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ptt-第七百七十章 難以理解的裸猿分享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智慧树翩翩起舞。
半透明的光影中,一座被迷雾缭绕的小小城镇拔地而起。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数百米高的双子星领衔,几十座摩天楼勾勒出了波澜壮阔的天际线,散发着和原始森林截然不同的气息。
“第一眼看到桃源镇的时候,我简直惊呆了,根本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漂亮、奇妙、壮观的森林,那些闪闪发亮的‘大树’,每一棵都又高、又粗、笔直、没有半根枝桠,比我的世界里那些生长了千万年的参天大树更加雄奇;还有城镇里的工厂,日夜不停发出的轰鸣,也比虎怒川的咆哮,更加可怕;就连烟囱里呼呼冒出的黑烟,工厂朝桃花溪排出的废水,都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和怪兽的爪牙,截然不同的力量。”
智慧树娓娓道来,“一开始,我还以为我的‘眼睛’和‘耳朵’们搞错了,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稀奇古怪的,金属和水泥组成的森林,是不是我的神经网络出了什么岔子,无意间接驳到了一头发了疯的怪兽,最荒诞的梦境。
“于是,我派出了更多的‘眼睛’和‘耳朵’,我用老虎的眼睛,豺狼的眼睛,蟒蛇和蜥蜴的眼睛,我用昆虫的复眼,我用食蚁兽的舌头,我用鬣狗的鼻子,我用随风飘荡的蒲公英,我用蝙蝠的超声波……我用了上百种方法,从上百个不同的角度,来来回回地观察桃源镇,终于得出结论——它是真实存在的,和我的世界迥然不同的生态系统,并且,看上去比我的世界更加高级,有着我所没有的,或许能帮我触碰到无尽星海的东西。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我还发现,一些可以随心所欲更换皮肤,并自由操控金属、火药和晶石的裸猿,似乎是这一生态系统的主宰者。
“这真是奇哉怪也!
“在我的世界里,也有不少猿猴类怪兽,我承认他们的智慧,的确比别的怪兽更加发达,偶尔也能制造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但总得来说,他们煞费苦心打磨出来的棍棒和石器,远远不如狮虎类怪兽的爪牙犀利,他们也没有鹰隼类怪兽的飞行能力,或者爬行类怪兽的酸性、毒性、拟态、断肢重生和迷彩隐形,在食物链里的序列并不高。
“而这座水泥森林里的裸猿们,看上去比我的世界里的猿猴类怪兽更加羸弱,他们怎么可能生存下来,还占据了一片这么漂亮的森林呢?
“不久之后,我发现他们时常更换的‘皮肤’叫做‘衣服’,而那些冲天而起、闪闪发亮、没有半根枝桠的大树,叫做‘摩天楼’,衣服和摩天楼和桃源镇里的一切,竟然不是天然的造物,而是裸猿们制造、建设出来的。
“这个发现,令我更加震惊。
“原本我以为裸猿们只是运气好,在空间褶皱区发现了一片太古时代遗留下来的秘密森林。
“这种事情,在雾隐绝域中并不少见,就连我的触须和耳目也发现过一些太古遗迹,只是当时的我,并没有智慧和能力,去开发和破解而已。
“我还以为,裸猿也是这样的幸运儿,等到空间彻底稳定下来,迷雾完全消散的时候,强大的怪兽们相继发现这座闪闪发亮的森林,裸猿们的好运气就到头了。
“他们要么被迫放弃温暖舒适的家园,逃亡到雾隐绝域的更深处,要么沦为强大怪兽的食物,当然,还有第三个选择,就是加入我的世界,成为我的一部分。
“我承认,一开始我的确想过要直接朝桃源镇碾压过去,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将整座城镇都纳入我的神经网络,我相信,对于裸猿们而言,这是唯一能活下去的办法。
“但意识到桃源镇并非天然产物,而是裸猿们的创造之后,我却迟疑了。
“源自基因深处的生存本能告诉我,裸猿和我曾经吸纳的怪兽,绝非同一层次的存在,贸然出现在裸猿们的面前,搞不好会给我自己,带来最大的生存危机。
“另一方面,裸猿们究竟在干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建造这么大一片金属、水泥和玻璃组成的森林,他们从何而来,又要往哪里去,他们的生存方式为何和怪兽们截然不同,他们知道我的存在,我的来历,我的使命吗?
“这一系列的问题,勾起了我的浓厚兴趣。
“当然,我原本就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按照原有模式发展的神经网络已经到头了,一片方圆百米的原始森林和一片方圆百里的原始森林,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难道我的不断生长,仅仅是为了操纵万里之外的一头虫豸,破茧成蝶吗?这也太无聊了!
