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78j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攝政大明 線上看-第1067章.各有所謀(五).推薦-af1ci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
……
……
金牌育胎師 寧小哥
就在周尚景与宋启文密谋着要如何对付朱和坚的时间,此时的七皇子府中书房,朱和坚也正在暗暗考虑着一件事情,那就是他要不要立刻出手对付周尚景。
对朱和坚而言,重点并不是“要不要”对付周尚景,而是要不要“立刻”对付周尚景——前者根本就是无需考虑的事情。
无论赵俊臣还是周尚景,皆是深谙人心之变化,已经大致看明白了朱和坚的真实本性。
就像是周尚景的评价一般,像是朱和坚这种性格极端之辈,未得势的时候愈是刻意隐忍、压抑欲望,等到得势之后就愈是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容不下任何的反对声音,也看不得任何异己势力。
在朱和坚的眼中,德庆皇帝明明是天下至尊,手握兵权与厂卫,实力占着绝对优势,就应该是天下顺从、一言九鼎!
但偏偏,德庆皇帝总是考虑着要如何平衡庙堂里的各方势力,也时常会因为全盘考量、朝野稳定而做出让步,还许多次被人利用他重视史书评价的弱点,屡屡受到周尚景、赵俊臣等人的算计,这般表现实在是过于软弱!
朱和坚认为,若是自己今后继承了大统,什么“周党”、“赵党”,皆是不应该存在!像是周尚景、赵俊臣这样敢与皇帝阳奉阴违的权臣,更是一个都不能留!——百官们乃是代天子牧民,仅是帝王之政策的执行者,以他的心术手段,百官们只需要谨遵圣命、查漏补缺,就足以让江山稳固,根本不需要任何权臣与党派。
所以,朱和坚早就设想好了,自己继位之后,必然是要一步步的削弱庙堂朋党、利用各种手段打压朝中权臣,彻底确立自己生杀予夺的皇帝地位。
只不过,朱和坚原本是认为,对付周尚景乃是他继承大统之后才需要考虑的事情,但经过了今天早朝上的变故,朱和坚明显感受到了周尚景的敌意与针对,他很清楚周尚景的老谋深算、权术高绝,而且周尚景最是善于连环计,他的计划总是一环套一环,让人逐步迈入死地而不自知,若是朱和坚的预想没错的话,今天早朝上所发生的事情只是周尚景打压自己的第一步罢了,今后必然还有隐藏着后续杀招!
这种情况自然是让朱和坚感到压力山大,甚至是如坐针毡!
朱和坚并不清楚周尚景为何会对自己产生敌意,也许是周尚景察觉到了什么,也许是赵俊臣向周尚景透露了一些什么,又或者是周尚景出于各种考虑决定支持朱和堉继承大统……但这些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朱和坚如今只想着自己应该如何应对这般局面。
究竟是想办法化解周尚景的敌意?还是要设法一举扳倒周尚景、根除隐患?
相较而言,朱和坚更加倾向于后者,这种倾向不仅仅是缘于他的极端性格,也是因为朱和坚顾忌着德庆皇帝的反应!
