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v1w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討論-811.老小孩,阿戴克推薦-qwh3o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该怎么评价阿戴克这个人呢?
就在路德在脑海里穷搜形容词时,大半夜被惊醒的菊野给出了答案。
“真是老不正经,偷偷上了岛非要躲起来搞事,跟没长大一样。”
男人至死都是小孩,这话套在阿戴克身上真的太合适不过了。
达克莱伊,克雷色利亚和火神蛾身上都挂了彩。
火神蛾的确很能打,但是他要面对的却是两个梦境神。
克雷色利亚加入战局之后一下分走了火神蛾的注意力,达克莱伊趁机奇袭阿戴克,逼着他交出了一只赤面龙作防守。
三嫁為妃,王爺耍心機
然而克雷色利亚和达克莱伊联手作战居然打出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硬是把攻势渐起的赤面龙和火神蛾打退,在达克莱伊以伤换伤的激进打法冲击下,火神蛾被两次重创。
如果不是得到梦妖通知来到现场的路德和希罗娜赶紧喊停,估计两边真要重伤了。
夜王霸愛:強搶來的王妃
阿戴克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展开,看到希罗娜等人都在盯着自己,他只好摸着头,尴尬地干笑起来。
阿戴克来到神奥之后就听到了栖岛防卫森严,外人轻易不得上岛的消息。
添油加醋之下,这些信息越来越失真,一开始只是说有化石翼龙等飞行精灵守护栖岛附近的天空,有蓝色的漂浮泡泡和异色舞天鹅保护海面。
到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成群结队的飞行精灵大军封锁了天空,大海里满是神秘的蓝色水系精灵在活动。
栖岛上不知道养了多少只幽灵系精灵,一到晚上就鬼哭狼嚎。
好家伙,越传栖岛越不像一个度假养老的地方,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这是幽冥黄泉,通往冥界的入口。
蔣四小姐
如果再来一个消息说路德残暴无比,抢了谁谁家的大小姐,干脆神奥全民来栖岛屠龙得了。
追魔 吾大仙
分明希罗娜等人就在栖岛上,这消息还能有板有眼地传起来,可见人民的想象力总是丰富多彩。
阿戴克对于已经失真的消息有着自己的判断,他打从心里就不信栖岛能这么乱七八糟,嘉德丽雅和他提了好几次栖岛,重点说的都是这里适合修养身心。
但是他对于栖岛非常出色的“防御”很感兴趣,并且起了要挑战一把的想法。
你说栖岛偷渡没戏?
阿戴克偏要挑战。
于是他坐着勇士雄鹰,远远观察了化石翼龙和喷火龙的活动路线之后,趁着空挡以极快的速度偷渡栖岛。
一下子就得手的阿戴克非常得意,一想到嘉德丽雅她们都住在栖岛上,就起了恶作剧的心思。
他的计划是晚上之后偷偷摸到居住区吓所有人一跳,因此登陆之后他就把敏捷虫和骑士蜗牛放了出来,四处寻找野生精灵不常活动的区域躲藏起来。
因为毽子棉等精灵事先打了招呼,说今天栖岛会来一批客人的缘故,即便南区有精灵遇到了阿戴克也都以为这是栖岛尊贵的客人。
少年飄泊者
阿戴克因此还得到了好几个野生精灵追上来送了一堆树果。
骑士蜗牛和敏捷虫更是被一群大针蜂热烈的欢迎了一番,巢穴里的树果一股脑倒了出来,把敏捷虫砸懵了。
異世之混元大道 顏青衣
上一秒他们还准备对靠近的大针蜂下手,下一秒自己就被热情地簇拥起来,这让他们的大脑有些转不过弯。
阿戴克被疯狂招待都以为自己的恶作剧无法实现了,但是后来他发现嘉德丽雅等人根本没有来找自己的意思,很快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暴露。
原以为自己今晚会轻易得手的阿戴克遇到了硬茬子,巡夜的达克莱伊可是清楚的记得上岛的人里没阿戴克这号人物的。
都市大領主 天賜龍心
阿戴克认出了达克莱伊,而且起了考校的想法。
他是真的想打着玩玩,但是达克莱伊却是来拼命的,而且凶悍异常,攻击训练师一点犹豫都没有。
在克雷色利亚加入之后,阿戴克已经告诉达克莱伊自己是合众的冠军,是应嘉德丽雅的要求而来的。
但是达克莱伊根本不信。
这种话骗玛力露丽可以,拿来骗我,真把我当傻子了?
觉得被侮辱的达克莱伊开始搏命,吓得阿戴克越打越瑟缩,只能边打边喊:“我是真货啊,怎么说真话都不信的,我是冠军阿戴克,你让希罗娜来见我!”
坐在别墅里说着事情经过的阿戴克边喝着茶,边叹气。
“你这达克莱伊也太凶了吧,这是真想把我带进噩梦里,不让我醒了啊。”
阿戴克坐的椅子应声粉碎,木屑向两边溅射而出。
端着茶杯喝着茶的阿戴克完全没预料到这种情况发生,猝不及防之下摔了个大马趴。
擦干净脸上的茶水和茶叶,阿戴克看着眼前出现的人连“哎呦哎呦”都不敢哼出来了。
嘉德丽雅的脾气很差,午夜两点,这是她睡得最香的时候。
不过按照栖岛众人长时间观察得出的结论,嘉德丽雅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睡得挺香的…
但是这不重要了,嘉德丽雅睡觉被突然吵醒脾气总是会很差,此刻无形的风在大厅里肆虐。
嘉德丽雅很克制,那些肆虐的精神力缓缓被她压了下来,但是她的心情依旧不好。
特工狂妃:腹黑邪王我不嫁
麻衣还特别定制了一些有瑕疵的玻璃制品放在嘉德丽雅的城堡里,以供她被吵醒时候撒气摔着玩。
嘉德丽雅被喊醒之后赶过来太匆忙,以至于没带着那些玻璃小玩意,于是阿戴克的椅子遭了秧。
“可惜了,那张椅子的用料挺实在的。”悟松感慨了一句。
看到嘉德丽雅看向自己这边,悟松赶紧闭嘴。
“达克莱伊没把你丢进噩梦里,证明训练不够,路德,你要多努力,下次让他躺着进大厅!”
嘉德丽雅冷冷地说道。
阿戴克大概也觉得自己把所有人吵醒有些玩得太不懂气氛了,因此连连道歉。
住的比较远的大吾此刻才在梦妖的通知下赶到,看到所有人大半夜齐聚一堂,又看到阿戴克坐在地上,略一思考,他就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阿戴克,你还真是这么些年一点都没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