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第四十一章 抉擇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大地在颤鸣,王宫上方的阴云不断闪出雷霆,发出阵阵沉闷的雷声。
大阵包裹的王宫内,此刻已陷入了混乱。
一道被星光包裹的身影,依靠背后的光翼在大阵各处飞来飞去,不少护卫在后方疾追,却总是被这道身影远远甩开。
地下已开战,吴妄既然决定出手,也不愿多耽误时间,大摇大摆地在王宫各处飞驰,将一些水晶球藏在一处处角落。
祈星术本没有阵法,鼓捣得多了,也就有了阵法。
围绕王宫飞驰几圈,吴妄身后已跟了数百道身影,空中开始出现一根根急促的流矢,但速度追不上吴妄背后的星翼。
他突然调整方向,直冲女王寝宫,各处禁卫顿时大乱,疾呼声此起彼伏,无非就是老三样:
“有刺客!”
“拦住他!”
“保护陛下!”
可惜,王宫中能对吴妄造成一丝威胁的高手,此刻都被调去了西北角的宫殿大殿。
吴妄冲入寝宫,如入无人之境,丢下百多座冰雕,身形自天井蹿起,朝西北角的洞口急速落下。
寝宫的床榻上,女王依然在昏睡,红扑扑的脸蛋带着醉酒后的笑意,只是手腕上多了一条冰晶做就的项链。
那躺倒在酒桌旁无人问津的国师大人,此时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扶着额头坐起身来。
“这是……怎么了……”
与此同时,地宫深处。
那模样奇特的凶兽已离开了原本坐着的区域,口中发出阵阵咆哮,那只有些诡异的人手握持长杖,风、火、雷霆由此绽放。
而它那强壮的四蹄每次前冲、踩踏,都能让地下宫殿震颤,自各处落下一连串碎石。
追随凤歌而来的武将,此时都已分散开,大多以弓箭在外骚扰,尝试射这头凶兽的眼、嘴、脖颈等要害,但她们手中能穿石贯金的强弓,却被那凶兽的硬皮不断挡飞。
正面迎击这头凶兽的武将……已有了不小的死伤。
这还是凶兽的目光始终被泠小岚所吸引,而泠小岚在闪挪腾移时已尽量避开人多的区域。
此时强攻凶兽的主力,无疑就是泠小岚、季默与凤歌。
凤歌长枪在握,前冲的轨迹化作一条条交错的闪电,每次闪电劈砍到凶兽的四足,都能飚出道道血箭。
冲锋,无止境的冲锋!
不断有接近凶兽的人影被撞飞,不断有武将葬身火海或是被疾风卷走狠狠摔去远处。
这群女子国的武者却没有半分退却之意。
她们在怒吼,在厉声呼喝,想用自身怒火将这头吞噬他们国民魂魄的凶兽斩杀,虽然攻势相对凶兽的身躯太过微弱,却无一人目中流露出半分恐惧。
但总归会有人倒下。
渐渐的,倒下的身影无力爬起来,只能用尽力气抬头去看……
“大将军!让你的人退开!”
矗立半空的季默大声呼喝,双手捏住那只包裹着雷霆的小锤,双目绽出紫色光芒,那小锤急速膨胀、骤然化作十数丈长短!
凤歌口中发出一声呼啸,围攻凶兽的众人立刻退远,季默高举仙锤,狠狠地砸在凶兽脊背,将凶兽打的一个踉跄,前蹄弯曲直接跪趴下去。
泠小岚手中宝剑绽出璀璨白光,身形冲天而起,于空中穿梭飞舞,撒落无边剑气。
剑如雨,若江河,似有磅礴大江之水天上来!
凶兽仰头怒吼,身形被剑气吞没,浑身炸出无边黑气,留下了道道血痕。
凤歌攥紧手中长枪,猛地吸了口气,见季默于空中气喘吁吁,短时间内无法再催动仙锤,握持长枪、身形一矮,再次前冲。
一步、两步,长枪绽出雷光,身形宛若疾风,窜入那弥漫的黑气。
空中,泠小岚双目中的光芒归于平静,仔细分辨着下方的情形,却见黑气中出现了道道雷光,那凶兽的身躯似是歪倒……
解决了?
泠小岚灵识扫过各处,却发现早已是死伤惨重。
瞬息间,变故突生!
黑气急速膨胀,一层血红色薄膜如冲击波般涌向四面八方,凤歌的身影被直接抛飞,那头凶兽浑身伤势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泠小岚立刻要提剑俯冲,但那血光涌到,她耳旁听到了一声声凄厉的呼喊。
元婴震荡、神魂鼓动,她眼前一黑,差些从空中跌落。
这是伤人神魂的术法!
