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diq1超棒的都市小说 大數據修仙 線上看-第兩千三百四十三章 新情況推薦-hwusj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嗯?冯君的眉头微微一皱,略带一点不高兴地发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她希望,老大你能允许她修炼,”索菲亚的抗压能力还真不差,居然能硬顶着冯君的压力,勇敢地表达出意见,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我想给她求个情。”
“求情……”冯君不置可否地笑一笑,然后才沉声发问,“你不怕她知道金色向日葵?”
郭家聖通宮鬥系統 檸萌貓
“她已经知道了,”索菲亚不以为然地笑一笑,“我成为叛教者,早就传遍了整个西方世界,现在又修建了道观,他们到处宣传我手上有金色向日葵,只是没人敢来罢了。”
冯君沉吟一下发问,“你觉得……她值得信赖吗?”
索菲亚也沉吟一下才回答,“应该值得吧,毕竟一开始我搞这个道观,她也投资了。”
“这只是价值观的问题,”钟丽菁轻声发话,跟冯君在一起的时候,她很愿意说话,“她觉得可能有利,就试探着投资,这并不少见,老大是想问你,她是你最值得信赖的人吗?”
索菲亚思索了一下,字斟句酌地回答,“我觉得这应该是文化的不同,导致的思维方式不同,我有更加信赖的人,但是信赖这种心态,其实是很主观的,并不一定代表可靠……”
“信赖可能随着条件的变化而变化,反而是你说的这个利益,我觉得更可靠一些,有利益的前提下,很多人都会变得可靠……当然,如果她影响了我的利益,我也不会客气。”
冯君三人听得面面相觑,这还真的是……文化不同啊。
不过自打接受了虫族世界中人类的思维,冯君也更愿意倾听一些不同文化之间的思维,他想一想之后发问,“就算有利益在里面,如果你只能传授一个人修炼,还会选择她吗?”
“为什么不?”索菲亚眨巴一下眼睛发话,“首先,她很希望修炼,然后,我们俩的感情确实很好,第三就是,如果她开始修炼,把这里当成事业来做,我才有更多的机会出去。”
小天师忍不住又插话,她强调,“我觉得,她首先要叛教而出才行,华夏的修炼方式,不可能传给一神教的教徒,这是原则问题。”
“这个障碍并不存在,”索菲亚正色回答,“她当初能投资道观,就说明了她不是一个虔诚的教徒,现在要跟我这个叛教者一起,使用圣物金色向日葵修炼,这应该算叛教了吧?”
钟丽菁眨巴一下眼睛,侧头问冯君,“老大,她只有使用金色向日葵才能修炼吗?”
她知道索菲亚修的是香火成神道,但是不清楚细节。
冯君却是反应过来了,他给索菲亚安排的香火成神道,是定制版的,不能普适性地通用,别的姑且不说,信仰转化的核心,是金色向日葵。
如果没有金色向日葵,冯君教给索菲亚的那些东西,基本上没有多大意义。
在此之前,他对香火成神道的理解非常普通,能帮着索菲亚推演出修炼的途径,主要还是参考了圣水制作过程,以及叛教者基恩的一些思路——关键的核心就是圣物黄金向日葵。
青春加麻不加辣
现在他对香火成神道的感悟,就又不一样了——虫族世界里,香火成神道是主流。
当然,这些就是题外话了,问题的关键在于,索菲亚就算想把修炼方式流传出去,那些人的修炼,依旧离不开金色向日葵——这是绕不过去的。
以冯君现在的能力,可以考虑尝试开发香火成神道别的路数,但是他并没有操作过。
也就是说,这套修炼的手段就算流传出去,受众依旧会很有限,能切实操作的,更是寥寥可数——谁有能力跟金色向日葵近距离接触?
那么索菲亚说的一个道观由两人来轮流主持,似乎也可以考虑一下,毕竟她也会有出行的需求,而且这也算是为洛华系释放了一个工具出来。
当然,冯君可以建议一个华裔道长来负责,而且他手上并不缺少类似的人选——只要他愿意开口,国内那些道门绝对会趋之若鹜,提供出各色人选供他挑拣。
而他跟艾薇儿……还真的不是很熟。
不过怎么说呢?他认为索菲亚说得也有道理,她跟艾薇儿不但是同学,还有各种利益关系捆绑,哪怕艾薇儿不是她最信赖的人,却是最合适的人。
而且索菲亚也表态了,她一旦利益受损,绝对不会答应。
不知为什么,冯君猛地就想到了窦家辉,心里有了点黯然。
那就艾薇儿吧,老人家不是说过吗?要把朋友搞得多多的,那么为什么不尝试一下?
