇上告辞道:“好皇上,我见您平安也就放心了,眼看天也黑了,我可是要回去了,家里头又该惦记了。”
东湖豪门 依然阁主
皇上听了当下也忙就点头道:“也是,你快些个回去吧,我叫侍卫护送你回去,这些日子你就好好在家里待着,别四处乱跑!”
贾琮忙一一答应了,这才起身要往外走。可一到了要分别的时刻,他一时又大为不舍起来,口中只说要走,两只脚却走不动,一对儿大眼直瞅着皇上不舍得挪开。
皇上见了他这样儿心里更是大为感动,忙就挥挥手道:“你要走就快些走,都这么大个人了,又是男子汉大丈夫,做事就要干脆利索,不要如此婆婆妈妈……”
他一语未毕贾琮早就飞身扑过来,紧紧搂着他,在他脸颊边重重一吻,又听他在耳畔嘱咐道:“爹爹,您好生在宫里等着我,不许有事儿!”
超級寵物制造池
皇上冷不防被贾琮这一阵亲密弄得心头一热,眼泪禁不住就流了下来。他好容易才缓过神儿来,将将开口骂了一句:“小兔崽子……”
可再抬眼看去贾琮那小兔崽子早就蹦蹦跳跳出了春和宫。
皇上红着眼便呵斥太监:“狗奴才,还不快去叫侍卫们护送朕的琮儿出宫去?若是他有一点儿闪失,你们全族脑袋都给我拿过来!”
龙女传说
皇上一声令下,满宫的侍卫与太监都慌了,忙争着抢着护送贾琮离宫而去。只见贾琮这一下气势太过惊人,他坐着一顶轻快的小暖轿才出了宫门,早就有无数侍卫里三层外三层,重重叠叠护着他浩浩荡荡直奔住所而去。
也幸亏皇上这几日下令全城封禁,所有人等无故不得出门,要不然众人若是见了这一幕情景更不知要编排出什么话来。
可即便如此,贾琮倍受皇恩的实情也是悄悄流入京城各大高官耳中,就连东宫也知道了。

gdpsd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ptt-第八百五十一章 賈府大戰相伴-ly0ff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林黛玉和薛宝钗一般,都是天下罕有的好姑娘,一样样的貌若天仙,一样样的精明能干。
hp斯萊特林的愛 瓶裝小東西
亡宋
世人都误认为林黛玉爱使小性儿,为人处世大不如宝钗。
霸愛成癮:首席別碰我
这可实在是太过冤枉了黛玉!
林黛玉决计不是那一味只知耍小脾气的姑娘。她原来动不动就哭,动不动就和宝玉闹别扭,这能怪她么?
试想她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父母双亡,又寄居在贾府这样儿的人家里,更是不得人家当家主母的待见,她可能成天欢天喜地的么?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再则她身旁的人都有父母疼爱怜惜,每每更是瞧得她眼热心伤,自然免不了要伤心了。
偏偏贾宝玉又老是来招惹她,更有那一群子小人每每见了宝玉和她举止亲昵,在背后不知编排出多少难听话出来。更有那用心险恶的,偏偏故意把这些个闲言碎语吹进了黛玉的耳中,叫她更是为之烦恼万分。
再则她在贾府虽说有贾母照应着,可老太太毕竟年龄大了,连自己都经管不好呢,哪儿来的那么大的精神头儿管黛玉?
因此黛玉时不时地缺这少那,她又能问谁要去?少不得也只能是自己委屈自己罢了。
那个宝玉虽说对她也算真心,可他自己还照顾不了自己呢,哪里又能照料黛玉?
就因为这些缘故,黛玉自然是每日苦恼,每日犯愁了。
若是有人和黛玉一般的境地,她若是能再每日过得高高兴兴,恐怕她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黛玉自从离了贾府以后,这才过上了人过的日子。她这时候可曾经哭闹过?哪一日不是过得欢欢喜喜的?
再则,黛玉的精明世人都知道,自然不用再细说了。
如今黛玉对贾琮又是一心一意,倒是贾琮有了这么好的女孩儿,见了宝钗竟然也惦记起来,一心还想着若是能娶宝钗做媳妇儿可有多好,他这不是太贪心了么?
好在贾琮有自知之明,这念头才起来,立刻就知道反省,重重一个耳光就抽在自己脸上,“啪”地就是一声脆响。
那边宝钗才走出没几步远,猛然听到身后的动静,忙就回头诧异问道:“琮兄弟,怎么了,方才是什么响声儿?”
