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hjap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ptt-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卡塔部落的薩滿-lqcqj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小說推薦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火舞者商队晚上在卡塔部落的宿营地修整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和卡塔部落的人进行了一些交易出售了一些日用品,从卡塔部落手中换取了一些野兽皮毛和怪物骨头等等。
虽然卡塔部落的生活方式依然还是以部落化为主,但就和所有已经融入到文明社会的部落一样,他们在衣着打扮,日常用品,武器装备等等方面都已经和外界文明社会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了,唯一不变的就是他们的萨满图腾信仰。
雷欧在英格王国的时候,就接触过萨满信仰的知识,只不过那些知识都是经过英格王国学者筛选后的知识,有些更是按照他们自己的心意改得面目全非。
比如原始的萨满仪式虽然血腥,但却蕴含特殊意义,而英格王国那些高高在上的学者则单纯的认为这就是血腥野蛮的,干脆将其背后的意义全都删除掉,只保留了其中血腥的部分,从而使得英格王国绝大多数普通人都认为萨满信仰就是血腥原始野蛮的神秘信仰。
除了萨满仪式以外,还有部落图腾也彻底被那些学者们改得面目全非,甚至在一段时间内正教庭都受到了那些学者的影响,将萨满信仰的部落图腾看成是邪神信仰,也正是因为这种观念作祟,使得当时的殖民者和荒原部落的矛盾几乎是不可调和的。
雷欧对那段历史自然也有所研究,特别是在高塔巫师的一本笔记中,曾详细的记录了高塔巫师看到的一场殖民者针对荒原部落的战斗,虽然殖民者掌握的武器远远强过荒原部落,但在荒原部落陷入下风的时候,部落萨满从部落图腾中召唤出来的强大力量却很轻易的摧毁了那些殖民者的军队,给旁观的高塔巫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且详细的记录了相关内容,还阐述了自己对部落图腾力量优缺点的看法。
追夢道山
在火舞者商队和卡塔部落进行交易的时候,一直都对部落图腾感到好奇的雷欧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次近距离研究部落图腾的机会,来到了宿营地中心的守护图腾前,精神网试探性的接触并渗透到了图腾柱内部。
整个图腾柱是用一棵大树的主杆雕刻而成的,大约两个成年人的高度,一人环抱就能够抱住,图腾表面的那些图案主要分成三层,最底部是部落的英雄人物,中间是过去部落的传说故事,而最上层则是一个不同野兽拼凑而成的怪兽。
在雷欧看来,萨满教的图腾柱与其说是某种信仰体,倒不如说是一个因为部落信仰而创造出来的奇物,它的核心构造很像教会中那些获得神力、神术加持的神器,但区别就是那些神器源自于神灵,带有明显的神灵标记,而这些图腾柱源自于信仰本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无主的奇物。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哪怕雷欧的精神网渗透到了图腾柱内部,肆无忌惮的研究其力量构造以及核心,却始终没有引起任何反击,除非部落的萨满激活这个图腾柱,让其蕴藏的力量发挥出来,才可能反击任何侵入者。
虽然这图腾柱是无主之物,但非卡塔部落的人也拿不走,就算拿走了,也不可能使用其中的力量,因为在这个图腾柱中拥有所在部落的信仰印记,这种印记在萨满信仰中被称作部落的灵,而在雷欧看来这倒更像是某种类似灵能印记的力量。
