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4qq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和雙胞胎老婆 txt-第1535章 嚇退血魔讀書-nazum

我和雙胞胎老婆
小說推薦我和雙胞胎老婆
苏伟峰的手抓住血魔巨大的头颅,猛的一握,呯的一声,血魔巨大的血色头颅就如同是一个西瓜一般,直接爆裂了开来,奇怪的是脑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鲜血被苏伟峰捏爆之后散落到了一大片区域,仿佛了下了一场血雨一般。
苏伟峰皱眉,本能的很厌恶这血雨,好在这些血雨只要落到苏伟峰身子附近就被他身上的黑炎给湮灭了,并没有能够落到他的身上。
血魔的无头身体轰然的倒了下去,撞击地面之后直接变成了血液崩散到四周,奇怪的是苏伟峰的身前并没有什么血液,这些血液崩散了很远,很多都已经迸溅出了废墟的范围了。
苏伟峰的眉头微皱,似乎感觉有些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忽然四面八方都有声音传来。
“苏家小子,我记住你了,我血魔可不是那么容易杀死了,我会回来找你的……”血魔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并且声音越来越微弱,越来越远了。
苏伟峰叹了口气,果然还是没有解决了这个血魔,忽然一口黑血喷了出来,苏伟峰也从空中摔到了地上,整个人都十分的虚弱,没有一点的力量。
終極兵王混都市 步步驚肺
刚刚苏伟峰是在即将被血魔吞噬的危机时刻,心中快速的想着,他的灵魂已经和黑龙的残魂融合了,在这危机时刻脑海中忽然多出了一个掌控神明身体的方法,也就是发挥这具神级肉身的真正实力。
那就是充分释放灵魂中属于黑龙的那一部分,例如刚刚苏伟峰邪异的笑容,苏伟峰刚刚有种幻觉仿佛自己就是黑龙,而自己也是苏伟峰,这种感觉很奇妙,他有种可以掌控天地的感觉,甚至面对着血魔的吞噬也没有一丝的畏惧,就好像是看到了一条大一点的虫子而已。
这种感觉太神奇了,苏伟峰这一刻找到了作为神的感觉,真的是神级之下皆蝼蚁,根本就没有人类和野兽的分别了,都只是低级的物种而已,他感觉自己随手就可以捏爆那个巨大的血魔,苏伟峰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也真的是轻易的捏爆了血魔。
但是苏伟峰知道这只是短暂的掌控这具神体,发挥出神体的真正实力,自己距离真的能够掌控这神体还差的太远太远,而且这短暂的掌控这神体并不是可以经常的使用,由于这是仗着黑龙的一丝灵魂之力作为桥梁,透支自己的灵魂去掌控这身体的力量,对灵魂是个不小的损伤。
苏伟峰从刚刚到现在也只是在那种神的状态保持了十几秒的时间,现在就已经头痛欲裂,身体像要散架了一样,他急忙用黑色真气去修复自己的身体,但却发现身体并没有受伤,也没有什么问题,但就是浑身痛的不行,尤其是大脑之中。
不仅仅如此,自己的视力都有些模糊了,苏伟峰明白了自己的身体痛和头痛,根本就不是受了内伤,而是来自灵魂的疼痛,是灵魂受了损伤了,所以才这样的。
这种痛苦苏伟峰从来没有经受过,比肉体上的伤痛要严重千倍百倍,苏伟峰心中叫苦,再也不想强行掌控这种力量了,这做了十几秒的神,所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头越来越痛了,苏伟峰使劲用手指按压着头部也没有作用,就这样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苏伟峰终于失去了意识。
….
陰陽獵鬼師
盜墓王
苏城的一座酒店之中,洁白的浴缸中已经被鲜血装满,一个西方男人从血水中钻了出来,他一个眼眸是黄色的,另一个眼眸却是绿色的,正是那个血魔,他没有死,在刚刚被苏伟峰捏爆了脑袋之后,第一时间使用了血遁秘法,逃了出来。
回到酒店后将行李箱中准备的血袋都倒入了浴缸之内,这些都是他提前准备的,拥有灵性的血液,他的生命之源就是血液,只要有血液就不会死,这些血液也是他保命用的,这次是真的用上了,将浴缸中血液的精华都吸收了,血魔才恢复过来了一些。
墳嶺村筆記
金雞三啼 蕭逸
不过脸色还是十分的苍白的,他先是使用禁术化身血魔,又被苏伟峰捏爆脑袋,再使用消耗十分巨大的血遁之术,血魔这次可是伤的不轻了,他现在还心有余悸呢,感觉自己从死神的身边走了一遭。
那小子到底是什么血脉,也是上古大神的血脉吗?不过应该也不是什么正派的神明,看着就像是邪神,但真的非常的强大,刚刚还以为回不来了呢,血魔心中想着,想起刚刚的情形,心中还充满了恐惧之感。
血魔知道那个苏伟峰一定使用的不是自己的力量,那股力量根本就不是人类的力量,那是神的力量,即使是使用禁术化身为了血魔,血魔也是只有被碾压的份,血魔想起那个男人就恐惧,也不敢去猜测他是什么样的血脉了,只是想要离他远远的。
要是被血魔知道苏伟峰的爆发只有十几秒,然后就是一滩烂泥了,那血魔恐怕得后悔死了,哪怕还有一口气都得回去把苏伟峰给吞了,可惜他不知道,在他的心中苏伟峰就是他的阴影,他的梦魔。
明鄭之我是鄭克臧
仙界裏的科技帝國
….
当苏伟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就是瑶瑶那漂亮的脸蛋,瑶瑶脸上的灰土都已经洗掉了,露出了那美丽的样子,一见苏伟峰睁开眼睛,脸上顿时露出兴奋之色。
“苏大哥你醒了,太好了,担心死我了。”瑶瑶兴奋的道,她想扑上去抱住苏伟峰,但是还是没敢,怕让苏伟峰的伤势更加的严重了。
“这是哪里啊?”苏伟峰的脑袋中还是昏昏沉沉的,但没有原本的头痛欲裂的感觉了,现在虽然难受,但还是可以忍受的。
獵同之團長的任務 忘卻的悠
打量着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山洞之中,这里离洞口并不远,还能听到外边的风声和鸟叫的声音,而苏瑞也从洞口跑了过来,显然是在那里放哨呢。
“苏大哥这里是我们小时候常来玩的一个山洞,你放心吧,这里很隐蔽,一般人都是找不到这里的。”瑶瑶见苏伟峰醒来非常的高兴,得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