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o0u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動漫之邪王真眼 白日鳴笛-第925章 魔王內戰·進行(五)鑒賞-qz25z

動漫之邪王真眼
小說推薦動漫之邪王真眼
现世。
从经零点开始的魔王内战,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五个多小时,不久后就会迎来旭日从东方的地平线升起,驱散黑夜,照耀大地。
罗濠教主目不转睛地盯着天空,神情专注,过了一会儿,从【灵视】中清醒过来,蹙眉冷哼,“原来是躲到幽冥界了……”
『生与不死的境界』在华夏的称呼是“幽冥界”和“幽界”。
就在刚才,罗濠教主以【灵视】寻找爱莎夫人的行踪,发现她是去了『生与不死的境界』。
从现世移动到『生与不死的境界』的术法,对于已经将方术修炼至臻的罗濠教主毫无难度,衣袖一挥,四周的场景瞬间切换,来到一个种满桃树的仙境——
桃源乡,存在于『生与不死的境界』的无数空间之一,罗濠教主成为『弑神者』后偶然踏足这个领域,将这里作为在『生与不死的境界』的根据地兼临时住处。
“教主大人!”
罗濠教主刚现身,一群美若天仙的女子便迎上来,带着恭敬和喜悦迎接她的到来。
这些是桃源乡的居民,“美若天仙”这个形容词其实用得不对,因为她们本就是仙女。
“久别了。”
罗濠教主的脸色和语气稍稍缓和一点,微笑道:“我有事需要你们去办,稍早之前,应该有其他『弑神者』从地上来到这边,你们去搜寻,查到了回来汇报给我。”
“遵命,教主大人!”
仙女们福了福身,低头领命。
網遊之末日沈浮
……
沃班侯爵虽然活了三百多岁,但并没有像罗濠教主那样,在武技和术法上也有钻研,完完全全是依赖『权能』的力量。
与『权能』相比,武术、剑术、魔术、咒术……这些都不值一提,死在沃班侯爵手上的人不计其数,很多都是实力强悍的高手,但不管他们技艺再高,照样被沃班侯爵的『权能』碾压。
即使是罗濠教主这位君临武道顶点之人,也是因为篡夺了【大力金刚神功】,才打遍武林无敌手,『权能』是穷极一生练武也无法超越的力量。
尽管罗濠教主一生没有松懈练武,但不可否认,是『权能』成就她【武侠王】之名,哪怕放弃了武功和方术,她照样举世无双。
沃班侯爵没有学习武技和术法,不过他有【死之仆从牢笼】这个『权能』,可以将被他杀死、不局限于人类的强大生物化作不死的忠实仆从,其中不乏大骑士、大魔术师、神兽、妖魔之类的。
之前与秦时然交手,因为【死之仆从牢笼】被封,当时召唤出来的死仆摆脱操纵安息了,沃班侯爵因此损失了一批死仆,但被沃班侯爵杀死的生物并不止那些,所以沃班侯爵手上还有很多死仆。
借助一名生前为魔女的死仆,沃班侯爵也知道了爱莎夫人现在位于『生与不死的境界』,于是就让魔女死仆发动【世界移动】魔术,带他前往『生与不死的境界』。
狂血戰神
“找到那个女人。”
沃班侯爵目露凶光,阴冷地说道,紧接着,一个个死气沉沉的人影浮现……
……
“啊咧?”
