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0r7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明末黑太子 起點-第838章:中路敗退閲讀-g2bjc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从双方正式开打到现在,还不到一小时,“爪哇”号就步履维艰,难以继续战斗了。
对于这件事,不光普特曼斯没想到,舰队里的其他舰长也没想到。
前夫夜敲門:愛妻,離婚無效 洛洛
遭到重创的“爪哇”号的左舷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不断升腾的烈焰让水手们难以靠近。
在经过两次小规模的殉爆事故之后,大家也意识到了灭火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再不跳海逃生的话,恐怕就要跟这艘战舰一起喂鱼了。
幸好司令还算反应及时,让所有人都立刻弃舰,不然船保不住,人也得死伤惨重。
不足一刻钟的时间,这艘身形庞大的战舰在失去了襙控之后,其左舷便已经没入水中。
更让整个主力舰队上下感到万分惊诧的是,普特曼斯亲率的突击小队。
看似账面实力异常雄厚,几乎在眨眼之间,其攻势便戛然而止了。
先是“好运”号被直接击沉,接着“爪哇”号被迫放弃后在快速下沉。
“金枪鱼”号此前已经遭到重创,位于队尾的“门迪”号则被对方穷追猛打。
由于“苏门答腊”号的主桅杆被打断,致使这艘战舰航速骤降,几乎已经被列为既定损失了。
如果此次海战打不赢,那这艘战舰就肯定跑不了,除非先行推出战斗序列,在双方分出胜负之前就撤离战场。
小队里唯一还算状况相对好一些的便是“勇敢”号,目前已经利用缆绳将泡在水里的普特曼斯捞起。
“司令官阁下,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舰队若想取胜,恐怕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勇敢”号的舰长范里尔对于这场海战的前景表示忧虑,主要是对方装备了一款非常犀利的武器。
在这款武器面前,己方的战舰完全不是其对手。
如果八艘运输士兵的“归国大船”被击中,甚至遭到重创或沉没,那就等于上面搭载的一千士兵都要因此而死了。
这是舰队绝对不能承受的损失,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便意味着不但无法给大员守军解围,还得倒搭一千士兵和若干战舰。
“我们已经摧毁了近百艘敌舰,现在正是最为关键的时刻,绝对不能因为任何困难而选择退缩,那就等于前功尽弃了。”
直接掉头跑路,就等于将胜利拱手让人了,之前的损失便是实打实的了,不可能再通过其他方式找补回来了。
迫使郑一官作出让步,并且给勃尔格解围的办法只有眼下这个,如果失败,会导致一连串的恶果。
这是普特曼斯无法接受的事情,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打败当面之敌,一切困难便迎刃而解了。
只要不伤及运输士兵的战舰,哪怕用二十艘战舰来换取郑一官的二百艘战舰,从而取得此次海战的胜利,那也是值得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是完全可以接受的结果。
在出发驰援之前,评议会也授权普特曼斯可以这么做。
打陆战会死人,打海战会沉船,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谁觉得报出东印度公司的名号就能取胜,那就让他带队好了。
“传我命令,改变航道,本舰向后撤退,让快艇注意保护运兵战舰!”
嘴上不肯服软,但普特曼斯也不想再次被从海里给捞起来了,那就太过丢人现眼了。
“勇敢”号被一枚“火魔”击中,又中了几十枚炮弹,凭借坚固的舰体,貌似还能坚持很长一段时间。
但这也是推测而已,再继续在一线位置与对方厮杀下去,随时可能被海盗战舰给当场击沉。
随着“勇敢”号的后撤,突击小队里的另外三艘船,也就是“门迪”号、“金枪鱼”号、“苏门答腊”号等于是被放弃了。
它们也想跟着后撤,但舰体损失过于严重,已经撤不回来了,只能战斗到最后一刻,然后全员弃舰逃生,仅此而已。
六艘大型战舰损失五艘,对比上次“赫克托”号面对四五十艘郑军战舰的围攻,还能从容不迫地杀出重围,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即便如此,普特曼斯击败敌人的决心也没有改变,更不能改变。
假设大员真的被郑一官率军入侵,那么至今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支援舰队一旦从此处折返,再次北上给守军解围的时间就还得被大幅度的延后。
解释守军是否会继续固守就很难说了,普特曼斯和舰队都不能因此有敌军阻拦而放弃驰援。
既然突击小队已经不行了,那么第二阶段就是派出吨位小但更为灵活的快艇进行冲锋。
用二十余艘快艇发动第二轮攻势,普特曼斯不相信郑一官的舰队依然可以顶住。
眼下左右两翼的分舰队已经迂回到了郑一官的侧后方,形势正在发生极大的改变。
只要能保持这种势头,相信过不了多久,敌军的防线便会彻底崩溃。
“四爷!红夷大船溜走,小船冲杀而来!”