贾琮忙尴尬一笑ꓹ 捂着自己的脸笑嘻嘻回答道:“没什么,没什么ꓹ 方才不知有个什么虫子落在了脸上,我没打着它,倒把自己打疼了……”
宝钗一听更是诧异:“这大冷的天儿ꓹ 哪里还来的虫子?”
贾琮忙就笑道:“谁知道呢,或许是我自己该打ꓹ 因此就觉得脸上落了只虫子?”
宝钗一听更是笑道:“你好端端地怎么就该挨打了?”
一面说一面就见贾琮脸上红红一个巴掌印儿,心疼得她不知如何是好ꓹ 正要开口说话呢ꓹ 却听得外头敲门声更紧了,又有人高声叫道:“琮少爷,琮少爷,你可在家么?”
被这敲门声一催,宝钗也来不及追问,贾琮也忙就高声应道:“好,好ꓹ 我这就来,是谁在外头敲门?”
外面敲门的人一听见贾琮的声音登时叫得更欢实了:“是我们啊ꓹ 琮少爷ꓹ 我们是同喜、同贵啊!”
鬼屍驚魂,通靈相公不好惹 畫莎
一听外头的人报了名号ꓹ 贾琮这才放心下来。
这两个人是贾赦身边儿的小厮。既然是他们两个来了ꓹ 那就是家里的事情了。贾琮原先还以为是宫里出了什么巨变,可把他吓了一大跳。
门方一打开ꓹ 就见这两个小厮满脸都是欢喜之色ꓹ 气得贾琮当下就骂道:“你们两个也太不靠谱了些个ꓹ 敲门敲得这样急做什么,倒吓了我一跳ꓹ 还以为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呢!”
这两人此时穿得都是簇新的棉衣棉裤,浑身包得如同一个粽子似的。可饶是如此,这两人依旧是冻得脸蛋儿发青,那脸上的笑容未免看得就有些僵硬。
再探头一看,只见二人身后却是两匹高头大马,长长的鬃毛,连蹄子上都被厚厚的鬃毛覆盖,且这两头大马又高又壮,站在门口比人还高,一眼瞧过去倒像是两头异兽相似,实在是威风得狠。
这两个匹大马估摸着是跑得狠了,油光水滑的身上湿漉漉的,不断喷着响鼻,喷出来的雾气很快就凝成了冰霜消散不见了。
贾琮见了二人二马这架势,当下又笑骂道:“你们两个这是着的什么急,也不知道套辆车过来?冻死也活该!还不快进屋子里来暖和暖和呢。”
同喜、同贵两人一听忙就傻笑着摇头不迭,一面又催促道:“好少爷,我们这不是着急呢。且这两匹马是老爷新买的西域异种,跑得又快又稳,这不是我们骑了就一路跑来了……”
贾琮听了忙就问道:“难道说家里出了什么事儿不成?快说,快说,是我爹爹、还是我娘?”
二人听问忙就叫道:“是太太,是太太叫我们快些来……”
贾琮听说是邢氏的事情,心里不由得奇怪,当下忙就追问道:“怎么了,我娘怎么了,她老人家怎么了?”
二人见贾琮一听说是邢夫人有事儿,当满脸都是急容,忙就笑着回道:“少爷别急,也没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是太太和人家打起来了,叫少爷回去主持公道呢……”
贾琮一听是这事儿,这才把心放进了肚子里去:
邢夫人别的恐怕不行,可若说要是打架,一般人决计不是她老人家的对手!
可即便如此贾琮还是担心,忙就又问道:“和谁,她老人家又和谁打起来了?”
田園朱顏
两位小厮忙便笑着回道:“和王夫人姊妹两个……”
贾琮听了这话终于才放下心来:
王夫人和她姊妹薛姨妈,她们二人躲在背后算计别人还行,可若是说动手,就两人一齐上也不是邢夫人的对手。
当下贾琮这才笑吟吟问道:“怎么样,她们打起来,是谁吃亏谁占便宜了?”
两个小厮听贾琮这么一问,登时又想起今日一大早贾府的那一场大战来。再想到自家夫人以一敌二兀自大占上风,把那姐妹两个打得抱头鼠窜,一时又都忍不住笑起来。
二人边笑边回道:“少爷,咱们太太骁勇善战,那姐妹两个怎么能是太太的对手?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6hcp1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txt-第八百四十七章 共飲一杯茶分享-aqnp7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眼见宝钗又要走,贾琮忙就一把扯住她的袖子,当下不知又说了多少好话,央求了半晌,宝钗这才回转过头来,抬眼瞪了贾琮一眼。
神石仙緣
她这一眼瞪过来,目光中有八分的欢喜,两分的羞涩,哪里又有一丝一毫的怪罪之意?
