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5lk6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超品農民-第2238章 大卸八塊分享-nyveb

超品農民
小說推薦超品農民
玉锦蛇妖立即联系锦蛇大妖,这是它赶路以来第二次主动族长,也意味着是真的有紧急事情,才会这么做。
旁边,红锦蛇妖在周围警戒,而青锦蛇妖已经将金背猩妖的“尸体”扔在了地上,正对着这“尸体”发呆,在考虑着什么。
玉锦蛇妖联系上后,不敢说没用的话,直入主题:“族长,就在刚才那头金背猩妖死掉了,应该是中毒而死,我们给它浸泡药液时,药液的量太多,浸泡时间也过长,刚才没能够将那头妖兽的性命留住。”
那头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消化这个惊讶的消息,之后才开口传话过来:“确定是中毒死的么?”
女鬼修真記
玉锦蛇妖也知道,族长肯定是在怀疑那头金背猩妖的死,和人族报复队伍的阴谋有没有关系,而它能做出肯定的回答。
“是中毒死的,对方的血气先凝固了,我们检查过了,对方确实死透了,族长,现在我们怎么办?”
那头的声音立即响起,没有迟疑:“你们三个见证,将那头妖兽剁成八大块再说。”
“这个?”玉锦蛇妖确实被吓了一跳,这也太狠了吧,它下意识地惊讶,但很快就回过神来,立即说道,“是,族长,我立即安排。”
最起码族长没有朝它们发怒。其实它们也没明白,金背猩妖死掉了,到底对大妖队伍那边有没有影响?
不过看族长的举动,没有冲它们发脾气,似乎,金背猩妖死了也没多大的事?
“剁完了再联系我。”
那头传出了这句话,随即就断掉了联系。
此刻,锦蛇大妖看向围拢过来的其他大妖,不用它们询问,直接将事情说了。
“会是凑巧么?”金雕大妖迟疑,“按理,锦蛇道友族群的三头妖兽应该不会犯下这种疏忽。”
“也有可能,之前我有过一个借口,说族内成员因为药液淬炼气血之力出了事,实际上我族确实依赖药液浸泡身体,来强大肉身。相应地,我们也会配置有毒的药液,用来对付敌人,那头金背猩妖一直处在丧失攻击力的环境中,原因之一就是身体浸泡过药液,力气都被抽空,无法搬运气血之力。”
锦蛇大妖倒也不是为自家妖兽说话,而是确实觉得玉锦蛇妖说的有可能。
“这头妖兽的死,会给我们造成什么影响?”金雕大妖问着锦蛇大妖,倒是没有去和对方辩论金背猩妖的死,是不是和药液中毒有关。
因为这问题没有答案,那头妖兽的尸体都看不到,全靠猜测推断死因根本没什么用。
“如果那头妖兽真是金背猩妖,自然对我们没半点影响,怕就怕对方是石炎王假冒的,突然弄出假死这一招,是要及时脱身。”锦蛇大妖分析着。
它没有冲玉锦蛇妖发火,是觉得那头妖兽是石炎王假冒的可能性很小,毕竟之前和族内成员再三确认过了。它对其他大妖采取了模糊其词的做法,其实是要这些大妖同意它行动,只是现在不能说破而已。
超級企業家 超神爆
既然认为那头妖兽是真的金背猩妖,那妖兽死了就死了,它自然不会冲玉锦蛇妖生气了。
但现在队伍中的其他大妖则真的在担心石炎王假冒了金背猩妖,赤戟大妖点头道:“如果石炎王靠假死来脱身,那对方就再没有什么弱点能被我们抓住了,对方可能真的是在设计对付我们。”
“但我们不是已经破掉了对方的计划,让他们无法提前设下陷阱对付我们么?”锦蛇大妖这样说道。
“这也没说错,但如果真的是他们,鬼知道他们会有什么计策,人族诡计多端。”赤戟大妖想了想后说道,“我们商量商量,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
“首先肯定是要保证那头金背猩妖彻底死掉。”金雕大妖冷漠出声。