季默修为不如泠小岚,此时更惨,身形径直被荡飞,口中喷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如纸,双目中满是惊惧之色。
“大将军!”
一旁突传来呼喊声,几名武将冲到被打飞的凤歌身旁,众武将身形如风,立刻就要朝凶兽围攻而去。
“都退下!围攻无用!退下!”
凤歌一声大吼,“这是军令,带伤者立刻后撤!泠仙子!给我片刻时机!”
“凶魔伏诛!”
泠小岚口中轻咤,剑若游龙,浑身法力震荡,自空中急攻而下,但那凶兽手中木杖挥舞,一层层红光荡开,泠小岚身形竟完全无法接近。
凶兽的目光,死死锁定在了凤歌身上。
凤歌紧咬牙关,推开身旁那还在犹豫是否要退的武将,提着长枪前冲两步,双腿一颤跪坐在地上。
凶兽目中绽出两道凶光,恐怖的人面已缓缓逼近凤歌,似是要一口将她吞没。
陛下……迦弋……
凤歌眼中划过少许迷茫,少许画面在心底浮现,又极快隐去……
‘国师大人,这人怎么处置?她无意间去了神殿那边。’
‘处死吧,’那白发苍苍的老国师叹道,‘魂魄还未成熟,让她活着接下来三年都会生活在恐惧中。那边加强看管,莫要再有这种事发生。’
‘那个……’
永远都忘不了啊,国师后面站出来的那个小小的孩童,才七八岁的样子,却眼圈红红地小声说:
‘可以让她活下来吗?
母亲很快就要接替祖母的位置,最少会有几十年的平静期,此地的献祭者已足够了,让她做我侍卫,可以吗?
国师大人,我们已经死了太多人了,不是吗?’
‘殿下,您突然这般说……唉,由您决断就是了。’
画面一转,在那棵树下的秋千旁。
‘你叫什么名字呀?’
‘殿下,我、我没有名字。’
‘那,以后你就叫凤歌可以吗?我叫迦弋,多指教哦。’
“迦弋……”
凤歌喃喃自语,目中的迷茫瞬间退去,她看着面前已张开巨嘴的巨兽,浑身突然燃起火焰,额头更是有明火跳动。
燃我神魂,奉上一!
“冰封。”
凤歌身周突然出现浓郁的冰蓝色,她身形下意识向后跳跃;一只硕大的冰块出现在她原本站立的位置,被巨兽一口咬碎,炸出一蓬蓬冰屑。
“这就是你们的计划?用命堆死凶兽?”
带着几分不解的嗓音自背后传来,凤歌与季默齐齐愣了下,季默却满是惊喜地看向身后,高呼一声:
“熊兄救命!”
“不是你给我灌迷药的时候了?”
一点星光闪烁,破空声急速响起,无数冰棱在空中凝成一条冰河,对凶兽当头激射!
极快的念咒声,地宫各处暴动的灵力,几根冰刺穿透凶兽脚掌,带出浓郁血光。
凤歌只见,那冰河之后飞出一道身影,背后展着一双星光之翼,身周环绕七颗蕴满了星光的水晶球。
这空荡荡的地下宫殿,仿佛降临了星空。
那凶兽立刻就要扑来,但面前出现一堵又一堵冰墙,地面窜出无数冰刺,让它动都不敢乱动。
“凤歌将军,带着你的人退下吧。”
吴妄略微扭头,看向凤歌,嘴角微微一撇:“凶兽,不是你这么打的。”
深吸一口气,吴妄抬手握了握胸前的项链,顺势将几颗丹药含入口中,星翼轻轻一抖,身形直扑凶兽而去,又在凶兽举起木杖的一瞬,朝地面极快俯冲,自凶兽前脚绕行而过。
几颗水晶球停留在凶兽脚踝处,其内闪耀出一颗颗星辰。
“赞美星神。”
星光爆涌,纯粹的星力凝成巨大的冰刃,硬生生地切入凶兽脚踝。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凶兽一个踉跄,前肢直接跪倒。
吴妄身形却已出现在左侧,星翼之后浮现出六棱雪花,狂风夹带冰寒气息席卷凶兽半边身躯,随吴妄身形绕动,洒满凶兽浑身各处。
几颗水晶球炸出一座冰山,直直砸向凶兽背脊最高处;
银白雷霆对准凶兽双目绽放,逼的凶兽紧紧闭眼;
寒气凝成百丈长冰剑,对凶兽当头挥砍。
又怎料这些都是吸引凶兽目光的佯攻,吴妄的身形鬼魅般出现在凶兽脚踝、背部,瞄准它一处处关节点,扔出水晶球就迅速离开。
他的嗓音也在地下宫殿中不断回荡:
“女子国或许会用上这些知识,你们最好都记住。
对付大型凶兽,必须找它的弱点区域,一头凶兽实力再强,只要它秒杀不了你们,那它就不可能强到毫无弱点。
体型越大,破坏力越大,它身上的弱点也就越多。
一般要优先攻击它的脚踝、咯吱窝等区域,废掉它的行动能力。
再通过它每次催动风火雷电等术法时产生的神念波动,锁定它兽核的位置,尽可能将最强攻势打到它兽核,哪怕一根针刺到兽核,都能让它负伤。
……”
女子国众人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听着那气定神闲的嗓音。
“将军,咱们……最开始为什么没请这位神使大人……”
凤歌浑身火焰已退却,此刻面色苍白地吐出一句:“我怎么知道他能这么强,我感觉跟国师实力差不多,怎么会?”