毕竟,周尚景一直都是德庆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今天早朝上周尚景更是明显违背了德庆皇帝的圣意,若是朱和坚想要化解周尚景的心中敌意,就必须要设法与周尚景交好、甚至还要给予周尚景一些不可能实现的承诺,这般消息一旦是传到德庆皇帝的耳中,德庆皇帝必然是要很不高兴,说不定还会怀疑朱和坚暗中勾结周尚景所谋甚大,到时候朱和坚可就要麻烦了。
对于朱和坚而言,相较于化解周尚景的敌意,无疑还是德庆皇帝的态度更为重要,这才是他今后能够顺利上位的根本。
太古劍主 煙花盛世
總裁老公纏上門
調教好萊塢
蚌珠兒
死神的平凡生活 夜文山
*
“但……究竟要如何才能扳倒周尚景?这只老狐狸的权势、权术、根基,较之赵俊臣还要明显更胜一筹,就算是父皇多年以来也一直都拿他没办法……而且,周尚景若是决心想要针对于我,以他的手段必然是计划一环套一环、攻势一波接一波,我必须要赶在他图穷匕见之前把他扳倒才行,所以扳倒周尚景的计划必须要迅速见效,这就更为困难了……”
朱和坚喃喃自语着,表情间满是凝重,隐隐间还有一丝怨气。
这丝怨气并不是针对周尚景,反倒是针对德庆皇帝更多一些,他认为周尚景如今之所以是势大难阻,全是缘于德庆皇帝多年以来的软弱可欺。
若是他坐在德庆皇帝的位置上,根本不可能让任何一名大臣这般猖狂。
此时的七皇子府书房之中,除了朱和坚坐在书桌后面陷入沉思之外,他的近侍太监贾伦也站在一旁伺候。
听到朱和坚的喃喃自语,再看到朱和坚表情间的沉凝与为难,贾伦沉默片刻后忍不住冷声说了一句:“咱们手里还留着一批金刚石粉末。”
朱和坚转头瞪了贾伦一眼,似乎是责怪贾伦打断了自己的思路,同样是声音冰冷的说道:“这种毒害手段,对付赵山才、张玉儿那种无人关心的小人物还行,就算是暴露了手法也无关紧要,但周尚景是何人?别说周府一向是难以渗透,就算是咱们顺利收买了周府的仆从婢女,又岂知被收买之人会不会就是周尚景的故意为之?更何况,周尚景的日常饮食必然是受到了严密监护,一旦是事情出了纰漏,任谁也承担不住后果……”
说到后面,朱和坚的话语突然一顿,表情也突然变得阴鸷,似乎是又临时想到了什么。
沉默片刻后,朱和坚竟是面现温雅笑意,声音柔和的说道:“金刚石粉末用以杀人可谓是毫无痕迹,确实是有大用处!但不能用在周尚景在周府的日常饮食之中,这般做法的风险实在太大了,极有可能会被发现……然而,周尚景又不是每天只在周府之中进餐!说起来,内阁辅臣们每日在宫中文华阁处理朝务,内廷那边也会负责茶水糕点吧?而且,若是朝务较多的话,内阁辅臣们偶尔还会在文华阁吃些午食?”
贾伦顿时就明白了朱和坚的想法。
想要在周府之中收买相关人员用金刚石粉末毒害周尚景,确实是成功概率不高,而且是风险极大,一旦是事情暴露那就是山摇地动的局面,但内廷早已经被朱和坚渗透得千疮百孔,想要通过内廷每天给阁老们准备茶点食物的渠道用金刚石粉末毒害周尚景,却是很有把握,不担心被人察觉,也不担心事情发生变故之后无法控制。
“内阁的办公地点就在宫中,他们平日里所用的茶点食物,确实是由内廷御膳房负责!”贾伦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皱眉道:“利用宫中的渠道毒害周尚景,固然是较为稳妥……只是,金刚石粉末杀人之际固然是无声无息,发作之际的症状就像是严重胃疾一般并不会引人怀疑,但它必须要长期服用才能够发挥作用!
根据咱们从前毒害赵山才、张玉儿的经验来看,大约是需要近三个月时间,周尚景的身体老迈,大概会缩短一些时间,但近段时间以来,周尚景因为年岁渐老的缘故,只要是早朝持续时间稍长一些,就必然是要提前返回府邸休息,前往文华阁办公的时间越来越少,留在文华阁服用茶点食物的机会也是越来越小……
所以,咱们若是利用宫中的渠道下毒谋害周尚景,时间也要更为漫长许多,说不定要持续半年时间才能发挥作用,必然是无法迅速发挥作用!”
听到贾伦的提醒,朱和坚稍稍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很快做出决定,道:“周尚景这只老狗的权术心机太过厉害,他的敌意让我如坐针毡,无论如何都要彻底拔除掉这个隐患!这个手段既然是见效较慢,那就双管齐下好了!我从庙堂上想办法试着扳倒他,但同时也要安排宫中可以信任的人给他的茶点饮食之中掺入金刚石粉末,若是今后我在庙堂上的手段没法发挥作用,也能耐心等待金刚石粉末发挥作用,总好过他半年之后依然留在庙堂上处处与我为敌!”
