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k7v都市小说 我有一棵神話樹-第七百八十五章 雷神霄【大章】看書-upx64

我有一棵神話樹
小說推薦我有一棵神話樹
FD当大夏族数位伟岸强者,踏上虚空。
在夜信的夜国生灵的眼中。
哪怕是这一座天穹,都为这些如同神灵一般的强大存在,铺就出了道道璀璨坦途。
那一座晶莹剔透、奇妙不凡的青玉玄舟消失在虚空中。
紧接着。
那一座座漆黑、狰狞、散发着庞然威势的宝船,也消失不见。
原本散发着可怕威势的强大军卒,也在眨眼间消失。
就好像他们从来不曾出现在夜国上空。
而此刻的夜信,也终于反应过来。
他的神识瞬间进入脑海之中,触及那一道蓝色的光点。
“这一道蓝色的光芒,一定来源于那一位尊贵无双的上朝尊皇。”
夜信的心中,没来由多了这样一道想法。
偷心契約:億萬總裁吻上癮
须臾之后。
当他的神识,触碰到那一道蓝色光芒的同时。
海量的讯息,也在眨眼间,是蓝色光芒中涌动出来,深入他的脑海,和他的记忆融合!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人族血脉,骤然间沸腾起来。
似乎受到了某种鼓舞,似乎得见了能够引动人族血脉的景象。
这一刻,夜信也仿佛看到了一幕极其不凡的景象!
他看到了一座庞然国度!
看到了一座座壮阔万分的城池,看到了无数在他梦里都不曾出现的景象。
虚空中有无数巨大、轰鸣、灵元波动四溢的宝船驶过,有无数温和而巨兽飞过。
大地上,一种极长的灵金巨蛇,奔走在独特的轨道上,速度惊人。
宝船上、巨兽上、灵金巨蛇……都有无数的寻常生灵笑逐颜开,彼此玩闹。
“这些生灵,是人族!”
夜信在看到那些寻常生灵的那一刹那,心中就无比的笃定,这些存在都是人族!
而奇异景象的下一幕,便是辽阔的陆上城池,无尽雄伟、无尽壮阔。
有河流汹涌流淌。
有山岳高高矗立。
今妃昔比:罷免冷情王 幽谷風煙
就如同他在那一颗“夏”字上得见的那般。
这些城池中的军卒,强大万分,锐不可当,又有夜信根本无法理解的强者,在这些城池中端坐。
而那些河流、山岳之上,许许多多神祇都在闪耀光明,庇护一方!
“这……”
夜信心中茫然。
足足过了盏茶时间,夜信才终于反应过来。
“这一座国度,便是方才的大夏。
原来,大夏真的是人族国度?”
夜信想到这里,心中不由激动万分。
“我始终以为,人族是弱小至极的种族,哪怕是我亡去的母亲,也遗憾于人族的弱小,遗憾于人族血脉成了我的阻力。
可是今日,我得见了一座无上的皇朝!
他们强大万分,有若神灵。
他们无比伟岸,如同尊贵的旷古种族。
他们威严绝伦,甚至能够因为云端天龙的威胁,便横渡无数距离,来临通天古河,覆灭强盛的云端天龙!”
夜信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因为兴奋和激动,而跳动。
而那蓝色光芒中。
仍然有许许多多讯息涌来。
海量的讯息中。
不仅仅只有那庞然人族国度的景象。
还有一道道大神通,有诸多极其玄妙的神法玄术。
又有一种鼎盛的修炼法门,在闪耀光芒。
除此之外。
夜信甚至感觉到那一道蓝色的光芒中,还在不断涌入汹涌的血脉之力。
改造他的躯体,改造他的资质,让的人族血脉变得更加精纯、强大!