“对付凶兽,熊兄显然比我们更有经验。”
泠小岚的嗓音自她们头顶传来,众人抬头看去,却见泠小岚已拿出玉笛,在嘴边轻轻吹奏。
一缕缕青色波纹自她身周荡开,又朝吴妄汇聚,将不断疾飞的吴妄包裹。
吴妄前冲的速度猛增一截,差点没刹住车直接撞到凶兽怀里!
吴妄扭头瞪了眼泠小岚,后者抿嘴闭目,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再吹!”
吴妄一声轻喝,身形飞到已满身伤势的凶兽正上方。
泠小岚再次奏出仙曲,一层层波纹包裹住吴妄,吴妄浑身气息徒然拔高一截。
季默有点无奈地看向泠小岚,眼底写满了郁闷。
这么久了,为啥他没有这待遇,天衍玄女宗赖以成名的看家本领,他一次都没享受过。
啪!
吴妄双手合十,又用力拽开,一颗急速转动的冰球在他掌心转动,被他单手拽着,对凶兽迎面扔了下去。
凶兽手中长杖横扫,那些血红色的冲击波再次出现。
吴妄胸口项链绽出冰蓝光芒,将吴妄完全包裹,宛若一颗冰蓝色礁石,自接连不断的冲击中屹立不倒。
半声冷哼,吴妄身形快若闪电,双手不断掐印,一颗颗水晶球自他袖中撒了出去。
身形快若闪烁,地下宫殿一时间只剩下吴妄的虚影。
那凶兽身上的伤势根本来不及恢复,身躯已被冰刺穿成了千疮百孔,四肢关节嵌满了冰刃。
终于,随着吴妄身形停在凶兽正面,下蹲、双手摁在大地之上,那一直吟诵的咒语也立刻高亢,数十根冰刺自大地中飞射而起,洞穿凶兽已无法动弹的身躯。
这凶兽轰然倒塌,浑身鲜血已被冻结。
吴妄轻轻呼了口气,将口中最后一颗丹药咽下,补充着自己神念损耗。
笛声并未直接停下,反而是变得舒缓,让吴妄感觉颇为舒适,心底产生了某个大胆的想法……
也不知道天衍玄女宗的弟子就业顺不顺利,他们北野急缺一队乐师。
这,也太舒服了。
如果不是自己怪病在身,而泠仙子又不方便与别人亲近,他都想宰鸡杀鸭去提亲了。
“神使大恩,女子国永世不忘!”
凤歌大喝一声,提着长枪快步而来,身形立刻就要一跃而起,结束这只凶兽的性命。
但吴妄突然出手,背后冰翼炸散,却化作一面面冰墙,将背后凶兽护住。
凤歌皱眉看向吴妄,定声道:“神使大人,这是何意?”
“先说立场,”吴妄背负双手,朗声道,“我支持人族搏杀一切迫害人族的凶兽,支持女子国摆脱凶兽阴影。”
话语一顿,吴妄又道:“但前提是,在场所有人都有对事实的知情权。”
凤歌反问:“什么事实?”
“这头凶兽的事实,”吴妄淡然道,“凤歌将军,你是否对追随自己而来的属下隐瞒了什么?”
那群互相搀扶的女子国武者们,不由齐齐看向吴妄。
凤歌道:“凶兽吞噬人魂魄之事,所有人都看到了。”
“那这头凶兽是女子国护国大阵阵眼之事呢?”
吴妄反问了一句:“他们知晓吗?如果我所料不错,这是国师和女王两人知晓的秘密才对。”
凤歌不由攥紧枪杆,面容满是阴影。
“护国大阵阵眼?这是什么意思?”
