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5yc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人仙百年》-第741章 劍仙界閲讀-vhtb7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
“秦先生,你若是飞升天仙界,能带着家人一起走吗?”
“那是自然。我不可能将家人留在这里。”
“那我冒昧的问一句,你能不能带上我的孙子浣熊?以我的实力,白日飞升没有问题,但是浣熊恐怕渡不过雷劫。”
秦笛微微一笑:“好说,这对我来说并不难。我可以带人飞升。但此举有违天道,所有因果都由我承担。你欠我一个人情。”
浣碧精神大振:“我知道,我愿意做出补偿。”
絕世小神農
“你走了,土灵宫怎么安排?”
“哼,我管不了那么多!”
浣碧虽然是土灵宫修士,然而她对宗门的忠诚度有限。种什么因,结什么果,因为她当年是被当做卑贱的炉鼎抢来的,一路挣扎,好不容易出人头地,并不是土灵宫精心培养的弟子,凭什么要求她尽心尽力的回报宗门呢?
她对秦笛说道:“老祖坤垅上人,还在冰棺里躺着。我对他并没有仇恨,昔年他曾经帮过我,我不会跟他过不去。秦先生,您对此人怎么看?”
秦笛道:“因为晏雪斩杀了他的侄孙,他虽然有意与我为仇,但是并没有造成伤害。我念在听过他讲道的份上,没有一箭将其射杀,表明恩怨了了,两不相干了。”
浣碧问:“秦先生,土灵宫还有数百位陷入天人五衰的修士,上至祖仙,下至灵仙,中有天仙,这些人在冰棺里趟了数百万年,超过九成最终化为枯骨。对于这些人,您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好受一些吗?”
秦笛微微一笑,道:“我有救人的手段,然而修士的陨落,属于天道自然。我若是强行插手,便属于逆天而为,要承担天道反噬。如果是我的亲人、友人和弟子,我固然不必忌讳,可以放手施救。然而土灵宫的人,与我没有关系,我凭什么救他们呢?”
“秦先生,我不敢求你救那些人,只是想问你,有没有法子,缓解他们的痛苦?别人也倒罢了,这其中还有我的女儿呢!”
“咦?我没听说过,你还有女儿?”
“我有一儿一女,儿子名叫‘浣田’,也就是浣熊的父亲,他已经陨落很久了。女儿名叫‘浣纱’,可怜她躺在冰棺里三十万年了。一想起她来,我就觉得心疼。你问我为何滞留于五灵界,不愿意白日飞升,一则担心孙子浣熊,二则心念女儿浣纱。如果就这么离开,我心不安啊。秦先生,您若能救我的女儿,我情愿做牛做马,投入秦家为仆。”
秦笛眼望着她,沉吟片刻道:“我已经有很多门人弟子了,并不需要奴仆。修仙之路,慢慢悠远,一路行来,但凡是我的朋友,我都尽量帮忙。对我来说,救人并不难,难的是承担因果。生生死死都有定数。救死扶伤,逆天而为,会遭老天记恨。因此,这个恩情,你要记得。”
其实,他说这话,一部分是瞎扯,天道渺渺,难以测度。他掌握五十四万大道,昔年鼎盛的时候,能凝聚“天道枷锁”,连老天都能锁住,又何惧天道反噬呢?
然而浣碧不知道啊,她听了这话,心中激动,“扑通”跪下了!
“求先生救我的女儿,我永远不会忘记您的恩义。”
秦笛问道:“她此前有没有服用过道藏丹?”
浣碧回答:“没有,她是金土双修,不能服用单系的道藏丹。”
秦笛摸出一枚莲子,道:“这是仙阶三品的青莲子,你给她喂下去,她就能从冰棺里出来了。然后你把她送到秦家小镇来,让她跟着文翔学习仙文,慢慢重塑体内洞天,补足天道法则,今后还可以走上仙路。”
浣碧用颤抖的手接过莲子,连声致谢:“多谢先生!”
秦笛道:“你可别把莲子给了坤垅上人!”
