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天唐錦繡笔趣-第一千兩百六十九章 梟雄落幕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当年侯君集率领大军攻占高昌城,便曾下令屠城三日,掳掠全城,还因此于房俊发生冲突……
然而眼下,苏定方却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若是不能尽早攻占王宫,生擒亦或处死渊盖苏文,彻底覆亡高句丽,那么待到其北边骑兵回援,将会使得水师陷入城内,欲退无路,大好局面极易演变成一局“瓮中捉鳖”,苏定方可不愿当成那个“鳖”。
眼瞅着旷世功勋即将到手,帝国东北边界的强敌自此烟消云散,岂能顾惜自身之名任其死灰复燃?
苏定方抛却一切,宁愿将来遭受御史弹劾,使得功勋大打折扣,亦要将高句丽彻彻底底灭亡。
无数大炮喷吐着火焰与烟雾,使得王宫之外形成一个诡异至极的景象,隔着王宫百余丈远近一个巨大的硝烟凝成的环状烟雾经久不散,哪怕北风呼啸白雪飘飘,亦好似一个“圈套”一般死死将王宫锁住。
“圈套”之内的王宫,已然烟火熏天、墙倒屋颓,遍地尸骸、惨不忍睹。
水师兵卒冲入王宫之内,触目所及皆是断壁残垣,无数高句丽兵卒或者被炮弹炸碎,或者被弹片击中,或者被倒塌的房舍墙壁压死,耳中除去隆隆炮声之外,尽是悲惨疾呼。
若是放在平素,这等堪比地狱之场景足以使得再狠的硬汉亦要心生恻忍,然则战场之上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敌人越是凄惨,自己便越是安全。
至于救治,那也得这些身负重伤的高句丽兵卒能够挨到唐军彻底胜利之后……
大殿之内,一片狼藉。
一颗实心炮弹正巧落在大殿房顶,沉重的弹丸轻易将屋顶砸穿,琉璃瓦、椽子、房梁、砖石等物被砸成碎片,纷纷扬扬溅落得到处都是,那弹丸更是击中大殿上的地砖,将坚硬的地砖砸得四分五裂,深深陷下去一个大坑,望之触目惊心。
渊盖苏文端坐在御座之上,平素威武庄严的面相一片灰败,双目愣愣的看着那深深嵌入弹丸的大坑,似乎没有焦距。
谁能想到他谋划一生,终于登上这高句丽之王的至尊王座,却转眼便遭遇一生之中最为惨痛的打击……
高句丽大半领土已然沦陷于唐军铁蹄之下,平穰城破,王宫被陷,唐军兵卒已然冲锋至门外。
这是何等残酷之命运?
在生命的最巅峰陡然滑落,坠入深渊,那种强烈的落差使得渊盖苏文胸口沉闷,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王上!”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家主!”
身边亲信死士纷纷惊呼,拥到近前。
“无妨!”
渊盖苏文擦拭了一下嘴角血渍,低头看了看脚下的一滩鲜血,觉得心口舒服了一些,抬头冲着身边众人笑了笑,缓缓道:“事已至此,已然回天乏术,孤认命了。”
“王上,不可!”
“吾等誓死护佑王上突围,只需杀出重围,冲出城去,以王上之无上威望与雄才伟略,何愁不能东山再起、复国成功?”
“吾等誓死护卫王上!”
殿上数十心腹、死士,尽皆单膝跪地,齐声大呼,悲壮热烈!
“哈哈!”
渊盖苏文放声大笑,状极欢畅,高声道:“孤虽然只做了几天高句丽之王,可高句丽历史之上,却依然要有孤的位置!而这等山穷水尽之绝境,却依旧有汝等忠心之士护卫左右,此生已足,夫复何求?!”
他抬起手,制止这些人劝他突围之言,缓缓道:“孤这一生威高权重,桀骜自负,素来不肯居于人下,眼下又怎肯做那无谓之挣扎,弄得身躯残破、狼狈不堪?若是不慎落入唐人之手,还要遭受百般折辱,吾不为也!”
他将宝剑丢在桌上,站起身,微微仰着头,看着屋顶那被弹丸砸碎的破洞,正有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落进来,落在大殿之上,分外清冷孤寂。
良久,他才发出一声长叹:“生死之间,吾早已堪破。只恨不能振兴家国,护佑河山,指使唐人侵占家园,奴役吾之子民。千百年后,若是还有高句丽一族之血脉存于世间,怕是亦将忿恨吾这位亡国之君。”
生与死,他真的不在乎。
他这一生固然不算太长,但是始终屹立于人生之巅峰,手执权柄指点江山,便是此刻身死,又能如何?只是人之将死,最在乎的却是那身后之名。可以想见,今日国破家亡,他渊盖苏文将会成为高句丽的罪人,甚至尸骸会被钉在铜柱之上,经受后世子孙的唾骂鞭笞,以泄忿恨。
然而正如他方才所言,事已至此,夫复奈何?
