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641都市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笔趣-第471章 名正言順分享-tie7g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有希尔格林带路,罗文同希尔瓦娜斯很快来到纳萨拉斯学院。
王牌民工 海月
现实世界的阿苏纳,要比游戏画面体现的场景,更加破败荒凉。
罗文视线所及之处,尽是坍塌颓圮的高墙和死气沉沉的街道。
许是守夜人组织消失多天,不少意识混乱的怨魂,在古老的城市废墟中游荡。
“这是要多大的仇怨,才能将一座如此辉煌的宫廷城市,变成诅咒下的死亡之地。艾萨拉女王,真是好狠的心。”希尔瓦娜斯之前了解过法罗迪斯王子的历史,但她没有来过阿苏纳,没有亲眼见过这座城市。
如今希尔瓦娜斯见到诅咒之下的法罗迪斯宫廷,同为卡多雷后裔,她那被罗文融化的心窝,不由升起一份共情。
帳暖不識君
法罗迪斯王子这一万年来,到底背负着多么沉重的命运和责任。希尔瓦娜斯同情道。
罗文对艾萨拉女王不做评价,同样作为一族的统治者,对下属的惩罚连坐到他的族人,委实不是人干的事。
说句实话,在没有任何利益关联的情况下,罗文此刻已经将艾萨拉当成大敌,而且是极为纯粹的反派。
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來
即便艾萨拉女王没有跟罗文正面起冲突,但这是道义和公理的问题,不容宽恕。除非艾萨拉女王能接触法罗迪斯宫廷人民的诅咒,不然她迟早会被罗文写在小本本上,最终清算。
这样带有极具威胁力量的深海反派,就算一直蛰伏深海,那也是一个随时可能会爆发的定时炸弹。
不过话说回来,这娜迦老妖婆,现在没出来搞事,还算是有点逼数,不然多方势力共同出现,那罗文所要面对的压力会更大。
無敵奶爸
“王者为了自己的权利和目的,她可以牺牲一切。对她来说,这只是一点渺小的牺牲。”罗文接话道。
希尔瓦娜斯拉住罗文的手心,停了停,柔声问道:“那你会向她那样么?”
罗文愣了一秒,表情自然的说道:“我是王者么?”
“不太像,但我认为是。”希尔瓦娜斯不死心的点点头,想听罗文的正面回答。
罗文乐了,笑个不停。
“我不是库国民众的王者,我也不想做他们的王者,如果说我想做什么,那我最想做的是大家的导师。当然了,要说我真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也不尽然。”罗文刻意买了个关子,引起希尔瓦娜斯的好奇心。
天降神受
希尔瓦娜斯明亮的眼眸一眨一眨,等着罗文的回答。
罗文招招手,示意要说些悄悄话。
希尔瓦娜斯领会罗文的意思,将长耳贴在罗文嘴边。
“我想做你的王者…”
希尔瓦娜斯羞得满脸通红,长靴轻轻跺地,冷哼一声嗔怪罗文说道:“罗文,你变了。”
“你也变了。”罗文本想亲希尔瓦娜斯一口,但这是在执行任务,还是收敛一些要好。
希尔格林听得头皮发麻,嘴里猛恰柠檬,恨不得提前逃离这个古老的学院。
空間之偽嫡女的發家史
罗文勋爵和这位女精灵将军撒的狗粮,仿佛让这座冰冷的高塔,都升温了几度。
不过希尔格林转念一想,心里到有些别的希冀。
希尔格林是塔莉萨和艾丽桑德两位魔导师的直属部下,夜之子经过改制,学习了部分库国的体制。希尔格林上位成为发展委员会的会长。
在罗文勋爵还在沙尔艾兰神殿帮助夜之子培育阿坎多尔古树的时候,希尔格林经常跟罗文勋爵接触。
在那时,希尔格林发现了一些特别的事情。
当然这种事情不太好说,因为猜疑领导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尤其是这两位领导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就在上面,罗文勋爵。”希尔格林没有紧跟罗文步伐,他要在塔底巡逻,充当临时护卫。
穿过高塔之间的数根通廊,艾泽拉斯神器的能量感应告诉罗文,这里发生过一次大范围的战斗。
罗文想过塔莉萨和艾丽桑德会帮助法罗迪斯动手解救族人,但没想过会这么快。
希望人没事,罗文在心里默念。
漫步雲深處 江菲
罗文带着希尔瓦娜斯正常在通廊行走,突然面前景象一转,眼前的阶梯踏步,变成了一座漆黑的密室。
密室内灯光还算明亮,艾丽桑德塔莉萨和法罗迪斯都在,一个不少。
不过法罗迪斯看起来状态极差,他的灵魂身躯仿佛碎裂的水晶,到处都在露光。
“这?”