浣碧吓了一跳,忙道:“不敢。我也不舍得。”
秦笛又道:“我并不急着飞升,还要待一段时间。走的时候,我会通知你。”
“明白了。”
不久,秦家小镇上多了一位身穿青衣的姑娘,这位姑娘便是浣碧的女儿浣纱,灵仙八阶,身体不算太好,但也大致摆脱了天人五衰。她算是死里复活,因此对秦家人很恭敬。
秦笛让晏雪清点小镇上的人口,看哪些人该跟着一起飞升。
那些无关的散修就算了,但是有些人可以带走,比如说茶馆里的秋叶,还有元箫的父母等。
因为有了仙王洞天,这些人只要进入洞天中,就可以承受雷劫飞升,并不需要再借助于大禹九鼎。
这对秦笛来说,并没有增加多少负担,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影响不大,所谓的承担因果只是借口而已。
都市修仙 紫靈
随后,秦笛想起来,仙王洞天还有好几万人,那些人跟他八竿子打不着,乃是洞天原主人的亲戚,留着他们没有太大的意义。
于是某一天,他找个机会,将这些人转移出来,丢在荒野之地,让他们留在五灵界。至于这些人是怎么想的,如何面对情景转变造成的冲击,这就不在秦笛考虑范围内了。
在五阶仙器金风盏中,还有上万人留在里边,并没有迁移出来。因为弟子秦珊是他们的族人,等她成长起来,会把那些人安排好。
顾如梅又去了一次凤凰山,受到仙音门的欢迎。
仙音门的四位天仙中,有三位因为每天听“黄钟大吕”治愈了疾患,只有一人病得较重尚未痊愈。
仙音门的老掌门名叫诗刑,乃是一位六阶天仙,看相貌年龄人过中年,头扎方巾,留着半尺长的胡须,面带微笑,态度和蔼,跟顾如梅交谈了一番,然后带着弟子青旻,来到秦家小镇,想要求见秦笛。
秦笛在山谷仙宫内跟他见了面,三人落座,顾如梅在旁边奉茶。
师刑上下打量着秦笛,赞道:“秦先生看着很年轻!名师出高徒,你教的弟子很了不起。”
美漫之BOSS入侵
秦笛微微一笑:“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只传授她几首曲子,是她有悟性,再加上性格坚韧,心无旁骛,孜孜以求,所以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请问秦先生,您的仙音传承来自于何方?您师傅是哪位高人?”
夢生緣
“我师傅啊?他的名讳我不敢提,他是游戏人间的仙王,偶然经过人间界,传授我一个甲子,然后就离开了?”
“噫!竟然是仙王吗?你的运气真好,竟然能碰到那样的大人物!这就是传说的仙缘啊!”
“是啊,天机渺渺,难以捉摸。”
师刑问道:“秦先生,按理说你可以加入仙音门,为何你一直没来凤凰山呢?”
秦笛笑道:“你也看见了,我不是孤身一人,还有很多家人呢,我即便去了凤凰山,也只是匆匆而过,没办法长时间留在仙音门。而且我快要离开五灵界了,所以不想打扰你们。”
归根结底,秦笛不是专修仙音的仙人,而且他的辈份太高了,别说眼前的天仙师刑,即便是金仙,也只能算是他的晚辈。可是又没法说破,所以他懒得去凤凰山装孙子。
师刑望着他,叹道:“老实说,我很羡慕你来去自由。如果不是肩负宗门重任,我也该飞升离开了。秦先生,如果你到了天仙界,有机会去仙音门,请帮我跟师傅传句话。我师傅名叫‘师湘’,早在二十万年前,她便飞升上界,如今不知道怎么样了。”
“好说,你想让我带什么话?”
“就说再过五万年,我便前去见她!再告诉她,仙音门一切安好。”
秦笛点头:“我记下了。关于那位出自红楼的妖女姜茱,你们有没有找到她的下落?”
师刑又叹了一口气,摇头道:“她害了我的师弟,卷走两件仙器,然后就逃走了。如今不知道在哪里。”
“你是否看清楚?她真是九阶灵仙吗?有没有用仙符压低自身的境界?我觉得有些奇怪,作为一个灵仙,哪有那么大的胆子,深入仙音门,利用燃魂香,陷害四位天仙呢?而且,她既然已经得手,为什么还要留下你们的性命?”
