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神魔書-第五百四十六章 光速緝兇(2)鑒賞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神魔书
第二大学的教师公寓楼里,有玛格一个单身宿舍。
警务部的专家们,很轻松的就在玛格的宿舍中,找到了数十根铁灰色的长发。
乔也从拉普拉希那里,‘采购’了一门巧妙的小秘术。
不像之前追踪被劫走的军费和辎重那样复杂和消耗巨大,那一次的追踪,因为有腐蚀之灵的力量掺杂其中,所以耗费也格外的惊人一些。
这次,只是一门找人的小秘术。
一只新鲜的狼鼻子、三根刚刚拔下来的猫呼吸、一条感应力最敏锐的草蛇信子……一共九种奇异的材料,用硫磺做燃料将其炖成一锅,然后丢进玛格的长发,并念诵秘咒。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月光下,一根铁灰色的长发散发出细细的烟雾,拉出长达数尺的尾迹,在空气中急速飞行。
乔、萨利安,以及大群宫廷骑士、大海德拉骑士,犹如潮水一样,紧跟在这根疾飞的长发后面。
十几名身穿黑色斗篷,手持蛇头权杖的男子跟随在队伍中。
他们手中的权杖放出奇异的结界,遮挡住了整支队伍。数千名全副武装的骑士撒腿狂奔,没有发出半点声响,所过之处,外人也只能隐隐看到一丝光影闪烁。
海德拉堡东北角,出城三里地,有一片种满了枫树的小山头。
这是一处私人领地,方圆数千亩的山林,都归属于德伦帝国一个历史悠久的伯爵家族。
这是一个典型的,家族势头逐渐走下坡路的贵族家族。
连续几代家主不争气,家族中的族人多骄奢淫逸之辈。
在玛格丽特三世恢复国力,向外重新宣扬武力、拓展疆域时,这个家族的族人,没有搭上这一班顺风车,没有族人在对外征战中建立功勋,家族声势相比同级别的贵族家族,已然落后了一大截。
在德伦帝国鲁尔城大区工业爆发,先进工业逐渐取代农牧业,成为帝国新的发展主动力时,这个家族同样没能看准未来发展的势头。
当别的大贵族们都开始建立工场,建造一条条流水线时,他们开始动用不多的家族积蓄,购买牧场和农田……结果巨型粮仓鲁莱大平原被帝国吞并,帝国的农副产品价格暴跌,这个家族在牧场、农田上的投资,又血亏了一把。
当南方各大行省的大贵族,甚至是海德拉堡的大贵族们,都开始将目光投向图伦港,投向远洋贸易,想法设法在里面分一杯羹的时候。
这个家族的家主和其他族人,再一次弄错了时代的趋势。
他们坚定的认为,海洋是危险的,唯有大陆才是帝国的根基。他们将家族最后的一点储蓄,投入到了传统的货运堆栈领域。
他们以为,无论世事如何变化,大宗货物的运输往来,始终是需要运输队、仓库和搬运人手的。
结果就是,随着最近一些年帝国大举铺设铁路道网,以及巨量的海外奴隶的到来,传统的低效率、高耗费的货运堆栈行当彻底崩盘。
加上……家门不幸,家族的人丁繁衍除了问题,整个家族从巅峰时期的数百族人,到了现今,整个家族的嫡系族人,只剩下了当今家主一人。
而且当今家主,还是一名年纪不过二十,双腿麻痹萎缩,只能依靠轮椅行动的倒霉年轻人。
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即将彻底破落的传统贵族家族。
只不过,先祖遗泽尚厚,这个家族哪怕沦落到了如此地步,家里依旧有着大批的田地、山林、牧场等不动产,在德伦帝国各处还有十几栋城堡、庄园。
这位残疾的年轻家主,他坐在家里,每年单单田地赋税都能收上来百多万金马克。
钱,是不缺的。
不能算巨富,但是也足以丰衣足食,维持最基本的体面。
但是因为双足不良于行,个人形象在社交场合很是有失体面,这位名为维纶的年轻伯爵,他常年深居简出,极少参加各种社交活动,更从未主动举办过任何的酒宴、舞会。