灵能印记是最普通的一种灵能技能,基本上低级灵能者就已经能够使用了,就如同雷欧使用的方式一样,大多数灵能印记都只是灵能者用来标记目标的前置技能,通常都需要配合其他灵能技能来使用,比如雷欧就多是配合精神网来使用,所以灵能印记也被划归到了辅助技能之列。
然而,现在图腾柱内的部落灵却给了雷欧一点启发,让他感觉或许能够改进一些灵能印记,让它更强一些。
“有研究出什么东西来吗?”就在雷欧研究图腾柱内的部落灵时,卡塔部落负责驻守宿营地的萨满来到了雷欧身边,询问道。
这名萨满是个中年人,就如同绝大部分萨满一样,穿着用树皮制成的衣服,身上挂着一些骨头,脸上纹了一些有着特殊意义的花纹,头发被仔细的编制成了一根根发辫,并且在发辫上挂着各种饰物,有些饰物是一些精美的头饰,而有些饰物则是一些羽毛、树叶和骨头之类的东西,在他的手上还握着一根手杖,说是手杖也不正确,因为它更像是一根缩小的图腾柱。
虽然中年人的打扮完全是一个标准的部落萨满,但雷欧却从对方的言谈举止中看得出,他应该属于那种新派萨满,而并非遵循古老萨满信仰的老萨满。
“你不介意吗?”雷欧在打量了对方一下后,并没有回答对方的询问,而是反问道。
“既然把它安置在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到的公众场合,自然也就不会介意有人因为好奇而去研究它。”这名萨满微笑着说道:“而且我曾经在英格王国留学过,知道你们这些学者们一个个都和刚刚出生的幼兽一样,看到什么都会感到好奇,产生了好奇都会凑上去研究。”说着,他朝雷欧伸出手来,说道:“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卡塔部落的月夜长歌,你也可以叫我亨利,这是我去英格王国留学时,我的学院导师给我起的名字。”
“雷欧·多德。”雷欧握了握对方的手,也自我介绍了一下。
“雷欧·多德?”听到雷欧的名字后,月夜长歌不由得愣了愣,然后又认真的看了看雷欧的相貌,有些惊讶的说道:“难怪我刚才看着阁下感觉很眼熟,原来是您!”
雷欧疑问道:“你知道我?”
认出雷欧身份的月夜长歌对雷欧表现得非常尊重,语气也放低下来,说道:“是的,我曾经听过托兰阁下提到过您,也知道一些您的阿事情,只不过您现在的相貌实在太年轻了,所以刚才我还以为您只是和托兰阁下有着血缘关系的亲戚。”
無限之信仰諸天
“你认识托兰?”雷欧愣了一下,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看了看宿营地守卫身上那些机械弓弩,在弓弩把柄的明显部位都有着多德集团的标记,显然卡塔部落的战士装备的那些武器差不多都是来自多德工业制造出来的武器,这也代表了这个卡塔部落和多德工业的关系不一般。
如雷欧所猜想的那样,月夜长歌点了点头,颇显自豪的说道:“托兰阁下几年前曾经在我们部落住过一段时间,也是那段时间他接触到了萨满信仰,从那时起,我们部落就一直和多德集团有着很密切的往来。”
雷欧隐隐能够感觉到月夜长歌所说的密切往来恐怕不仅仅是商业上的往来,或许还有更深层次的合作,甚至从月夜长歌提到托兰时的尊敬语气,看得出托兰在卡塔部落的地位恐怕非同一般。
不过月夜长歌没有提及,雷欧自然也不会多问,他之后询问了几个关于托兰的问题,月夜长歌虽然很快回答了,但话语都故意弄得含糊不清,并没有说明白。
从月夜长歌的话中,雷欧听得出对方对自己的身份还存有疑点,没有完全相信自己,所以涉及到托兰和多德集团的事情时,说话也都藏着掖着,含糊其辞。
知道从月夜长歌口中问不出什么关于托兰的有用信息后,雷欧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而是转而和月夜长歌这个卡塔部落的萨满讨论起了萨满信仰。
或许因为话题没有涉及到托兰和多德集团,也或许是因为话题变成对方最擅长的事情,之后雷欧和月夜长歌的讨论也没有了之前那种含糊不清,而是说得很深入,仿佛月夜长歌想要通过这一次交谈,让雷欧也变成萨满信仰者。