锦蛇大妖点头:“这个已经在做,我让玉锦蛇妖先将金背猩妖大卸八块,如果真被斩成了八大块,再开始下一步。”
言下之意,是大卸八块还不够,敌人有可能还有存活的机会,还得增加手段。
“好,这个可以先不谈,谈谈怎么应对人族报复队伍的诡计?”赤戟大妖不愿中计
而栽了跟头,所以现在就要有所准备,“我们原来的计划不变,但要有备选的应对方案。”
领头的大妖这么说,其他大妖自然遵从,开始商讨计策。
另一边,玉锦蛇妖已经使用法力挥出了三刀,将金背猩妖的庞大身躯斩成了四段。
地面上,全是血迹,还有少部分肉屑,看着很血腥,更别提是空气中的明显气味了。
蒸汽朋克下的冒險
这样一头结丹境级别的妖兽,哪怕是刚刚死掉了,甚至大部分血液都凝固了,但四段残骸落在地上的场景还是有些恐怖。
不过对于三头妖兽来说,这是见惯不惯的事情了,红锦蛇妖甚至只朝这边扫了几眼,心性没有任何影响,继续留意四周动静。
青锦蛇妖则死死盯着残骸,之前悬着的一颗心算是落地了。
“这要是原本假死的,嘿嘿,现在可能就是真死了。”
最初由玉锦蛇妖动手之前,它还担心这头金背猩妖可能是假死,在面临被大卸八块的危险的时候,会突然展开行动,所以自己法力全出,全神贯注戒备着。
超級電視 八品仙人球
不过看来是自己想多了,就说嘛,它们出发之前就详细检查过这头金背猩妖的情况了,确认对方是真的来自于金背猩族。
“即使现在还保留有断肢复活的可能性,可接下来还要挨四刀。”
玉锦蛇妖冷笑着说道。对于残忍对付敌人,它从来都是乐意做的。
加上族长并没有朝它发火,心情也不错,就更愿意做族长安排的事情了。
青锦蛇妖也凑热闹:“对着心脏和内丹都劈一刀。”
任何妖兽,心脏部位以及内丹都是最关键的,当然,还包括脑袋。
而玉锦蛇妖冷笑着开始操作,第一刀下去,脑袋一分为二。第二刀,则是内丹被劈成了两半。
此刻,残骸没有丝毫的反应。
第三刀和第四刀,心脏所在的胸膛被竖着分成了两块,以及另一块残骸也被劈成了两半。
至此,这头金背猩妖的尸体被大卸成了八块。
“族长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操作了吧?”看着地上的场景,青锦蛇妖觉得这已经可以了,别说这头金背猩妖是结丹境的实力了,就算是元婴境的实力,此刻也完蛋了。
何况,它们全程目睹了过程,这头妖兽的内丹不是妖兽晶核组成的,脑袋内也没有元婴逃跑出来,所以这头妖兽既不是元婴境的妖兽修炼者,也不是元婴境的人族修士。
“那就不知道了,看族长会怎么做吧。”玉锦蛇妖开始第三次联系锦蛇大妖。
没过多久,得到了新指示的玉锦蛇妖开始在地面上挖坑,很快挖出来了一个大概五米见方、十米深的大坑。
而青锦蛇妖则动用法力,在附近的一处水坑中搬运过来了水,水坑形成,然后青锦蛇妖开始往水坑里面倒入东西。
它的身前,一只墨色的皮囊打开着,从里面正有黑色的液体散发着恶臭味洒落下来,进入水坑和水混合在一起。
一个皮囊用完,青锦蛇妖又从自己的肉囊中拿出第二个。而玉锦蛇妖自始至终都在用法力封困着散落残骸的整块地面,防止异常发生。
青锦蛇妖一共使用了三皮囊的毒液。此刻的水坑中,丝丝黑气冒出,而混合着毒液的水竟然在冒泡,像是煮开沸腾了一样。
“可以了。”它朝玉锦蛇妖示意。
后者立即催动法力卷住八块残骸,直接将它们丢进了水坑中。
坑里面的毒液能够消融大量的东西,别说是结丹境级别妖兽的骨头了,就是元婴境级别的,骨头也好,毛发也好,都会被消融掉。
噗嗤噗嗤。
水坑里面汩汩冒出更多的气泡,那些残骸在翻滚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很快就消失。
黑水也变了颜色,血水的气味更加难闻。
三头蛇妖全程目睹金背猩妖的尸体被消融的过程,确保在监督下,对方彻底在世界上消失。