法罗迪斯很是愧疚,虽然他并没有什么错。
“抱歉,罗文勋爵。我本该等您来的,可计划有变,我失算了。”法罗迪斯没料到伊墨纳尔的杀招,他当时只差一步,就能利用法术极咒将伊墨纳尔灌死。
可噬魂宝石的力量,震颤了他的灵魂,让他差点魂归暗影。
“不需要向我道歉,法罗迪斯阁下,不过我之前不是听你们说,艾萨拉降下的诅咒,已经让你们变成了不死不灭的魂体。按道理说,你就算受伤了,也不至于死掉啊。”罗文心中满是疑惑。
塔莉萨看了一眼希尔瓦娜斯,表情微妙,她接话说道:“军团猎手拿出了一颗可以震颤灵魂的宝石,那宝石喷涌而出的烈火,差点把法罗迪斯的灵魂烧碎了。”
“灼烧灵魂的力量?”罗文问道。
法罗迪斯强忍灵魂消融的痛苦,点点头说:“没错,罗文勋爵。那颗宝石,已经融化了艾萨拉女王的诅咒。若不是我强行支撑,或许我现在已经魂归暗影。”
罗文沉思片刻,一拍手掌说道:“一定是暗影界的力量,我有数了。”
“希尔瓦娜斯,代我去一趟瓦尔莎拉,找伊瑟拉开启梦境传送门,将在卡利姆多搞侦查任务的德沃丝带回来。”
罗文选择了最快的传送方式,但还是感觉时间有些来不及。看来很有必要发展一下信息工业了,这时候要是有一块手机,直接打个电话告知前方信息,那罗文不就早把德沃丝接回来了。虽然罗文是在想桃子,但信息技术,确实应该提上日程了。
“我们来开启传送点。”塔莉萨和艾丽桑德异口同声道。
希尔瓦娜斯感觉怪怪的,看来吉安娜说的很对,这两位女魔导师心里确实有想法。
她们这么着急把我送走,不就是嫌我在这里碍事么。
“那还请两位魔导师保护好我男朋友。”希尔瓦娜斯不做掩饰,反正已经挑明了关系,她有什么好害羞的。
艾丽桑德心里酸酸的,用眼角余光去偷瞄塔莉萨。
恰好塔莉萨也在观察她的动作,两姐妹俏脸先是一红,而后凝重了几分。
“没问题,罗文是我们的盟友,我们自然会照顾好他。”艾丽桑德答应道。
爭春園
“呃,罗文不是有妻子么?”塔莉萨心里别扭,忍不住小声嘀咕。
声音细微,但希尔瓦娜斯还是听到了。
希尔瓦娜斯没有理会她,这女精灵摆明了是不满意她在罗文身边的定位。
不过随便怎么想,我就是名正言顺。
“拜托两位了。”
……
灰谷,守望者地牢。
玛维珊珊来迟,她赶赴地牢的时候,伊利丹已经逃的无影无踪。
塞拉·月卫将伊利丹被释放的来龙去脉说给了玛维,但玛维不接受这荒谬的言论,她看着空空如也的地牢,心中的失落宛若有上千只蚂蚁,在啃食她的心脏。
“泰兰德这蠢货,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放走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玛维戴着坚实的守望者战盔,但塞拉·月卫能够清晰感受到首领那愤恨的眼神。
塞拉·月卫没有替泰兰德说好话,但她对伊利丹这恶魔怪物有了极大的改观。
她被泰兰德打晕之后,抢走了钥匙。
但醒来之时,塞拉·月卫完好无损,她知道伊利丹没有打算伤害她,而且他肯定阻止了泰兰德伤害她。
大祭司是个极其冷血的领袖,若是她将自己杀了,没人能知道伊利丹是怎么出来的。
她大可以说是自己放走了伊利丹,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可她没这么做。
塞拉·月卫不相信泰兰德良心发现,她更愿意相信这是伊利丹的仁慈。
“其实,伊利丹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塞拉·月卫说道。
玛维凌空将环形战刃抽向伊利丹的牢笼,将其砍得稀碎。
“恶魔!永远不值得相信。”玛维声音刺耳,像是在尖叫。
塞拉·月卫缄口不言,退到地牢之外,等待首领冷静下来。
玛维缩手将战刃召回,心中的怒火渐渐平息了几分。
在这一万年里,玛维经常反问自己,身为一名猎手,她到底在寻找什么?