贾琮一眼瞧见了宝钗的目光,心下登时一松,忙就又赔笑道:“好姐姐,你不恼我了吧,快坐下喝茶,我这里有将将才沏好的茶……”
他一面说一面就忙着让座、帮宝钗倒茶。
谁知这么一番手忙脚乱,他竟然也忘了拿一个新茶盏出来,顺手就把自己方才用过的茶盏倒了一盏茶递了过去。
宝钗这时也不知是害羞还是浑不留心,当下也便接过来,顺手就放在唇边抿了一口。
待贾琮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倒是老大的不好意思起来,忙就抖了抖自己身上早已经湿透的衣衫笑道:“姐姐,你先等等我,我去换个衣裳就出来……”
宝钗闻言抬头瞥了贾琮身上湿漉漉的衣裳一眼,当下也是红了脸,忙就低下头不敢则声,心里却是一片温馨甜蜜。
贾琮害怕宝钗窘迫,当下忙闪身就进了里间,三两把脱了被宝钗眼泪湿透的衣裳,慌忙又换上了干爽的衣裳,这才忙又打里间转了出来。
彼时宝钗正低着头瞧着手中尚温的茶盏出神,也不知在想些个什么。
陰人祭
贾琮当即便站在一片静静盯着她瞧:
只见如今宝钗虽大为清减,脸色又有些苍白,可丝毫不减其丽色,倒是为她平添了几分清新脱俗。
若说往日的宝钗美得过于世俗美艳,如今眼前的宝钗却丝毫没有了人间的烟火气,活脱脱就像是天上的仙子一般飘逸。
贾琮越看越觉宝钗风姿楚楚,怎么看怎么叫人心生怜惜,一时竟然就瞧得出了神。
此刻窗外的日头却已经失却了上午的猛烈ꓹ 变得大为柔和。温和的光线再透过窗户纸洒进屋子里,柔柔笼罩了宝钗。
爆笑冤家:極品奸妃戲邪皇
眼前宝钗的美纤毫毕现ꓹ 说不出的清晰动人。
她明明就是只有仙境中才或可一见的凌波仙子,如今却偏偏现于俗世,偏偏又这等的清晰可见ꓹ 叫人一见便忍不住连连惊艳。
若说黛玉美得如同仙界飘渺的仙子,叫人无法得窥真容ꓹ 眼前的宝钗却是仙界的仙子降落人间,叫人每看一眼都会忍不住赞叹。
他们两个一个低头出神ꓹ 一个却又瞧着另一个发痴。如此时光缓缓流过ꓹ 竟然不敢惊扰到二人。
如此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手指间的茶已经温透了,她这才惊觉自己不知为什么又失了神。
待她一抬头见贾琮正盯着自己痴痴而望,心知贾琮为自己容貌发呆,一时心里倒有几分欢喜,随即又羞涩起来,忍不住便又含羞瞪了他一眼ꓹ 嗔怪道:“你做什么只顾这样傻乎乎瞧着我……”
復仇千金 空蟬浮舟
话一出口,宝钗心里登时便有些后悔ꓹ 又多了几分羞涩ꓹ 忙就又低下头不吭气了。
贾琮被宝钗这么一瞪一嗔当即也是清醒了过来ꓹ 忙尴尬一笑ꓹ 腆着脸笑道:“有些日子没见着姐姐,谁知姐姐比往日竟然好看了这许多ꓹ 所以一时就看傻了ꓹ 姐姐莫怪我……”
宝钗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更是多了几分甜蜜欢喜ꓹ 当下微微抬头瞧了他一眼,想要开口再说他几句ꓹ 可话到了嘴边竟然就说不出口,当下只是含情带臊地瞥了贾琮一眼,便又低下头只顾饮茶了。
贾琮这里忙就坐在宝钗对面,微笑问道:“姐姐,今日京城里的雪都还没扫呢吧,这冰天雪地的,姐姐怎么来了?”
宝钗经贾琮这么一问,这才想起自己要来做什么,忙就说道:“我听说莺儿来了你这里避难,心里怎么也放不下,这才忙过来瞧瞧……”
贾琮听了忙便笑道:“姐姐,莺儿来了我这里你就放一万个心,我也正想着要去姐姐家转一遭,想把莺儿要过来呢……”
情動無風你自來 癮
宝钗一听立即便红了眼圈儿,半晌才含羞道:“这次多亏了你!有些事情我也不好多说,想来你们定然都是听说了,我家新娶不久的嫂子,她……她……简直不是人……”
贾琮见薛宝钗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眶通红,又是为家里的事儿难为情又是强压着满腹的委屈,瞧得他不由得更是一阵心疼,刚要开口劝慰,猛然就听外头院子里有人吵嚷道:“喂……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怎么随便往人家家里闯……”
火影之千葉傳說
贾琮这里还未开口,猛然听了院子里的吵嚷声,登时满心的诧异,忙就起身推门一看,却见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来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大约二十岁不到的年纪,一身华裘,瞧着倒极是富贵的模样。
總裁的幸運妻 琉璃雪
只是那女子也太过泼辣了些,杏眼圆睁,柳眉倒竖,正开口骂阻拦她的婆子:“呸,你们几个老货算什么东西,就敢老拦我?你们知道我是谁么?你们家窝藏我的丫头,我这才来找人的,你当我平白无故愿意来你们家么,就八抬的大轿抬我都不来呢!贾琮在哪里,你们快叫他出来和我说话!”
