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長夜餘火笔趣-第八十一章 送上門看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刺啦的声音尖锐响起,吉普以一种快把自己甩出去的姿势强行改变了方向。
摇摇晃晃间,车辆速度不减,狂奔向了原本的左侧,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跌跌撞撞前行。
下一秒,那枚火箭弹落到了地上。
轰隆!
赤红的火球急速膨胀,照亮了周围,瞬间扩散往外的冲击波让吉普的车窗发出了声音。
还好,“旧调小组”已在“无根者”营地将玻璃换成了防弹品种。
蒋白棉通过后视镜看到了这爆炸画面,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紧接着,白晨又打了下方向盘,让吉普拐入了一栋坍塌楼宇的后方。
这样一来,他们就完全脱离了袭击者的视线。
轰隆!
又一枚火箭弹在吉普刚才奔驰的道路上爆炸开来。
然后,一切归于了沉寂。
“停!”蒋白棉喊了一声。
白晨没问为什么,踩下刹车,让吉普停在了“天然工事”后面。
商见曜和龙悦红同时摇下车窗,将“狂战士”突击步枪架了上去,防备周围可能存在的袭击者。
与此同时,商见曜一脸惋惜地说道:
“他们真应该请一个射击教练。”
蒋白棉不仅没有反驳,而且还点了下头:
“刚才那个袭击者看起来并不是真的想杀掉我们。”
“为什么?”龙悦红始终秉承着不懂就问的精神。
蒋白棉解释道:
“就算我没有提前发现,吉普按照原本的轨迹前行,第一枚火箭弹也会落在偏离路线的地方。”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商见曜认真想了个理由:
“可能他预判了你的预判,给了个提前量?”
蒋白棉瞥了他一眼:
“除非我疯了,才会让小白把车开进楼里。
“第一枚火箭弹是在斜前方那栋高楼的门口爆炸的。”
“嗯,我明白了。”商见曜握右拳击了下左掌,“纯粹就是他水平不行,根本不准。”
“那为什么要找这么一个人袭击我们?”蒋白棉好气又好笑地追问了一句。
商见曜沉思了几秒,双掌一合道:
“为了英雄救美!”
“……”蒋白棉虽然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商见曜的意思,但还是觉得这家伙思路奇葩。
不愧是有证的精神病人……她在心里腹诽了一句。
龙悦红则大概能猜到商见曜是从哪里找的理论依据:
那些广播故事里!
这时,白晨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应该是为了吓我们。”
“嗯。”蒋白棉点了下头,“这可能是一个警告,和之前那张纸条差不多,也可能是一个陷阱,希望能刺激到我们,让我们深入调查军火被抢案或者赫维格之死。”
“那我们怎么办?”龙悦红略感担忧地问道,“这里比野草城混乱好多。”
按部就班找到军火,完成任务,似乎会卷入危险的漩涡,可要是就这样放弃,离开红石集,又让人有点,有点不爽。
蒋白棉回了一句:
“这不是很早就知道的事情吗?”
说着,她露出了一抹笑容:
“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
“找出刚才那个袭击者和指使他的人,把他们绑起来,往他们周围发射火箭弹,让他们也尝一尝同样的滋味。”
商见曜的眼睛亮了起来:
“这个好这个好。”
蒋白棉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迅速转移了话题:
“我们先回红石集,把这件事情告诉韩望获,看看他的反应,然后再确定该怎么做。”
“好。”龙悦红松了口气。
队伍里有商见曜一个危险的疯子就够了,组长可千万别喜欢上搞事啊!
…………
红石集,治安所内。
“韩队长不在?”蒋白棉问起医生韦勒。
韦勒依旧没刮胡须,看起来很是粗犷:
“组织队伍去了湖畔,说是看一下鱼人那边有没有异变。”
“什么时候能回来?”蒋白棉追问了一句。
韦勒摇了摇头:
“得看鱼人是不是真的有动作。”
他随即叹了口气:
“要不是回不去‘联合工业’,我真不想待在这个破地方。
“外面有次人,内部有纷争,一天到晚还见不到什么人,见到了你也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
很显然,这位风流的医生在为没办法艳遇而懊恼。
在红石集,这是一件看运气的事情——揭开面具脱掉衣服前,连是男是女都不能肯定。
而且,信仰“幽姑”,崇尚警惕的红石集镇民们也不会那么轻易就跟人上床,除非他们的目的是打劫。
对于韦勒的抱怨,蒋白棉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反而饶有兴致地问道:
“我很好奇,红石集的镇民们是怎么相识相爱,直至结婚生子的?”