“这个……我也觉得纳闷……她当时坐在旁边,听我们合奏‘靡靡之音’,竟然显得游刃有余……等我们四人都被燃魂香迷惑之后,她偷了一件仙笛,一张仙琴,还卷走我收藏多年的仙音乐谱,然而却没有杀人,我也不晓得为什么。”
“这么说,此人并非十恶不赦?”
“嗯,我听说红楼的女弟子,主要靠惑人心智,很少杀人夺命。红楼的男弟子则不然,他们杀性较重,不会留手。”
“你是否听说过大荒仙尊?”
师刑想了想,道:“我听说过他的凶名,但没见过这个人。”
秦笛只是随口一问,也没指望能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然而没成想,师刑稍停片刻又道:“大约八万年前,有一位仙音门的长老下凡,在凤凰山待了三个月,传授我们一些仙音曲子。我一直跟在他的身边,聊了许多上界的事。他说上界很乱,自从五帝宫解散后,天仙界和金仙界就成了一盘散沙。
他还说,大荒仙尊乃是‘空空道人’的关门弟子。空空道人还活着的时候,红楼有多位金仙,分别是‘三君子’、‘四霸王’、‘十二金钗’。
就在黄帝宫解散前夕,有几位仙帝在大罗界混战,打死了许多仙王,包括空空道人,便是那时候陨落的。
空空道人死后,他的‘仙王戒’一直没找到。
红楼那些个金仙,不择手段,互相攻击。
其中大荒仙尊功力稍低,主动逃到下界来。有人说他手里有‘仙王戒’,所以一直在追杀他。
極欲修真
大荒仙尊出手狠辣,凡是见过他的人,差不多都死了。
人生逆流而上 陸九貍
而那些活着的人,也是他故意留下来,混淆视听的。”
秦笛闻言,感觉有些诧异:“这么说,大荒仙尊就像过街老鼠一样?压根儿不敢公开露面?他也指挥不动红楼那些弟子?”
他觉得奇怪,这么个被人追杀的家伙,怎么敢在地球上昆仑洞天留下自己的名号?难道说那也是幌子不成?然而关闭了天风大阵,想要炼化整个地球,这是确定的事实。难道动手脚的人,并不是大荒仙尊?
秦笛不知道答案,也懒得去猜测,这种事等将来见到大荒仙尊的时候,自然能得到结果。
师刑道:“大荒仙尊在红楼门派中,拥有很高的辈份。威逼利诱之下,那些弟子也不敢不听话。而且,他如果有仙王戒,拥有无上权柄,更能号令弟子。至于说,他究竟躲在哪里,那只有天知晓了。”
秦笛问道:“关于天仙界,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听长老说,从五灵界飞升后,抵达的天仙界,有个专门的名称,唤作‘剑仙界’,那里有十个大型的宗门,七个有名的世家,都以天仙为主体,祖仙为长老,金仙为支柱,彼此之间相互征伐,每隔三万年,有一次大型的剑会。通过比剑来决定各派的名次,划分各自的地盘。
秦先生,像你我这样的散修,飞升以后,一定要投入某个门派或者世家,否则没办法生存下去。
可惜仙音门不属于十大宗门之列,而是依附于‘轩雨楼’。
轩雨楼的金仙老祖有一口‘轩雨剑’,据说是仿造神剑‘轩辕剑’炼制的。
另外有名的门派分别是南明剑派、腾空剑派、龙渊剑派、承影剑派、青萍剑派等等。
七大世家中包括扶桑家、高阳家、青鸟家、连山家、太白家……”
秦笛静静的听着,适时追问道:“这些宗门和世家,以哪派的实力为最强?哪派的实力比较弱?谁占的地盘比较大?你手里有没有上界的地图?”
师刑笑着摇头:“我没有地图,这些消息都是听来的。每次剑会之后,各大势力经常有变化,哪方势力强,我也不晓得。”
“难道说,那里就没有散修势力了吗?”
“没有。我听说剑仙界只有一个入口,名之为‘登仙坪’。所有从下界飞升的修士,都会出现在那里,必须先选择加入一方势力,才允许离开。”
秦笛禁不住摇头,笑道:“看来剑仙界乃是彰显威权的地方,想做个散修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