贾琮见了这女子如此嚣张跋扈,当时忍不住皱眉,心里猜着她恐怕就是薛宝钗的嫂子、薛蟠的亲媳妇了。
这女子也当真彪悍,都敢上门来闹了。
贾琮这里本想的是先撵出去再作道理,可又怕薛宝钗难为情。因此他也不吭气,忙就回头先看宝钗。
薛宝钗这里自然也听清了外头的吵闹声。就她也没料到夏金桂竟然能闹到亲戚家来,登时气得俏通红,一闪身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贾琮这里生怕宝钗吃了亏,忙就一把拉住了劝道:“好姐姐,你和这泼妇又说个什么,叫我出去和她说话!”
洪荒聖主 天空光明
甜心攻略
说罢,贾琮到底把薛宝钗按在椅子上,自己这才开门走了出去。
恰这时候众人都在后院儿里说话的说话、睡觉的睡觉,因此谁也没听见这前院儿的动静儿,只有贾琮一人走出来面对夏金桂这泼妇。
那姓夏的泼妇这里正在院儿里闹着呢,猛然见房门开了,随即门开处笑嘻嘻走出来一个极俊俏的少年,登时就收敛了许多,瞥了贾琮一眼便问道:“你是谁?”

w7eoc精品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txt-第八百二十三章 風雪夜歸人看書-e72cl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贾琮一听说王夫人派人过来了,当下便皱眉问道:“她派人过来做甚么?”
众人听了都不吭气,唯有湘云又回道:“二太太说是宝玉和宝姐姐的好日子就要到了,来接老太太回去呢……”
刀道巔峰 逆天小君王
莫明喜歡你
贾琮听了当下便冷笑一声儿道:“她倒打得好如意算盘,如今想着宝玉要成亲了,往后荣国府就是她们的了,急着想要老太太的东西呢吧!”
他这话一出,众人登时便都低头不语了。
贾琮见了刚想要开口说话,突然就听外头有人问道:“少爷,各位姑娘,你们可歇下了没有,外头有人叫门呢,是薛家来人了……”
众人一听都忙抬头诧异道:“都这个时辰了,况且又下这么大的雪,又什么人能来,又是哪个薛家?”
贾琮可也猜不出这时候有谁能找上门来,当下忙就问道:“妈妈,可知道是谁来了么?”
只听外头人又回道:“好像说是宝姑娘身边儿的莺儿姑娘……”
众人一听更是讶异,忙就都起身道:“莺儿,难不成果是宝丫头身边的莺儿么,她这时候怎么来了,宝丫头呢?”
一面说众人一面就要往外头迎去。
贾琮见了忙就先起身披了衣裳就往外走,一面又回头和众人说道:“你们且都在屋子里等着吧,外头好大的雪,看再冻病了可不是玩儿的。”
嘴里一边说着,他早就推门走了出去。
众人见贾琮这才一推门就有一股冷气直逼进屋里来,又有无数朵大雪花也跟着飞进了屋子里,才落在地上就化成了一片水渍,一片寒气迫人,当下不由得就都往后退了退,望着外头漫天的大雪,纷纷低声猜测道:“或许真是莺儿那丫头来了!宝丫头是不是也跟着来了……”
不说众人这里讶异,只说贾琮才出屋便冻得直缩脖子,抬眼再一看却见不过一会子的功夫院子里、屋顶上、墙头、飞檐斗拱上就积了好厚一层白皑皑的大雪。
坑爹穿越,宅女要翻天 霜華
我的老婆是妖孽 林一若
再看天地间一片白茫茫压得人都透不上气来,那雪更是大得如同天地间挂起了厚厚的雪帘子一般,遮天盖地的,连眼前都瞧不透了。
且这时候风又起了,风夹着雪直往人脸上扑ꓹ 打得脸皮生疼。
贾琮多少年也少见过这么大的雪,说不得也只能摸着往前一步步走去。身旁那婆子生怕他滑倒了ꓹ 忙就伸手扶了他,两人一步一滑,好容易才到了院门口。
重生漠北一家人
贾琮忙就伸手开了门ꓹ 却见眼前站着一个身形纤细的女孩儿,只是此刻她满头满身都是雪ꓹ 竟然变成了一个雪人,正冻得瑟瑟发抖。
贾琮一时也分辨不出眼前站的是谁ꓹ 忙就先叫道:“莺儿ꓹ 莺儿,可是你么,还不快进来!还有谁,宝姐姐可来了没有?”