“原来,无上的大夏上皇,感知到了我对人族血脉的珍视,才赐予了我这些机遇。”
夜信无法形容自己心绪间的激动。
最強臨時工
我不是精英
一旁的夜国上尹和上将军,俱都皱眉看着涨红了脸的皇主夜信。
他们彼此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神中的不耐。
他们大概认为是方才两座无上皇朝的鼎盛威势,吓到了夜信,在腹诽夜信胆小如鼠。
上尹和上将军带着厌恶离去。
一旁的蓝舞,看着他们两位的背影,眼中流露出一抹杀机。
旋即她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夜信,对于夜信的反应,也十分不解。
此刻的夜信,也终于从蓝色光芒带给他的震撼中,醒转过来。
他面带笑容,注视蓝舞。
良久之后,就在蓝舞感到莫名其妙之际。
醫妃嫁到:邪王專寵小野妃 火茵
夜信突然对蓝舞道:“我突然有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蓝舞仍旧不解的看着夜信。
夜信的目光投射到了殿宇之外,他说到:“等我拥有强大的力量,便一定有走出通天古河,去大夏上朝看上一看。”
蓝舞怔然,不知道夜信为何有这样的想法。
夜信并没有告知蓝舞大夏族便是人族的秘密。
他知道那一位伟岸的人族上皇,隐秘自身人族的秘密,必然有原因。
不易告诉其他生灵。
他能够知晓这个秘密,大约也是因为自己对于人族血脉的热爱。
蓝舞看到夜信不同于平常般死寂,变得精神奕奕的面容。
虽然不知原因,却也十分欣喜。
她也看向殿外,神识涌动,低沉道:“皇主,不久之后,我就能成就极界神渊。
到时候,皇主就不必隐忍,方才那两位图谋不轨的老匹夫……”
“不用等那么久了。”
夜信微笑间摇头:“等到那十尊邪神祇来临,便是他们的死期。”
从此。
距离太苍极为遥远的通天古河里。
多了一位勤奋修炼,期望有朝一日,能够踏上大夏国土的半人皇主。
他并不知晓。
那位伟岸的人族君王,为了保险起见,没有将那一座雄伟的人族皇朝真正名讳告诉他。
那一座人族皇朝,名为太苍。
——
元鼎二百四十一年。
太苍的一切,仍旧和以前一样,平稳、快速的发展着。
吃定總裁沒商量
所有的太苍生灵,仍然会远望太先上庭的方向,眼中流露出虔诚的敬意。
数以十亿计的人族生灵们,根本就不知晓。
在这四年有余的岁月里。
太苍的精神支柱、无上上皇纪夏,根本就不在那一座太先上庭中。
太苍的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运转。
纪夏的影像,也会经由许许多多的镜影渠道,落入无数太苍子民的眼里。
他们自始至终,都认为太苍始终如此安稳,如此安乐,如此和平。
只有那些身处太苍权力中心的大臣们,强者们。
抑或那些身在噎鸣秘境中的太苍年轻修行者们,才清楚的知道,在这短短四年有余时间里,太苍究竟完成了什么样的壮举!
太初上皇带领着精锐大军。
横渡无数河流、横渡无数山岳,有过许许多多极其危险的域界。
镇压了一座堪称强横的皇朝国度。
勒索……与一座隐秘的秘境结下良缘,准许他们赠送大量礼物给太苍。
又将通过战争获取的辽阔土地,卖给另外一个国度。
……
如此一系列行径,让那些身在太苍的修炼者、大臣们叹为观止。
当纪夏带着上百万大军,悄无声息的回归太苍之后。
太苍的一切,仍旧风轻云淡。
在太苍人族百姓眼中。
除了太初皇庭不知因何原因,发放了许许多多福利之外,就再无下文。
对于朝中的中流砥柱来说,迎接他们的,是大量的工作。
因为这场大战中,太苍的收获实在太过恐怖。
哪怕有上源天宫的建立,有许许多多城府臣吏帮助建册统计。
这也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上尹陆瑜得见堆积在噎鸣秘境,形成一座座庞然宝山的财宝,嘴唇颤抖,眉开眼笑。
“这么多财宝,哪怕太苍颗粒无收上千年,也足以养活所有的太苍百姓了。”
和他一样高兴的还有天工府以及天丹府两位府主。
原因自然非常简单。
太苍这次征战,相继从云端天龙、炉辰秘境、宁宫皇朝三座势力中。
带回了大量的炼器、炼丹法门。
又有许许多多神火玄术、炼丹灵焰、丹道印决等许许多多珍贵的知识。
足以和太苍旧有的知识碰撞,生出灿烂的火花。
“有了这些练器法门,再等到那一座神炉彻底炼制而出,我太苍也许真正能够独立炼制玄烬皇兵!”