萨尔瓦托雷背着黑色金属盒子,一脸苦恼地四处张望,像只无头苍蝇似的瞎转一通,却始终没有找到其他『弑神者』。
我的網友是女鬼 花無道
【剑之王】萨尔瓦托雷·东尼是个除了剑术啥也不会的战斗狂,在成为『弑神者』之前,他尚且是因为没有魔术的才能,但在成为『弑神者』之后,拥有一身庞大的咒力,是能够学习魔术的。
但萨尔瓦托雷还是没有去学,以前是学不会,现在是嫌麻烦,魔术哪有舞刀弄剑来得直接,无论什么样的敌人,扛起一把剑上去干就完事了,屡试不爽。
不过,萨尔瓦托雷在今天就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他不像罗濠教主自身学过术法,也不像沃班侯爵可以借助死仆,根本没办法只身前往『生与不死的境界』,甚至——他都还不知道秦时然他们去了『生与不死的境界』,到处乱转瞎找。
“奇怪,他们都躲哪去了……”
萨尔瓦托雷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托着下巴,不得不说,以他这副金发美男子的相貌,做出思考的姿态,有种独特魅力,只可惜连一分钟都不到就打回原形。
“唔……果然一点头绪都没有。”
萨尔瓦托雷理所当然地放下手,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喂,安德烈,帮我个忙……”
……
回到『生与不死的境界』的集会地……
听到雅典娜的话,秦时然倒也没有太大的惊讶,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述过程中,他就有这个预感了。
魔王内战的目的就是淘汰六人,选出剩余的最后一名『弑神者』,作为罗摩的对手,虽然现在得知罗摩背后是【命运】,打倒【命运】,才能真正终结这场宿命之战,但在此之前,依然还是需要仅剩一名『弑神者』去和罗摩对决。
“说起来,也不是一定要借助爱莎夫人的通廊。”
秦时然看向史密斯,道:“那个叫‘时之看守者’的老人也能打开时间通廊吧,由他来不是比爱莎夫人更保险吗?”
“然而这并不可行。”
史密斯摇了摇头,“不管是过去或是现在,都是在‘这个世界’,受到【命运】的支配,必须跳出‘时间之外’,【命运】才无法干涉。”
“爱莎夫人的通廊,不只是连通过去的时代和妖精境,还连通了平行世界。”
“正如你所知,我们的世界被修正力和时之看守者保护着,无论时间旅行者再怎么干涉过去,历史也不会改变,不会发生时间悖论——但这并非绝对。”
魔王三世 燦爛人生
“时之看守者就任这个职务以来过去了大概一千八百年左右,在此之前,一直是修正力在维持历史正常前进,但也是有修正力无法修正历史变化的情况,被改变的历史,就从分歧点衍生出不同的时空,也就是平行世界。”
“只有将其他六人放逐到平行世界,【命运】才无法以【盟约大法】,以修正力强化罗摩,因此,爱莎夫人的通廊是不可缺少的关键。”
原来如此。
骷髏畫 溫瑞安
因为过去的时代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如果只是进行时间旅行,回到过去的时代,依旧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不满足“只有一个弑神者”的条件,【命运】照样可以对罗摩实施【盟约大法】强化。
要想避开【盟约大法】,与罗摩对等战斗,进而再与【命运】对决,就必须让其他『弑神者』真正从这个世界消失,除了死亡这个方式,就只有放逐到其他时空。
“先不说爱莎夫人的通廊能否顺利连通平行世界,假设成功了,被放逐到平行世界,想回来这个世界,应该没有那么容易吧?”
秦时然又问。
史密斯缓缓点头,假面下的俏脸露出一丝苦笑,“你猜得没错,这个时间旅行和灵界之行不同,现阶段除了爱莎夫人,还未发现有谁拥有前往平行世界的权能,因此想要从平行世界回到这个世界,肯定会相当困难。”
闻言,秦时然流露出几分思索之色,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史密斯,道:“你的打算是什么?留下来,还是被放逐?”
“『最后之王』和【命运】都交给我吧——虽然想这么说,但还是算了吧。”
史密斯摇了摇头,轻笑一声,“比起我,有过与罗摩交手的经历、还曾打倒过他的你,胜算更大,由你来为这场勇者与魔王们的漫长战斗划上句号,再合适不过,所以——可以托付给你吗,秦时然?”
说到最后,语气变得严肃,哪怕被假面挡住,也知道底下这张脸布满庄重之色。
秦时然陷入沉默,周围的众人也静静地看着他,等待他的答复。
書至河上
其实,无论七名『弑神者』哪一个留下都差不多,但就像史密斯所说,曾经战胜了罗摩的秦时然,比其他六人更合适。
“……如果是由我留下来,那我可以提供另一个选项给你们。”
秦时然内心纠结了一会,才像是做出一个重大决定,认真道:“坦白说,其实我连通了一个‘平行世界’,可以让你和其他弑神者过去,也能随时带你们回来。”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露出意外的表情,雅典娜诧异地看着秦时然,问道:“你说真的?”