“尽管让其过来!爷省得过去了!”
用反舰导弹配合纵火船击退了红夷的第一波进攻,郑芝凤的舰队紧接着便要面临对方的第二波进攻。
似乎小船比适才的大船数量多出两倍不止,但如此也好,先前放出去的纵火船正愁找不到目标呢!
有一半以上的小鸟船被改装成了纵火船,这些小鸟船对射远不是红夷战舰的对手。
即便是五艘打一艘,也难以取得战果,莫不如变成令红夷望而生畏的纵火船更为合适。
由于以小队模式进行冲阵,冲在前面的三四艘快艇面对众多纵火船躲闪不及,已经被点燃起火。
在此之前,快艇已经用火炮摧毁了不下十艘纵火船,无奈对方数量太多,令己方防不胜防。
只有在极近的距离,让快艇避无可避之时,控制纵火船的水手才会跳海逃生,这是最令荷兰水手和炮手痛恨之处。
所以一旦发现跳海的敌人,会不顾一切地用火枪进行施射,直至将对方杀死为止。
藍天 紫夜星魂
此举让郑军上下极其气愤,本想饶过正在海里挣扎的红夷,待战后再行打捞。
现在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红夷信甚子,就让其立刻去见甚子好了!
“捕盗!红夷冲过来啦!”
“怕甚?给咱撞上去!弟兄们准备杀翻红夷!”
狭路相逢勇者胜!
更何况未经主帅许可便掉头逃跑是郑军大忌。
再说跑路可是逆风,红夷的战舰逆风航速高于己方战舰。
一边跑一边挨打,那还跑个球啊?还不如在此处拼死一搏!
这艘乌尾船上有约八十人,除了炮手之外,其他人都拿起腰刀、长矛、鸟铳,打算通过短兵相接的方式赢得胜利。
即便在火力上逊于红夷,但在勇气上,郑军上下决计不会输给对方。
但凡红夷敢撞过来,只要战舰不被直接撞沉,那对面的红夷必将被暴打一顿!
快艇“斯特伯格”号见到从对面的郑军战舰根本不想躲避,径直向自己冲过来,也就不再规避,迎面驶去。
就这样两艘战舰直接撞在一起,舰首在撞击后完全被损毁,巨大的冲击力致使双方船员都跌倒在地,但旋即爬起来,准备最后的厮杀。
“四爷有令,一名红夷二百两银子,死活不论,给我冲!”
“杀红夷!”
“莫急!先给我将手榴弹扔出去,让红夷吃顿大餐!”
“好嘞!”
手榴弹可是个好物件,尤其是近战的时候,红夷不披甲,便必然被炸死炸伤,再冲杀过去便可事半功倍了。
此时双方的舰首还顶在一块,变成了水手们冲杀到对面的桥梁。
荷军士兵也做好了白刃战的准备,火枪与铁剑都发放到人手。
但十多名水手刚冲到舰首,打算从此处杀到对面去。
迎面就飞过来一堆不明物体,紧接着发生了一连串的猛烈爆炸。
在这之后,哀嚎之声此起彼伏,大部分水手都被炸翻在地。
很多人身上都多处受伤,继续救治,已经当场丧失了战斗力。
剩下的水手不明所以,只得停在原地打算观察一会儿,再行进攻。
如此一来,郑军便轻而易举地占据了舰首,掌握了地形优势。
见到对面还有不少红夷,郑军并不急于冲过去。
既然还有不少尚未扔出去的手榴弹,那正好趁此机会,给红夷来个醍醐灌顶!