那“雪人”听贾琮这么一问,忙就抖搂抖搂身上的积雪,带着哭腔儿说道:“没有,是我自己一个人偷偷跑来的……!”
贾琮听了心中更是诧异ꓹ 当下也顾不得多问,忙就伸手先拽了她进来ꓹ 又生怕她滑倒摔了ꓹ 当下死死攥紧了她的手就往屋子里去。
那婆子还要送ꓹ 贾琮忙就嘱咐她先回去了ꓹ 自己拉着莺儿趔趄着半日功夫才摸进了屋子。
等二人走进屋子,来回倒也没费多大的功夫ꓹ 身上却到处都是厚厚的一层雪。
贾琮倒是好得多ꓹ 不过是轻轻一扑打就没什么雪了ꓹ 莺儿这丫头却不知在大雪中走了多久,众人帮她扑雪时只见她头发里ꓹ 身上无一处不是雪。
帝寵,一妃冠天下 魅淩羽
且这屋子里极暖和的,那雪飞快便化成了水,好好个小丫头莺儿此刻瞧起来倒像个落汤鸡一样一样的。
众人此刻也来不及问什么,只先帮着她拾掇干净了,小丫头碧萝忙就领着她去换自己的衣裳鞋袜去了。
这里众人见莺儿随碧萝去了,当下更是七嘴八舌,低声儿叽叽喳喳地议论不休。
湘云第一个便说道:“这丫头这是怎么了,怎地一个人就跑到了这里,也不见宝丫头,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儿不成?”
傾城紅顏王妃要下堂 胖瘦子貨貨
探春当下也是点头道:“恐怕是吧,我这些日子似乎隐约听谁提起过,说是薛姨妈家里这些个日子忙乱得很,说是薛大哥的媳妇儿越闹越厉害起来了……薛姨妈和宝丫头日日为此烦恼忧愁不休……”
迎春在一旁听了也就低声说道:“方才我瞧见莺儿这丫头这些日不见,如今倒是瘦了许多,脸色也黄黄黑黑的,很是不好看……”
众人听迎春这么一说这才都回想起方才的确是见莺儿比原先瘦了许多,不仔细瞧倒认不出来了。
这里众人正低声说话呢就听外头有动静,忙就都闭口不语了,抬头却见是莺儿已经换好了衣裳进来了。
众人忙就都起身给她让座,那莺儿此时也忙强笑着和众人一一见过了,迎春却先就笑问道:“好丫头,今日好大的雪,你怎地这时候过来了,可是有什么急事儿么?宝丫头呢,她怎么没过来?上次我倒是叫她去府里坐坐,那丫头只是个忙,却并不没有见着。”
莺儿听了迎春这番话,当即便红了眼眶,支支吾吾了半日,却瞧着贾琮便跪下了。
一念成尊 獨身雨中愁
符箓師
滅明
她冷不防如此倒把大家都吓了一跳,贾琮忙就伸手去拉她起来,莺儿却是死活不肯,只捂着脸哭泣不休。
众人见了她这举动更是心中惊讶万分,忙就都一起过来强拉了她起身,湘云忙就先问道:“好丫头,你这是做什么,无论有什么事儿只管说就是,只要我们能帮一定是帮你的,快不要这样……”
众人听了也都纷纷称是,也忙跟着劝了半日,那莺儿子这才强收了泪,红着眼眶就悲声说道:“好贾琮少爷,各位好姑娘,你们救救我……我不想给人做妾……”
众人被她这一番没头没脑的话弄糊涂了,忙就问道:“好丫头,做什么妾,做谁的妾,你倒是先说个明白啊……”
莺儿这才又哭着述说道:“是我们府里的奶奶,她说要让我给薛大爷做妾……”
说着说着,莺儿当即又放声大哭起来。
众人听了登时又是吃惊又是愤怒,旁人还来不及说什么呢,湘云就先骂道:“我就奇了怪了,这世上果真就有这么毒辣的人么?香菱妹子才被她折磨死没有几天,这怎么惦记上你了?”