“大将军,这头凶兽不是单纯的护国神兽吗?”
“这关系到边界结界?”
凤歌整个人陷入阴影,长枪在轻轻震颤。
季默抚着胸口踩着法宝飞来,低声问:“凤歌大将军,这跟你在求援信中所说的,似乎有些不同。”
“大将军不愿意说吗?我来说吧。”
吴妄右手划过,头顶出现了一面星光凝成的圆盘,其上浮现出了王都、边境等字样。
他道:
“这是我记下的你们女子国地形图,整个国度是一座大阵,大阵调用地脉之力、星辰之力,覆盖住了方圆一千六百里的区域,让这里成为了一处乐园。
创造这个大阵的,显然是一名先天神。
按照你们的神话记载,该先天神后来不知为何离开了此地,虽然没有明确的字眼去说这些,但字里行间都是当时祭祀们的抱怨。
舍弃了这里的女神留下了毁灭女子国的灾难,就是外围那些闪烁的星辰,每一颗星辰代表了一只凶兽,你们在边境应该都见过它们的石像。
我推测,结界消退,这些石像会立刻活过来,朝你们国都方向进发。
显然,这个女神不想让自己建造的乐园被其他神灵染指。”
他话语一顿,看向吴妄这数百道目光的主人,已说不出话来。
吴妄又道:“整个大阵的根基,就是孕灵池,那里应该是一件重宝,是女子国存在的事实基础。
而这头凶兽,就是整个大阵的阵眼,它今天死在这,结界就会破碎,边境一百零八头巨兽将会苏醒,女子国……
按我粗略计算,会损失大概三成人口,这还是比较理想的状况。”
静,地下宫殿一时间落针可闻。
吴妄又道:“现在退去,凶兽半个时辰后伤势会复原。”
“那你为什么帮我们?”
凤歌突然开口,死死地盯着吴妄:“你又要说这么多,又出手帮我们镇压了凶兽,到底想做什么?”
“知情权。”
吴妄冷然道:“女子国的命运,不应该交给一个人来决断,你无法决断,女王也无法决断。
为一己之私,不顾重大死伤,不做应急预案,这合适吗?”
“我用了数十年时间,在边境培养了大批精锐!”
凤歌嗓音突然高亢了起来:“我们已做好了迎击凶兽的准备!”
“你们今晚的表现,对凶兽的强横一无所知,”吴妄道,“那一百零八头凶兽若是出现在北野,最强的大浪族一夜之间也会被它们踏平。
你该恨的,是缔造女子国又舍弃女子国的先天神。”
“那就更应该了结先天神留下的这一切,”季默在旁朗声道,“整个女子国若是依靠一名名女子的献祭才能存在下去,这样的存在有什么意义?
熊兄,若根基都是不义,这个国度又谈什么未来?”
“可女子国民众与此事无关,”泠小岚道,“因少数几人决策而要葬送这么多生灵,这才是真正的不义。”
凤歌提枪向前。
吴妄刚要迈步阻拦,季默却落在吴妄面前,面色苍白地看着吴妄,但眼底目光颇为坚定。
凤歌迈出几步,泠小岚的身影却挡在了凤歌面前,泛着一层层水光的长剑指向凤歌脖颈。
泠小岚道:“先转移百姓。”
凤歌咬牙骂道:“你们、又懂什么!”
正此时,宫殿大门处,一道身影跌跌撞撞跑来,看到那近乎被冰封的凶兽,禁不住高呼一声:
“陛、陛下……你们,你们在做什么!”
陛下?
吴妄一愣,这凶兽跟熟睡的女王有关?
不对,女王神魂完整,与这头凶兽气息完全不同,神念波动也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绝非一体。
难道……
“啊——”
凤歌突然一声尖叫,浑身绽出璀璨火焰,额头再起明火,身周涌出一层层火浪,将吴妄、季默、泠小岚齐齐撞飞!
她一步跃起,高举长枪,目中写满决然。
吴妄身形被撞飞的瞬间,突然想通了此前想不明白的节点。
凶兽,圆盘,女神消退的神光……
这里的凶兽是继任式,倒在那里的,很有可能就是上一任女子国国主,现任国主的母亲……
消退的神光,很有可能是指,走到阵眼处的女王渐渐承受不住某种神力侵蚀,堕落为兽,依靠吸纳魂魄维持自身存在。
吴妄视线余光捕捉到,凤歌浑身浴血,长枪带着她的神魂火焰,已刺入凶兽脑门。
一道血红光束直冲天际,冲出地层,冲出王宫大阵,撞开那层阴云,化作一道宽过数里的波痕,自天空扩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