“轰轰轰轰……”
荷兰士兵没料到这群海盗手里还有一种能投掷且能爆炸的武器,再次损失兵力之后,只得败退到艉楼处负隅顽抗。
甲板上到处都是还在哀嚎的伤兵,但没有一个属于郑军,对于这些雑碎,不需要任何的同情与怜悯,都可以帮助其立刻解除痛苦。
快艇的长度本来就不大,力气大的郑军士兵,完全可以从舰首附近将手榴弹扔到红夷负隅顽抗的位置处。
对于没穿盔甲的荷兰士兵来说,对面的海盗这么干就等于将他们往死路上逼,而且根本不给他们任何其他选择。
在打过几枪发现没有什么作用,更改变不了战局之后,残存的人纷纷选择跳海逃生,这样总比被海盗用不知名的武器炸死要好得多。
下层甲板里的炮手意识到头顶被海盗占据,情况不妙,也跟着跳海,不然他们根本挡不住海盗们自上而下的进攻。
现在轮到荷兰人被射杀在海里了,而且郑军不光有鸟铳,还有弓箭,甚至可以用红夷的大炮进行轰杀!
用红夷大炮打红夷……
还有比这更让人兴奋的事情么?
不是说红夷能够以一当十么?
怎么就如此之快便被打败了呢?
眼下便是尔等自食恶果的时候!
对于落水的红夷,郑军士兵根本没有客气。
适才其是如何杀己方兄弟的,现在就会得到同等的对待!
反正死人会浮在水面,只要不被轰成碎肉,战果便一个都不会少!
跳海的红夷除了个别运气极好的之外,绝大部分都被郑军迅速收割完毕。
既然这两艘船都被撞坏了,暂时无法航行,只能将其作为固定炮苔来使用了。
幸好红夷大炮还是完好无损,襙作原理亦与己方大炮相同,拿过来就能轰击其他红夷战舰。
在装备了反舰导弹与手榴弹之后,荷兰战舰在近战时就完全不是郑芝凤舰队的对手了。
想打赢唯一的办法就是与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再开会,但大部分快艇都没有这个准备。
郑军战舰就是利用顺风的优势,以纵火船为先,其他战舰在后,直接冲向荷兰战舰。
攻过来的二十二艘荷兰快艇,有五艘被纵火船点燃,三艘在对射中被重创。
多达六艘战舰在撞击后,被郑军直接夺取,转而变成炮苔,开始攻击周遭的荷兰战舰。
这三类损失便占了整个快艇部队的一多半份额,致使被普特曼斯所期望能够击败郑一官的攻势大打折扣。
与此同时,从左翼迂回过来的大员舰队也遭到了郑军的顽强抵抗。
特别是在近战之后,贝克上校接连损失了三艘战舰。
迫使其不得不放弃近战的打算,带着舰队脱离混乱水域,尽量拉开与敌舰的距离。
副司令吕克马伦少校所率领的分舰队有五艘战舰被击沉或重创,不过依然尚有十五艘战舰可以进行编队作战,而且击沉了至少三十艘敌舰。
重生嫡女:錦繡商路
但这是以中路舰队的巨大损失换来的,而且随着战事呈现出胶着的态势,普特曼斯所指挥的中路已经有点顶不住了。
原本中路舰队编有四十一艘战舰,可怎奈郑一官的舰队战力也是相当强悍,导致普特曼斯损失了高达二十一艘战舰,刚好超过了原来数量的一半。
網王bg-光痕
只有负责保护运兵船的五艘快艇,以及八艘归国大船尚未参与战场混战,不然这十三艘战舰也会有所损失。
对整个支援舰队上下来说,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战,海盗们的战斗力比己方想像的要高得多,而且准备充分。
“命令分舰队全体转向,暂时后撤,与敌舰拉开距离,利用两翼舰队打击敌军!”
迫不得已,为了保护运兵船的安全,普特曼斯只能选择以退为进的策略。
“这就要跑?”
郑芝凤和手下们早就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但很显然对面的红夷并不打算也如此这般。
在战场上,谁更怕死,面对危局,谁就得率先开溜,否则真的会死!
“四爷!我部两翼被红夷攻陷,眼下情况危急!”
红夷是中路被打残,郑军是两翼损失严重。
谁也不比谁好多少,就看谁能咬牙挺住了。
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郑芝凤可以承受失去整个舰队的损失,对面的老冤家可做不到。
真让其这么做了,最先陷入绝望的恐怕是龟缩在热兰遮城堡里的勃尔格了……
等着援军给你这厮解围?
那你就耐心等着吧!
是日夏茗
兴许是三个月!
兴许是三年!
兴许是永远!
咱爷们就算饿不死你,也要熏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