y8rnl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八百一十五章 深宮冤魂鑒賞-nti3o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抱琴心虚,知道贾元春早已经铸下大错,此生决计再无法回头,当下只是拦着贾琮不许他进去。
贾琮冷笑连连,伸手轻轻一推便把抱琴推了个趔趄,却一闪身就要闯进凤藻宫去。
扛匠 流雲飛渡
抱琴见了更是慌张,忙回身一把就抱住了贾琮的胳膊,吊在他身上不住央求道:“贾……贾琮……琮公子……公子你不能……不能进去……我就娘娘……她……如今身染重病…实在不便……不便见人……”
贾琮怎么肯理,当下把她甩在一旁就往里硬闯。
抱琴一下子被甩在地上,她也顾不得疼痛,忙一翻身就又搂定了贾琮双腿,哭着央求不停:“公子……公子……你走吧……我求求你……你不能……”
二人正在闹着,猛然就听配殿里有人幽幽叹息道:“抱琴,你叫他进来,既然都来了,不见岂不是太过失礼了么?”
抱琴听了这一声吩咐当下便哭道:“娘娘……您如今还没大好呢……太医说了您不能再动气……更不能再与人争执生气……您见他做什么……”
她这一番话还没说完,就听贾元春又叹息道:“不过就是见见罢了,又是自家的爷们儿,有什么打紧?况且你还指望着我能好么?呵呵呵……”
贾琮听这说话的语气中说不出凄冷哀怨,浑然不似活人的气象,倒像是冤死的女鬼一般动静儿,不由得就是一愣。
抱琴这里还待要说话,却见眼前有似乎人影儿微微一动,随即二人眼前便多了一个人,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极清瘦极冷清,如梦如幻。
也不知是大殿里光线太过幽暗,还是这女子行动太过迅速,抑或是贾琮为她清冷幽怨的语气失神,总是这女子幽忽间就突然现身在二人眼前,倒把他吓了一跳。
千千美男萬萬歲 夨憶り·傾
她就仿佛是倩女幽魂,又如同深宫谍影,来无影去无踪。
贾琮暗暗吃了一惊,忙抬眼细看。
或许是这配殿里采光本就不好,又被人拿黄纸把窗户糊了一层又一层,因此殿里更是昏暗无比。
贾琮无论怎么细看,却总是瞧不清眼前这位窈窕女子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他只觉眼前影影绰绰站着一个妙龄女子ꓹ 身形极为消瘦,一身宫装穿在她身上就更显飘逸。
醫本正經:早安,院長大人
贾琮不由得就使劲儿揉了揉眼睛ꓹ 瞪大了眼再看,却依然是瞧不真切,只能依稀见到元春面色极白ꓹ 五官似乎是极美,一如梦魇时所见的诱人女鬼一般。
贾琮不觉心里直冒凉气ꓹ 一时间竟然分辨不出眼前站的到底是人还是鬼。
鬼气重重!
殿下,妾身很低調!
偏偏大殿里又极清冷,鼻端却又隐隐飘来一阵幽幽冷香气ꓹ 似麝似兰ꓹ 说不出的好闻。
贾琮就做梦也没想到和贾元春相见竟然会是这样一副场景,凄美哀怨偏又极冷极美,一时间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谁知元春倒是先开口冷冷说道:“既然来了就坐吧,如今我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你,倒是委屈了你。”
说罢,那贾元春似乎是伸手指了指眼前的桌椅,她却翩然后退ꓹ 身形微微一晃就坐在了重重幔帐后,更是再瞧不清她的模样了。
贾琮犹豫着才将将坐下ꓹ 谁知那桌椅冷得如同冰块儿一般ꓹ 冻得他差点儿就蹦起来。
元春似乎是瞧见他呲牙咧嘴的样子ꓹ 当下便幽幽叹息道:“我这里许久没人来过了ꓹ 比冷宫还冷,冻着了公子ꓹ 真是对不住了……”
贾琮听元春话语中满是幽怨感慨ꓹ 一时竟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ꓹ 只能强自坐着等她开口说话。
原本他心里想着只等一见着贾元春一定就要先呵斥她一顿,问她为什么竟然敢和东宫逆勾搭ꓹ 生生把贾府都断送了。更想要问问她怎么就忍心把自己同父的姐妹也献了出去,叫她一生在偏僻之地受罪……
可是一见贾元春眼前这模样,贾琮一时又有些不忍心再责怪她了。
鬥氣冤家:落跑俏佳人 無心燕雁
贾元春略略待了片刻,一直不闻贾琮说话,当下便低声问道:“贾琮……你这回是为了什么居然能来我这里?”