守望者地窟关押了那么多的猎物,都无法给玛维一个解释。
九死醫生
但当玛维带着复杂和沉重的心情回到灰谷的地牢,等他看到被关押在铁牢的恶魔精灵时,玛维就像是中了魔瘾的上层精灵,找到了解除心魔的灵药。
伊利丹只要被关押在这里,玛维就莫名的觉得心安。
其实塞拉·月卫说的话,有点道理。
九天霸血 心如紙水
伊利丹不是一个无情到极点的猎手,他曾经打伤了自己的弟弟,不过那还不足以让玛维憎恨。
伊利丹从永恒之井留了两瓶井水,制造了新的永恒能量之源,违背了卡多雷的训诫,成为叛徒,但这说实话,玛维只能作为典狱长,来关押这名罪犯,她没有理由去愤恨伊利丹的罪行。
可不知何时,伊利丹的背叛和接纳心能,就成了玛维的心魔,她对于猎杀的渴望,渐渐变成了对伊利丹的仇恨。
玛维经常在任务间隔期间,寻找伊利丹谈话,但伊利丹每次都能将玛维激的怒火中烧,恨不得拿着守望者战刃,穿透伊利丹的胸膛。
对于伊利丹而言,玛维是一个被仇恨支配的猎手。
上古之战对她带来的创伤,让她至今无法释怀。
的确,正如伊利丹所说,玛维的所有亲人,都战死在了上古之战,只有她跟弟弟相依为命,活了下来。
“你是个失败的猎手,总是被情绪只配。”
“你妄图改变规则,但你身处规则之中,却又没有解决的办法。”
“你只是会迁怒于我,认为我是军团的走狗,认为我活着是上层对我的特赦。不过你明白,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族人的事,包括我伤了你的弟弟!”
伊利丹那戏谑的笑脸,再次在玛维脑海中浮现,这些老套的语句,一遍又一遍浮现在脑海,让她病态的尖叫,大吼。
“伊利丹!我要追你到天涯海角!”
……
阿嚏!
伊利丹离开阿斯特拉纳,紧跟空中燃烧军团旗舰森提纳克斯号的脚步,来到冬泉谷霜语峡谷。
军团没有打算让逃亡出来的暗夜精灵,安全逃离这块古老的大陆。
古尔丹需要大量鲜活的生命,以供灵魂引擎能够得到充盈的能量补给。
在峡谷山峰,伊利丹将身躯埋藏在积雪中,展示着恶魔猎手的耐性。
此时峡谷内的森提纳克斯号道标开始启用,体型巨大的深渊领主,迈着沉重的步伐,再次出现在伊利丹眼前。
玛诺若斯?伊利丹周身的邪能斑纹闪耀着光芒,他迫切的想斩下这深渊领主首领的脑袋,做压制邪能反噬的容器。
“快,我们没太多时间,古尔丹改变了计划,我们必须在冬泉谷,彻底击溃暗夜精灵的部队,转移进攻目标。”玛诺若斯叫骂着手下的士兵,发泄着自己的怒意。
作为古尔丹的头号rbq,玛诺若斯每天出现,都会被臭骂一顿。
有时古尔丹甚至会拿他先迈左脚进入指挥室,而斥责他对军团不忠诚。
玛诺若斯好几次想一剑捅死他,无奈古尔丹有萨格拉斯大人的赏赐,他每次受到欺凌,只能拿着手下发泄发泄怨气。
伊利丹听到玛诺若斯的叫骂,心中狐疑,但做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他还是决定去找冬泉谷的帅军领袖珊蒂斯·羽月,告知他军团的动向。
这群恶魔都是疯子,他们从来不会按照套路出牌。
不过伊利丹在玛诺若斯的喊话中,还听到了一个关键词—古尔丹。
古尔丹是谁?难道是玛诺若斯的顶头上司?
既然这么说,那他的颅骨,是不是更契合自己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