天工府鲁案府主笑得胡子乱颤。
一旁的天丹府府主方庐,也眉开眼笑:“有了这些炼丹法门,上皇安排的补天铸灵方也能够很快炼制出来。
补天铸灵方,乃是神级丹药,比起玄烬皇兵,可要珍贵得多。”
鲁案冷哼一声:“这一次云端天龙大战,不知道消耗了多少灵丹。
你天丹府,还是专注于补上这些不足吧。”
方庐瞪了鲁案一眼:“难道那些灵器就没有糜耗?”
鲁案立刻腰杆挺直,哈哈大笑道:“我天工府出产的灵器,质量向来不凡,即便有所糜耗,也根本不足一提。”
站在这些宝山面前的纪夏,侧头看了两人一眼。
两人顿时噤若寒蝉,只能够以眼神交锋。
陆瑜满意的抚摸着自己的胡须:“有了如此恐怖的财宝,我太苍许许多多发展提案,也就都能够搬上日程了。”
纪夏皱眉问道:“太初皇庭又有什么新的发展提案了吗?”
上臣纪泽回答道:“许许多多皇庭大臣,认为以如今太苍的强盛。
太都坐落于大地之上,不免有些难看。
他们想要将整座太都,搬到虚空之中。”
“胡闹。”
纪夏神色一黑:“这难道不是无端的糜耗?”
“上皇,并非如此。”
新晋成为上源天宫太苍上源大神的恒远,恭敬向着纪夏行礼。
然后义正词严的纠正道:“一国经济,想要不断发展,必须要不断的创造价值。
哪怕固有观念中,有些举措是在平白浪费。
可是当国度发展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必须要进行这种必要的浪费。
只有如此,经济才能流通、无数做工的太苍子民,不断富裕,国力才能不断兴盛。”
纪夏的脸色更黑了。
这种简单的经济道理他自然清楚。
将太都搬上天空,必然需要许许多多工程。
有了工程,自然会创造就业岗位,让无数太苍生灵获取高额的报酬。
他们再用这些报酬进行其他品类的消费,促进整座太苍的经济活力。
让太苍不断走向强盛。
他方才之所以训斥出“胡闹”二字。
也不过只是下意识的举动而已。
可是没想到这一位总管太苍财政的太苍上源大神,如此耿直。
在这么多大臣面前,指出他的错误。
这让纪夏脸色更黑了。
“还有什么提案,你们可以一并说来。”
“关于覆盖整座太苍的天苍之庭的基础,已经架设了七成,有了如此可观的财宝,天苍之庭网络,就能够彻底建立出来。”
“太苍如今一百零八座域界,已经按照上皇的旨意,划分九州。
当下,应当祭祀天地规则,形成州界。
在这之前,应当建设州城,统管一州之地;应当建设域城,同款一域之地。”
“九州互相联通,太苍的人口也在不断增长,对于太苍玄轨的投入,也应当更大,否则如此辽阔的土地,根本无法让我太苍子民遍览!”
“凶羊,紫耀天朝,泰中秘府也应该建设一番,否则,作为太苍暗中的附庸,他们已经跟不上太苍的脚步了。”
……
一道道言之有物的提案,不断在纪夏耳畔炸响。
太苍皇庭、御流司、天工府、凶羊皇朝……
许许多多太苍部门,都在诉说自己的规划。
纪夏平静听完,愈发觉得自己手下这些大臣,花钱如同流水,根本就不在乎太初皇庭的压力。
“不过,仔细想来,这场大战之后,太初皇庭在短暂时期内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财政压力。”
纪夏想到这里,他大手一挥:“那就同时实行,但却不能扰民。”
财大气粗的纪夏,挥袖之下。
足足持续了上千年的太苍空前大建设,也在此刻拉开帷幕。
在太苍史书之中。
这场大建设被圣文府称之为“凌帝大建”!
许许多多目光长远的太苍文士,也都评价这场空前大建设。
他们认为这一场大建设,让太苍城建、民生、政务清明等许许多多领域,可以凌驾于帝朝之上。
而做出这一决定的纪夏。
这时正站在神树之前。
他的意识化身,走入那一颗晶莹琥珀中。
琥珀之中,那一位身穿道妙神服,头戴雷元高冠,尊贵至极的神人,向纪夏行礼。
这时,纪夏也终于看到这一尊神人身后,有一座雷霆萦绕、仿佛能够宰御天下的无上道府显现而来。
纪夏注视着这一位尊贵到了极点的无上存在。
轻声道:“见过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