见朱和坚心意已决,贾伦当即点头道:“我明白了,立刻就去安排。”
朱和坚则是皱着眉头继续说道:“如今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在于储君之位,只要是我顺利坐上储位,无论周尚景如何与我为敌,我都不会怕他,但如今我依然是名不正言不顺,也就有可能会让周尚景寻到机会破坏我的好事!今天这场朝会明明是一个大好机会可以正式废黜太子,却还是被周尚景给搅黄了!不过,周尚景他再次得罪了父皇,却也不能算是全身而退……我若是想要迅速扳倒他,只怕还是要从父皇身上找办法,只要是能鼓动父皇他下定决心,周尚景之流依然是不足为惧!”
或许是认为周尚景再也抗不到半年之后,朱和坚心情稍稍轻松之余,思路也逐渐开阔了许多,再次联想到了一些事情,又说道:“说起来,如今调查宗室的任务已经交到了王佑伦的手上,他与周尚景一向是势不两立,或许是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搅动局势!
多年以来,各地宗室肆无忌惮的为非作恶、乱政违纪,但地方官员却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与这些宗室相互勾结瓜分好处……而这些地方官员之中,有许多都是周尚景的门人,又正好都察院如今就在我的手中,若是可以趁机造势,让朝野都认为周尚景与各地宗室相互勾结、暗中庇护……”
说到后面,朱和坚的双眼微眯,目光中满是冰冷的思索之色,却是一瞬间已经想好了许多后续的阴毒计划。
想明白了大概路线之后,朱和坚抬头向贾伦问道:“宫中那边可有传来消息?父皇与王佑伦在御书房内的谈话是否已经结束了?”
寵夫成癮,農家童養媳 雨櫻婲
也是凑巧,朱和坚刚刚问完,书房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贾伦走到书房外面与人交谈几句之后,就返回书房向朱和坚禀报道:“七皇子,刚刚收到消息,陛下与王佑伦在御书房的谈话已经结束了,而且陛下如今也离开了御书房返回了后宫。”
江湖一刀 好個秋
朱和坚点头道:“很好,你立刻赶去都察院,代我邀请王佑伦今晚去鲁味轩见面!邀请了王佑伦之后,你再赶去宫中一趟、见一见李如安,看他有没有成功窥探到太子那封密疏的内容,若是他已经窃取到了太子那封密疏的内容,就立刻赶回来禀报于我!顺便……”
说到后面,朱和坚的话声稍稍一顿,看向贾伦的目光满是深沉。
贾伦自然是明白朱和坚的意思,立刻点头道:“顺便,我会带一包金刚石粉末交给宫中的可信之人。”
再然后,贾伦就转身离开了。
殘王毒寵:醫妃一手遮天 錦凰
等到贾伦离开之后,朱和坚就半依在书房座椅上,再次陷入了沉思。
想要扳倒周尚景,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须要提前设想好所有的计划细节,绝不能有任何纰漏。
甚至,朱和坚认为自己如今只有两个计划依然是不够稳妥,必须要设想更多的计划,从更多方面进行布局。
“今天周尚景刻意针对我的事情,显然是没有事先与‘周党’众人商议,他们同样是措手不及,而且还因为父皇的反击大幅损伤了都察院的影响力,必然是会有人心中不服,或许可以分化一番……”
“赵俊臣与周尚景之间也有矛盾,而且我手里还握着赵俊臣的一个惊天把柄,或许也可以利用一番,只是这个把柄我原本是想要留在今后再用,若是提前用它逼迫赵俊臣对付周尚景,是不是太可惜了,而且也会引起赵俊臣的进一步警惕……”
“说起来,赵俊臣知道我的根底,也是一个变数,并不比周尚景容易对付多少……”
“权臣……国之蠹虫,果然是全不能留!”
沉思之间,朱和坚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