他无回天之术将高句丽起死回生,也没有精力与心气去那么做,太过艰难,太过渺茫。
他累了,也放弃了。
沉默片刻,他沉声道:“诸位皆乃吾之心腹,吾视之有若手足,万万不可陪吾丧命于这王宫之内。当谨记吾言,向南而生,去寻三公子助其复国!”
殿上众人顿了一顿,只能应声:“喏!”
渊盖苏文颔首,而后陡然之间,他猛地回身将桌案之上的宝剑拾起,一手握着剑柄,一手握着剑鞘,“呛啷”一声抽出宝剑,在身旁诸人尚未回神之际,一抬手,清澈如泓的剑身便在脖子上转了一圈。
锋锐的剑锋瞬间割破脖子上的血管、气管,鲜血喷泉一般溅射而出……
殿上诸人都傻了眼,没料到渊盖苏文这般果决狠厉,说自戕就自戕,连给大家一个劝阻的机会都没有,当真是霸道了一辈子,连死也要展示其霸道之性格。
待到他们醒过神,渊盖苏文高大的身躯已然向后仰倒,“砰”的一声倒在地上,手中宝剑脱手甩出,“嘡啷啷”坠落于地。
“王上!”
“王上!”
众人悲呼一声,齐齐抢上前去,却见渊盖苏文双目紧闭,面容安详,唯有脖颈处深深的剑创之中鲜血汩汩涌出,胸腹剧烈起伏几下便安然不动,已然气绝。
“恭送王上!”
众人见到渊盖苏文已死,悲怮不已,齐齐跪地,大声呼唤。
殿外兵卒、侍者闻声,已然猜到殿内情形,亦纷纷跪地,任凭天下大雪纷纷扬扬洒落,口中悲呼:“恭送王上!”
外边正在与唐军交战的高句丽兵卒闻听宫内一声一声传荡不休的呼喊,也好似陡然丢了魂魄一般,纷纷丢弃手中兵刃,就那么跪在雪地之中,以首顿地,放声悲呼:“恭送王上!”
世人皆知渊盖苏文暴戾残虐,非是仁主,但是对于他麾下的心腹嫡系来说,却有着无与伦比的威望。这些他一手训练出来的精锐、死士,各个愿意为他抛头颅洒热血,奉其为主,至死不渝。
这些兵卒久经训练,平素被贯彻的思想便是忠于渊盖苏文一人,高氏王族也好,高句丽也罢,从来都不曾被提及。
此刻得知渊盖苏文已死,精神支柱瞬间倒塌,还有什么理由去与唐军打生打死?
白热化的战斗几乎在一瞬间便停滞下来,无数高句丽兵卒丢掉兵刃,跪伏于地,高呼之后,放声大哭。
鹅毛一般的大雪自天而降,扑簌簌落下人世间,将之前还热火朝天的战场遮掩起来,白茫茫一片。
渊盖苏文,死。
高句丽,亡。
*****
平穰城的战斗结束得异常痛快,在王宫之内传出渊盖苏文死讯的那一刻,几乎所有高句丽兵卒都放下武器,不愿再战。
倒是王宫之内那些渊盖苏文的心腹死士,见到渊盖苏文已死,各个心存死志,不要命的对冲入王宫的唐军展开攻击,但终因寡不敌众,很快便被清剿一空,余者尽皆跪地乞降。
苏定方在亲兵护卫之下踏足王宫大殿,见到仰倒在地上的渊盖苏文尸体,上前俯身仔细查看,询问左右是否验明正身,得到确定答复之后,忍不住有些唏嘘。
这场东征之战,其中固然有李二陛下好大喜功之因素,但更多还是因为高句丽近些年的崛起,使得大唐隐隐感受到东北边境的威胁,故而才动员举国之力,倾力一战。
渊盖苏文之所以能够执掌高句丽大权,最后甚至篡取王位,乃是因为其人雄才大略,堪称当世人杰。然而其之所以败亡,亦是出自其杰出之才能,若非高句丽在他领导之下逐步强盛,大唐又岂能不顾国内之乱局,倾举国之力东征?
人之命数,看似迷惘,实则一饮一啄,皆由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