念及此处,他沉声发话,“那你安排我跟她见一面。”
索菲亚闻言就是一愣,“那老大你是答应了?有什么事可以问我呀。”
“该问的已经问了,”冯君沉声回答,他已经理解了她的思维逻辑,觉得再问她也没什么意义了,“我就是帮你把一把关。”
索菲亚思索一下回答,“我还没跟她说,这件事要征得你同意,让我想一想怎么说。”
“咦,”小天师看她一眼,奇怪地发问,“她不知道老大?”
“她当然知道,”索菲亚思索着回答,“她也能猜到,老大修炼得比我强多了,但是我为了保密,并没有跟她说起这些,老大你确定,不需要跟她保密了吗?”
“知道你这么谨慎,我心里好受多了,”冯君笑着回答,然后摇摇头,“都打算答应了,还保密做什么?不过难听话说在前面,她过不了我把关的话,后果你该清楚。”
过不了关,却还知道了一些秘密……好吧,冯君这么说,也是有意给她施加一点压力,倒也不是一定要把艾薇儿怎么样,毕竟洛华也快低调不下去了。
索菲亚却是毫不在意,以她傻白甜的性格,没准根本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真实意思,她笑着点点头,“好的,我现在就去喊她。”
艾薇儿住的地方离她不远,但是这个道观的不远,对于一般人的感觉,还是稍微远了一点,直线距离超过了五百米——要知道,道观的占地超过了二十平方公里。
艾薇儿和索菲亚的关系确实很好,但是两人都非常注重私密性,而且索菲亚不但要修炼,还要看护聚灵阵和祈雨阵等隐私,所以五百来米就是属于……近距离接触了。
婚愛趁年華
其他人的住处,距离索菲亚起码在八百米之外。
索菲亚找过去的时候,艾薇儿也醒了——她跟索菲亚不一样,是习惯早起早睡的。
坐着索菲亚开的电瓶车,她出声发问,“有什么事吗?哦……你锻炼完居然没有洗澡?”
“我师父要见你,决定让不让你修炼,”索菲亚随口回答,托李小龙的福,“师父”一词,在西方世界的接受度很高,“你也见过的,就是那个冯。”
艾薇儿可是比她想得还要聪明一些,早就猜到冯君应该就是索菲亚的引路人——在西方国嘉,并不流行“师父”这个词,引路人才是最常见的称呼。
这也是文化不同造成的差异,对华夏人来说,尊师敬祖是最常见的行为,强调的是不忘本,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所以才有了“师父”这个称谓。
不过华夏也有说法,叫“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从这个角度来说,跟引路人差不多。
简而言之,艾薇儿能猜到索菲亚跟冯君的关系,但是在她心目中,冯君也是以“引导人”的身份存在的,可“师父”两个字,她还真的没有想到。
依旧是托李小龙的福,西方人起码知道,东方人对师父的尊重,不仅仅是技艺上的指点,而是一种近似于血脉上的认同。
对西方人来说,血脉很重要——否则贵族制度不会流传至今,也不会有“血友病”这个专有的病症。
但是同时,大概还是文明不同吧,西方的血脉之说,只是“生而高贵”的印章,但是高贵并不代表对血脉有什么敬畏,欧罗巴上千年杀来杀去的,基本可不也就那几家人?
大小姐的禦用兵王 朝歌
如果对血脉有敬畏的话,压根儿不会出现“俄狄浦斯情结”这个词。
邪心 邪心未泯
所以艾薇儿深切地知道,师父不但意味着引路人,还有类似于血脉方面的羁绊。
她知道冯君跟索菲亚关系不一般,但是“师父”这个词还是出乎了她的意料,然而,稍微的惊讶过后,她又变得欢喜了起来,“只要他答应了,我就可以修炼了吗?”
“当然,”索菲亚点点头,看到好友一脸的雀跃,忍不住又提醒她一句,“他可是很严厉的一个人,脾气也不是很好,你要懂得敬畏。”
“我知道,”艾薇儿欢喜地点点头,却没有怎么在意,“他跟时捷是什么关系?”
时捷?索菲亚思索一下,“应该就是一个人,不过他不说,你别去问。”
“知道了,”艾薇儿又点点头,紧接着又说了一句,“我感觉时捷是很好的人,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吧?”
索菲亚闻言停下车来,侧过头看她,认真地发话,“要有敬畏,别说我没有警告过你。”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