然后,玉锦蛇妖将消息汇报给了锦蛇大妖。它们也是按照族长的要求做的,这么做了后,金背猩妖将不再需要理会,但它们会继续带着妖鳞甲赶路。
“赤戟道友,族群那边刚刚已经处理掉那头金背猩妖的尸体了。”得到消息的锦蛇大妖和赤戟大妖说道,并且将处理的办法说了。
“这就可以了,哪怕对方是石炎王假冒的,也无法脱身,不过根据目前的情况看,如果人族报复队伍参与了,金背猩妖应该是真的,但是被人族报复队伍设下了手段。”赤戟大妖分析着,但也没有独断专行,“诸位有不同的想法,大可以畅所欲言。”
“锦蛇大妖的族员处理的很好,方法完全没问题。其实做完这个,那头妖兽的真实身份是谁,也不重要了。”火烈鸟大妖出声。
其他大妖其实也没有不同的看法。
正如牛显群估计的那样,大妖们对金背猩妖的死并没有很大的疑问,所以没有绞尽脑汁去猜测各种可能,自然也就没有大妖想到幻术影响这一层。
如果真是强烈怀疑金背猩妖的身份,大妖们多猜测一番,应该能猜到幻术上面。
牛显群揣摩准了这些大妖的状态,才会这么安排。事实也是证明,他做对了。
“大家继续讨论备用的方案。”赤戟大妖将话题转了回来。毕竟之前就在讨论,假若人族报复队伍真布置了手段,它们应该怎么应对。
反正现在是边赶路,边商讨,不耽误时间。
它们也让锦蛇妖族的三头妖兽继续赶路。一个多时辰后,对方三头妖兽顺利通过了第二个地点,锦蛇大妖立即给对方安排了新的地点,让对方继续前行。
到了这时候,其实也就快接近双方都抵达碰面地点的时候。
赤戟大妖宣布道:“根据我们和对方的速度,碰面地点选在黑翠竹海东南方向的一百里外的山林中,估计我们还有一炷香的工夫就会抵达。”
指揮官老公不好惹 未落嫣染
“那好,我是现在就单独提前出发,在碰面地点那儿现身吗?”锦蛇大妖征询着对方的意见。
“对,就照原计划,锦蛇道友先现身,我们在附近埋伏,观察事态变化。”赤戟大妖说完,率先降速。
当锦蛇大妖飞速离开后,它们剩下的二十二头大妖没有按照最初的计划,聚在一起埋伏,而是分散开,四五头大妖一组,一共五组,分开了后彼此保持大概五千米的距离,分不同的位置藏身下来。
这么做,自然是为了扩大监控敌人的范围。如果只有一组,监控的面积有限。
敌人有可能比它们想的还要狡猾,弄出意想不到的陷阱,它们之前商量过后,才做出了这个改变。
一会儿后,五组人马都已经到位。
而锦蛇大妖和三头蛇妖也即将要抵达碰面的地点。
片刻后,在黑翠竹海东南边的附近山林,一片草地上,锦蛇大妖停住,见到了赶过来的三头蛇妖。
“东西安全吗?”锦蛇大妖问着玉锦蛇妖,语气颇为期待。
之前赤戟大妖它们让自己先过来,只字没提妖鳞甲的事,默认了它可以借着这次机会顺便将宝物拿到手,它自然求之不得。
其实这也不算意外之喜,从其他大妖们决定跟随它出发起,就默许了它可以顺便得到妖鳞甲了。现在它也不关心什么金背猩妖,除了留意四周外,剩下的注意力就在玉锦蛇妖身上。
“安全,族长,我带过来了。”玉锦蛇妖连忙拿出了折叠好了的妖鳞甲,心里面在滴血,恨不得双手和妖鳞甲生长在一起,不分开才好。
穿越“男獸”國
没办法,对这件宝物,它太舍不得了,可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族长要的宝物,它怎么可能拿到手,所以只能是在路上将妖鳞甲解除了认主,可还是忍不住好几次偷偷摸这件宝物,感受触感。
当锦蛇大妖拿过了妖鳞甲,玉锦蛇妖立即感觉失去了重要的东西,表情都出现了变化。
“怎么了?”锦蛇大妖询问。尽管很关心面前的宝物,但它还是看到了玉锦蛇妖的皮肤变化。蛇妖的皮肤就像人的脸,也会有情绪反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