贾元春问话的声音依旧极是清冷,贾琮听了将将要回答,她却又苦笑了一声儿说道:“我猜你一定是为了东宫的事儿来的吧?你恐怕心里早就恨我入骨了吧……”
听了贾元春这一番话,他当即再在忍不住就脱口而出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做,难道还嫌贾府太好了么?!!”
贾元春听了登时更是幽幽叹息道:“你以为我就愿意如此么?只是因为东宫与咱们贾家相好了数十年,来往太过密切,早就无法分清楚彼此。皇上也正是因此如此,这才死活都要把咱们贾家从这世间抹去”,与我做不做什么并无多大干系。”
贾琮听了她这句话颇有道理,因此也不再吭气。
一时间二人相对沉默,半晌再不说话。贾琮的眼睛只是四处打探,只见这凤藻宫和别处宫殿布局摆设并无两样。唯一不同的便是这宫里总是有一股子清冷气息,就连好容易透进殿里的阳光都显得凄凉惨白。
他与贾元春相距不远,却总觉二人阴阳相隔,一个是人,一个是鬼。
贾琮一时间倒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偷偷又开始细细打量贾元春。
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她。虽说贾元春在元宵佳节之时曾经回贾府省亲过,可贾琮那次并未得召见,自然是没有见过的。
说句心里话,贾琮何止是不待见,他简直是极端厌恶憎恨眼前这位贾元春的。
自打贾府为了迎接她回家省亲花了无数银子开始,贾琮就极为厌恶这位贾府的大小姐,总觉得她才是贾府一切衰败的根源,是贾府万恶之源。
贾府众人若不是仗了她的势利,恐怕也不敢在外头胡作非为、为非作歹。
交換星夜的女孩
若不是因为她的缘故,贾府也不至于就花光了所有的银子,只为了她能回娘家瞧那么几眼。
若不是因为她的缘故,贾府也不至于就衰败得如此迅速!
在见她之前,贾琮满腹都是怒气,只想着能好好痛骂她一场!
可谁知如今这么一见面,那贾元春简直就如同死在深宫多年的冤魂一般,叫他怎么也骂不出口……

y5kqr優秀都市言情 紅樓發家致富史 ptt-第八百零五章 京城暗夜展示-dea1i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贾琮仗着自己年轻体壮,自然不肯把自己穿得臃肿。
他这里正和小丫头碧萝别嘴呢,猛然就听身后有人笑道:“你快点子穿上,今日有大雪呢,看把你再冻坏了。”
贾琮一听是黛玉的声音,忙就回头一瞧,只见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个极美貌的女子,正笑吟吟瞧着他,不是黛玉又能是哪个?
一见黛玉竟然这么早就起来了,贾琮忙就埋怨道:“昨夜睡得就晚,如今天又冷,昨夜不是特地嘱咐你今日不要早起么?你倒好,起得越发早了,这不是故意叫人操心么?”
嘴里说着,贾琮忙就走上前去扶着黛玉进了屋,又忙叫她坐在炭盆跟前暖和暖和,一面又摸了摸她的手,只觉她双手还算温暖,这才没再唠叨抱怨。
永歷大帝
黛玉哪里理他,只是一味催他快穿上大毛衣裳,又说早上冷得很,若是冻病了又叫人操心等语。
人魚影帝重生 倫河玫瑰
贾琮无奈,当下也只得把大毛衣裳穿在身上,一面不住唠叨道:“这里是京城,哪儿有多冷,非穿这些个做什么,行动也不方便,丑也丑死了、笨也笨死了……”
黛玉听了忙就嗔怪他道:“你就给我乖乖穿着是正经,不许脱下来!今儿个变了天你不知道,那外头的风和刀子似的,刮得人脸疼呢!你若是胆敢趁我们瞧不见的时候再把这衣裳脱下来,看我往后还理你不理呢……”
重生慈航普度
一面说,黛玉一面就起身帮他拾掇起衣裳来,又逼着他把帽子也带上了,帮他系好了带子,这才后退了两步细细端详了一番,这才笑着赞叹道:“你穿上这件儿衣裳可真是好看,哪里笨了哪里又丑了?”