“对。”
秦时然舒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样,比爱莎夫人的通廊更保险吧?”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确实会更保险……”
史密斯上下打量着秦时然,言语中透露出困惑,“但据我了解,你应该不具备异界旅行的权能吧?”
“不过……”
话锋一转,史密斯又疑惑不解,“除了权能,你似乎还具备其他特殊的能力,但奇怪的是,普鲁塔尔科斯之馆居然没有相关的记录……”
当然不会有,【不可视境界线】让秦时然穿越后自动获得该世界的身份,对这个世界而言,他就是土生土长,在成为『弑神者』之前的“虚构人生”就是一个普通人,哪怕是『普鲁塔尔科斯之馆』中储存的关于秦时然的历史记载,也是如此。
如果是初期还不具备自动赋予身份的【不可视境界线】,且还没有进入『混沌之间』取得『世界居民证』,那秦时然在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时间,就会暴露,『普鲁塔尔科斯之馆』中应该就会多出“某年某月某一天,名为‘秦时然’的异界访客降临这个世界”之类的记录。
【————还剩一点内容————】
“先不说爱莎夫人的通廊能否顺利连通平行世界,假设成功了,被放逐到平行世界,想回来这个世界,应该没有那么容易吧?”
秦时然又问。
史密斯缓缓点头,假面下的俏脸露出一丝苦笑,“你猜得没错,这个时间旅行和灵界之行不同,现阶段除了爱莎夫人,还未发现有谁拥有前往平行世界的权能,因此想要从平行世界回到这个世界,肯定会相当困难。”
闻言,秦时然流露出几分思索之色,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史密斯,道:“你的打算是什么?留下来,还是被放逐?”
“『最后之王』和【命运】都交给我吧——虽然想这么说,但还是算了吧。”
絕世風華:妖嬈女將
史密斯摇了摇头,轻笑一声,“比起我,有过与罗摩交手的经历、还曾打倒过他的你,胜算更大,由你来为这场勇者与魔王们的漫长战斗划上句号,再合适不过,所以——可以托付给你吗,秦时然?”
说到最后,语气变得严肃,哪怕被假面挡住,也知道底下这张脸布满庄重之色。
秦时然陷入沉默,周围的众人也静静地看着他,等待他的答复。
其实,无论七名『弑神者』哪一个留下都差不多,但就像史密斯所说,曾经战胜了罗摩的秦时然,比其他六人更合适。
“……如果是由我留下来,那我可以提供另一个选项给你们。”
秦时然内心纠结了一会,才像是做出一个重大决定,认真道:“坦白说,其实我连通了一个‘平行世界’,可以让你和其他弑神者过去,也能随时带你们回来。”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露出意外的表情,雅典娜诧异地看着秦时然,问道:“你说真的?”
“对。”
秦时然舒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样,比爱莎夫人的通廊更保险吧?”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确实会更保险……”
超級娛樂紅包 紀念者
史密斯上下打量着秦时然,言语中透露出困惑,“但据我了解,你应该不具备异界旅行的权能吧?”
秦时然耸了耸肩,淡定道:“你又怎么知道我没有?”
“普鲁塔尔科斯之馆中储存着这个世界古往今来的历史。”
史密斯轻描淡写地回道:“包括每一位弑神者的经历,要知道你拥有什么权能并不难。”
作弊,妥妥的作弊。
秦时然嘴角抽了抽,『普鲁塔尔科斯之馆』在史密斯继承前代妖精王所支配的领域当中,因此除了时之看守者这个馆主,史密斯也有资格访问『普鲁塔尔科斯之馆』,其他『弑神者』弑杀过哪位『不从之神』,篡夺了什么『权能』,对史密斯并不是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