“再说,我终究要考虑,裸猿们是否有可能威胁我的生存的问题。
“虽然个体羸弱,但裸猿们能用一些隆隆作响的金属,操纵另一些更大、更沉重的金属,不费吹灰之力,砍伐直径超过十米的参天古树。
“或者将蕴藏着恐怖能量的金属弹丸,轰出比鹰隼类怪兽更快的速度,将懵懂无知的凶兽轰杀。
“我不确定,如果他们发现我的存在,并且锁定我的本体的坐标,倾巢而出的话,我麾下的怪兽和灵化植物们,是否抵挡得住。
“于是,我蛰伏在暗处,默默观察着裸猿们的生活,试图从中学到一些东西,能升级我的……尚在孕育中的文明。
“一开始,两套截然不同的生态系统,想要互相理解和交融,自然是极不容易的,我根本无法理解自己看到的一切,理解不了裸猿们的生活。
“我也尝试着找到一头在拓荒过程中,失足跌落悬崖,濒死的裸猿,用触须强行侵入他的大脑,试图窥探他的感知和记忆。
“但谁能想到,小小一头裸猿的大脑中,竟然蕴藏着如此丰富和疯狂的东西,简直比最强大的怪兽更复杂百倍。
“如果说,普通怪兽的脑域,是一副副黑白色的简笔画,那么裸猿的大脑,简直是高速旋转的,三维立体的万花筒。
“海量信息在我体内爆炸,甚至将我的神经束都硬生生地炸断,才令我摆脱了恐怖的裸猿!
“这次尝试令我心有余悸。
“却也为我开启了全新的智慧之门,让我认识到了生命的更高级形态。
“通过浮光掠影的扫描,我发现裸猿们自诩为‘万物之灵’,他们对世间万物都抱着淡淡的鄙夷,甚至不将别的动植物当成真正的生命。
“这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裸猿是看过甚至触碰过星辰的种族。
“看到过星辰大海的种族,和从未看过,甚至从未想过要看星辰大海的种族,当然不是一个层次的生命体。
“发现裸猿竟然如此强大而先进,我不禁自惭形秽、诚惶诚恐,发自内心想要向裸猿学习,就像小学生一样亦步亦趋,才能发展出自己的文明。
“学习的艰难自不必说,毕竟我从很多层面来说,都是远远不如人类小学生的存在。
“好在桃源镇正在大肆扩张,无数人类都被领袖驱赶着出来拓荒。
“当时赤龙江和虎怒川刚刚交汇,非常不稳定,不说丛林里饥肠辘辘的怪兽,就是两条河流的碰撞和改道,就足够成百上千人,献祭他们的生命,我也神不知鬼不觉,得到了无数值得仔细研究的‘样本’。
“共享了大量人类的感知和记忆之后,我才对‘人类’和‘文明’建立起了大致的概念。
“并且知道了桃源镇穿越到异界之后的早期历史。
“但这些人类脑子里支离破碎、自相矛盾、暧昧不清甚至荒谬绝伦的历史,又令我陷入深深的困惑。
“比方说,我发现,当桃源镇穿越之初,面对诡谲叵测的迷雾和汹涌澎湃的洪水,有些人类选择了挺身而出,用自己的生命在迷雾中开辟一条条的道路,并降服恣意肆虐的洪水猛兽。
“在一次最狂暴的,极有可能吞噬整座城镇的洪水泛滥中,甚至有人浑身上下捆满了炸药,以生命为代价,炸掉了一座山头,用落石堵塞了崩溃的堤坝,逼迫洪水改变了走向。
“但是,在无数人为桃源镇献出生命的同时,也有不少人躲在后面,坐收渔翁之利,他们或是花言巧语,或是强取豪夺,无所不用其极的,将城镇中的资源,集中到自己手里,随后,他们也不是利用这些资源去猎杀怪兽、探索丛林或者降服河流,而是继续压榨同类,强化自己的统治。
“在我的世界里,不同的生物有着不同的生存方式。
“行军蚁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抱成一团,用外围行军蚁的牺牲,换取整个族群的延续。
“凶暴鼠在族群数量过多,遭遇食物危机的时候,却会当机立断地自相残杀,吞噬同类甚至血亲的尸体,经过优胜劣汰,最强壮的凶暴鼠才有资格生存下去。
“这两种生存方式,都是自然之道,我不认为他们有什么‘正义’和‘邪恶’之分。
“但是,你们人类,明明看上去都是一模一样的裸猿,个体之间在生存策略的选择上,却比行军蚁和凶暴鼠的差异更大,这实在是一件咄咄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