说罢又嘱咐他在皇宫里千万要留心,一步不许多走,一句不能多说的。
贾琮当下都一一点头答应了,偏碧萝又拿了个手炉过来ꓹ 黛玉见了更是欢喜赞道:“碧萝当真细心,如此可就不怕冷了……”
贾琮无奈也只得捧了ꓹ 又抬头望望自鸣钟上的时间,这才忙道:“好了,我可是该走了ꓹ 等我回来在找你们说话。”
黛玉听他该走了,登时便暗暗叹了口气ꓹ 忙就起身和碧萝一起送了贾琮出房。她虽知道贾琮是个极稳当机敏的,可每每知道他要进宫都是心惊胆战ꓹ 都不由得为他捏了一把汗。只等见贾琮安然无恙进了家门ꓹ 她一颗心才能放下。
火影之風神劍豪
偏今日他进宫又是要去探望贾元春去,这就更叫人万分的担心。
豪門閃婚之盛寵嬌妻 煙茫
如今贾元春早已风光不再,是个等死之人,且是因为犯了欺君大罪,这才在宫里苦苦熬着,只等皇上一声令下就要掉脑袋的。
如今谁又肯平白无故去见她?那不是故意招皇上的疑心猜忌么?
可不管怎么说贾元春毕竟是贾府的人,不去瞧她一眼又说不过去。
道傲八荒
道仙凡 蘇與軒
一想到这些ꓹ 林黛玉心里就有万斤的沉重,一行走一行不住叹息又不住口嘱咐贾琮万万当心。
贾琮知道黛玉为自己悬心ꓹ 当下便停下脚步回头安慰她道:“好姐姐ꓹ 你就放一万个心!我去见元春大姐事先是和皇上说过的ꓹ 他也是答应下的。且我不过是远远望她一眼就走ꓹ 再不多说一句话的,我知道轻重。”
黛玉听贾琮这么一说ꓹ 当下可也无话可说ꓹ 只深深望了他一眼叹息道:“你如今可不是一个人了ꓹ 还有我们呢,你若是当真出了什么事儿ꓹ 我这里先就活不成了,你好歹记着我这句话!”
贾琮听了忙就点头不迭,想要再抚慰黛玉一番可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当下也只能瞧着黛玉点点头,微微一笑扭头便往外走。
谁知他才将一出门登时便有一阵刺骨的寒风迎面灌了他一脖子,冷得他不由得就打了个哆嗦,忙把衣裳又裹了裹,抬头却见空中兀自是一片漆黑,星月光微,越发显得又远又冷。
黛玉见了便又叹息道:“可知道冷了?一向就是不听人劝,如今又怎么说?”
贾琮闻言一笑,忙扭头就去劝黛玉快回去,别再冻着了。
武弄蒼穹
黛玉闻言便不耐烦道:“你好好操自己的心就是了,我还不知道个冷暖?你快别啰嗦了,当下脚底下是正经,看再摔着了……”
二人就这么一行说一行就出了大门儿,小丫头碧萝跟在二人身后却是一言不发,只暗暗偷笑这他们也太啰嗦了些个,都把对方瞧得比自己还重,只怕对方受了一丁点儿的委屈,于自己却是毫不在意。
此刻马车却早就备好了,碧萝又吩咐把车里也摆了两盆炭火,又拿了厚厚的毛毡铺在里头,又把厚厚一床棉被也取来叫贾琮盖着,生怕他被冻着了。
閨嬌 夜惠美
黛玉亲自掀开帘子往里头细细打量了一番,只觉里头温暖如春这才放心。忙又扶了贾琮上去,亲眼看着他收拾好了才放心。
贾琮这里坐在马车上忙又嘱咐黛玉快些个回去,当下又生怕耽搁得太久冻坏了她,忙就回头招呼赶车的快走。
那车夫得了令,当下一甩马鞭,就如同响雷凭空炸开一般,把几匹高头大马唬得仰天一阵嘶鸣,撒开蹄子便狂奔而去。
黛玉这里被那一记响鞭唬得一哆嗦,只觉这鞭声如此响亮惊人,恐怕整个京城都能听得见!
她这里被吓得狂跳的心才稍稍平稳了一些,再看贾琮的马车早就没影儿了。
黛玉呆呆望着空荡荡黑漆漆的长街发了一阵呆,碧萝忙就扶着她劝道:“好姑娘,咱们快些个回去吧,如今还早呢,到处都是黑漆漆的好不怕人。”
黛玉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得也有些害怕起来,忙就扶着碧萝就进了大门,忙回头把大门牢牢闩上了,这才稍稍有些个心安。
借着院子里的灯光,碧萝见黛玉始终是秀眉紧皱,满脸的担忧,知道她是放心不下贾琮,忙就开口劝道:“好姑娘你也不用太担忧了,咱们家公子最是个稳当的,且又有皇上那般宠爱,这又不是第一回进宫去,姑娘且不用担心呢。”
可黛玉爱极了贾琮,深怕他有一丝的不妥,况且伴君如伴虎,谁知老虎什么时候高兴又什么时候发脾气要吃人呢?
即便是贾琮再受宠,可也怕君心乍变。
她越想越是担忧,不由得就叹息道:“什么时候能远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就好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