韦勒再次叹气:
“并肩战斗对抗次人和外来强盗的时候,一起做某些走私生意的时候,外出狩猎的时候,偶尔在废墟里遇到的时候,说不定就有了感情。
“嗯,我听说警惕教派也会组织活动,把希望有伴侣又没有合适目标的信徒聚集起来,呃,会分族群,男的一边,女的一边,抽签决定谁找谁藏。
“负责找的人都有一次机会,找到了谁就和谁在一起。
“他们认为这是‘幽姑’的启示,不敢违背结果。”
还能这样?龙悦红听得嘴巴半张,只觉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有意思的风俗。”蒋白棉没做是好和坏的评价。
商见曜则问了一句:
“如果没找到呢?”
“那就说明执岁认为你暂时不适合结婚。”韦勒随口回答道。
“执岁好忙啊。”商见曜有感而发。
呼……龙悦红悄悄松了口气。
他还以为商见曜会趁机嘲笑自己,说龙悦红注定找不到人。
又了解了部分民俗的蒋白棉心满意足,叮嘱了韦勒一句:
“等韩队长回来,让他到旅馆营地找我们,有重要的事情。”
“好。”韦勒相当机警,没问究竟是什么事情。
…………
旅馆营地,停好车的“旧调小组”四人往“05”“06”号房间走去。
还没真正靠近,蒋白棉突然侧头,望了商见曜一眼。
商见曜未立刻回应,又前行了几步,才点了下头。
然后,他将战术背包甩到身前,一边拿出小音箱,一边大声喊道:
“你已经被包围了!”
白晨和龙悦红已同时拔出了手枪。
——经过这么久的磨合,他们能轻松猜到现在这种情况是蒋白棉和商见曜发现房间内有闯入者。
短暂的静默后,“06”房间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里面走出来一个戴着铁黑面具的男子,亚麻色的头发乱糟糟的,仿佛很久没有清理过。
看到瞄准自己的黑幽幽枪口,他慌忙退了一步,压着嗓音道:
“我是巴兹。”
“啊?你说什么?”蒋白棉大声问道。
巴兹默然两秒,拔高了嗓音:
“我是赫维格的手下巴兹,你们来找过我。”
“那个喜欢挖地道的?”蒋白棉其实早就从各方面的特征认出了对方。
“对。”巴兹重重点头。
“你找我们有什么事?”蒋白棉看似放松地走了过去。
巴兹环顾了一圈,略显惊惧地说道:
“有人想杀我!”
戴着秀气僧人面具的蒋白棉立刻回应:
“进去再说。”
进了白晨和龙悦红住的房间,蒋白棉没急着询问,一边让商见曜守在门口,一边笑着说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里的电子锁很好破解。”巴兹拿出一张白卡,晃了两下。
蒋白棉“哦”了一声,转而笑道:
“你是不是应该把面具取下来?
“要不然我怎么确定你就是巴兹?”
“你们之前不也没见过我的样子……”巴兹话是这么说,实际还是顺从地取下了那张铁面具。
他有着略方的脸型和亚麻色的眼眸,胡须剃得比较干净,脸上长着不少雀斑,年纪似乎不是太大,应该没过三十。
“说吧,究竟怎么回事。”蒋白棉终于回归了正题。
巴兹表情慌乱地说道:
“你们找我的时候竟然没说赫维格已经死了。”
“这不是重点。”蒋白棉若有所思地回了一句。
巴兹的语气一下变得急切:
“这才是重点。
“我能猜到是谁杀了赫维格。
“他还想杀我!”
“是谁?”蒋白棉相当配合。
巴兹脸色阴沉了下去:
“事情是这样的:
“那批军火根本没丢,这是一场戏。”
蒋白棉等人同时笑了,可惜巴兹看不到他们的笑容。
巴兹继续说道:
“这批军火本来是要卖给山怪的,不这么处理,会被队伍里其他人仇视。
“赫维格找了安赫巴斯合作,让他的人假扮强盗,劫走军火,找机会再送到山怪那里,然后他伪造线索,回镇内颁布任务,想把矛头引向灰语人或者‘地下方舟’那边,积累大家的不满,结果,结果,他竟然死了!”
蒋白棉适时问道:
“安赫巴斯是谁?”
“他是镇内很有地位的红河人,主要走私能源,和赫维格是合作关系。”巴兹介绍道,“山怪掌握了几处煤矿,和他有过多次交易。”
说到这里,巴兹愤恨起来:
“肯定是他!他杀了赫维格,想吞掉那批军火!
“我今早遭遇了袭击,要不是挖的地道够多,已经死了!我要是死了,这事就没人知道了。”
蒋白棉听完之后,侧头望了眼门口的商见曜。
商见曜闻弦歌知雅意,摘掉猴子面具,慢步走向了巴兹,并露出和善的笑容。
巴兹突然警惕,退了一步道:
“你,你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