虽然两人交谈的内容并不涉及任何使用超凡力量的萨满能力,但对于雷欧来说,了解萨满信仰最核心的原始教义,比起了解一种萨满能力来,让他能够更加容易的理解萨满力量的本质。
两人的讨论交流直到火舞者商队和卡塔部落的交易结束,火舞者商队将行装收拾好准备上路为止,虽然绝大多数时候,雷欧都只是一个提问者,而月夜长歌只是一个解答者,但对于双方而言对这次有关萨满信仰的交流都非常满意。
雷欧能够发现大量过去对萨满信仰的误解,并且获得有关萨满教信仰最核心的内容,而月夜长歌也能够从雷欧那些刁钻的关键点提问中,重新整理自己对萨满信仰的理解,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萨满力量有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突破到更高层次。
感觉收获良多的月夜长歌在雷欧随着商队离开之前,将一本他从萨满教在荒原的圣地抄写下来的原教旨教义,虽然他本人并不是原教旨教义的信奉者,但这并不代表他不重视这里面的内容,他觉得如果雷欧真的想要更进一步的了解萨满信仰的话,那么从原教旨教义入手是最合适不过了。
婚後極寵:高冷男神萌萌愛
雷欧没有拒绝月夜长歌的好意,因为他也对这里面的内容感到好奇,在英格王国专门从事萨满信仰研究的学者几乎都提到过萨满圣地的原教旨教义,只是他们对里面的内容提及很少,从字里行间看得出那些学者们并不认为这些古老的知识有研究的价值。
如果是以前,雷欧或许也会和那些学者们一样的看法,会将萨满信仰的原教旨教义和维纶大陆黑森林部落的原始信仰划上等号,但在和月夜长歌的交谈中,他重新认识了萨满信仰,感觉到自己因为先入为主的缘故,产生出了错误观念,而从原教旨教义入手,或许能够帮助他重新整理出有关萨满信仰的正确资料。
看着火舞者商队消失在山道尽头茂密的树林中,刚才喧闹的卡塔部落宿营地也回复到了最初的平静,月夜长歌安排好了值守的人,把今天的任务分配下去后,就快步回到了他自己的屋子里,然后从屋子里拿出了一个小背包,离开了火舞者营地,孤身一人朝着营地旁一个没有名称的山峰走去。
在路上,月夜长歌也察觉到了这片区域有些不对劲,以前他走这条路的时候,肯定会遇到怪物或者发狂野兽的袭击,而且袭击的次数还不少,但这一次他却没有遇到任何袭击,甚至他通过萨满法术和周围树木建立联系后发现,这片区域别说怪物和野兽了,就连昆虫小鸟等也都消失不见了。
这一异常让他想得到了昨晚火舞者商队诡异出现在营地外的情况,他觉得这件事恐怕不简单,只是此时此刻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却并不是调查这片森林区域为什么会发生异常,而是另外一件事情。
月夜长歌对周围的环境非常熟悉,很轻松的就穿过了茂密的森林来到了山顶上。
無限契約,老公只婚不愛
到了地方后,他将身后的背包放在地上,从中取出了一个没有任何缝隙的纯金属盒子,随后将手放在了盒子上面,说了一个单词。
如果雷欧在这里听到月夜长歌所说的单词后,肯定会感到有些惊讶,因为这是一个宇宙通用语单词,其含义很简单,那就是启动。
狼少請溫柔
随着月夜长歌发出指令,那个没有任何缝隙的金属盒子快速的分裂成了一个个形状各不相同的几何体,并且在一股无形力量的引导下,重新组合成了一个尖塔状的装置,紧接着装置顶端出现了一团光芒,没多久光芒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人头影像,而这个人的相貌和雷欧有些类似,但更加英俊一些,整体看上去更像希尔维亚一些。
“卡塔部落发生了什么事?”那人开口直接朝月夜长歌询问道。
“没有什么事。”月夜长歌连忙解释。
那人皱了皱眉头质问道:“既然没有发生重大事情,为什么要使用这个紧急联络器,你应该知道这个联络器的使用次数是有限制的。”
“我使用紧急联络器联系阁下是有原因的。”月夜长歌继续解释道:“我刚才看到您的父亲雷欧·多德阁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