海德拉堡的贵族圈子,也都知道维纶是个什么情况,也都极力避免和他发生矛盾。
而帝国的贵族院,甚至早就做了预案——一旦维纶意外身故,就从维纶的亲戚中挑选一名幸运儿,由他继承这一份家业。
乔领着大队人马突进的时候,这片种满了枫树的山林正中位置,一眼小湖旁,一座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古堡内,维纶正和玛格谈笑风生。
古堡的地下,深入地下将近两百尺的深度,这里的空间进行了巨大的改造,挖出了上下三层,单层面积比上面的古堡要大出数倍的地下空间。
巨大的空间四壁、地板、天花板都是用巨大的花岗岩石块垒成,坚固异常。
玛格和威纶,正在一间长宽超过一百尺的大殿中。
这间高度超过二十尺的四方形大殿,四壁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油画,若是有专业的画家、鉴定师或者古董交易商在此,一定会认出,这四壁上悬挂的油画,全都是梅德兰大陆有名的画作,其中很多,堪称‘艺术瑰宝’。
这里面,起码有五十副油画,此刻应该被妥善的保存在德伦帝国皇家博物馆油画厅内。
但是此刻,这些油画全都悬挂在这座地下的大殿中。
任何一个专业的鉴定师若是能亲眼品鉴这些油画,他一定会笃定的告诉你——这大殿中悬挂的,才是正品!
那么……皇家博物馆油画厅中的那些画作……可想而知了!
靠着四边墙壁,在那些悬挂的油画下方,是一个个名贵的香木制成的陈列架。
上面放满了各色珍奇的古董。
这个大殿中,有上千件珍宝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陈列架上。
如果有鉴定师在场,他同样会告诉你,这些珍宝全都是正品。
问题就在于,这些珍宝,有将近一半的宝贝在皇家博物馆的馆藏名单上,剩下的一半珍宝,则是在警务部的‘失窃物品’的黑名单上。
面积巨大的大殿中,更是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些大件的家伙。
其中有一口四四方方的四足双耳鬼面云纹大祭鼎,这口大鼎高度超过十二尺,长宽超过八尺,通体是一体浇铸而成,工艺难度极大,造型极度华美。
这口大鼎,应该是卢西亚帝国一个附属王国的国王,从东陆重金求购的老古董,五年前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时任的卢西亚帝国皇帝陛下。
只是,这口放在东陆都堪称瑰宝的大鼎,在运往卢西亚帝都的半路上失窃。
卢西亚帝国上上下下,为了这口耗资巨大的大鼎发疯了两三年,如今卢西亚帝国的秘密警察,还在疯狂的追踪这件大鼎的下落。
而它,此刻就这么安静的,杵在这间大殿中。
和这座大鼎相伴的,是一套通体五彩斑斓的全身甲。
这套全身甲,主材料用白银制成,表面用来自东陆的掐丝珐琅工艺,绘制出了极其华美、华美到骚包的纹样。
头盔、胸甲、背甲、护臂、护手、护腿、护膝……
整套甲胄通体流光溢彩,彩光四射,就好像一头华丽的大孔雀站在这里。
这是高卢共和国的前身,高卢某王朝的某位国王陛下,重金打造的礼仪甲胄。那位横征暴敛的国王陛下,在打造这套甲胄后,就耗尽了帝国最后一分财力,也耗尽了王国百姓最后一份耐心。
甲胄出炉的那一天,也就是这位国王陛下被送上断头台的那一天。
这一套甲胄,本来应该保存在高卢共和国的国家博物馆里……天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高卢共和国,居然没有任何相关的风声传出来。
偌大的大殿中,错落有致的摆放了百多样奇珍。
每一样奇珍,其价值和历史价值,都足以和那大鼎以及甲胄相提并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玛格穿着一套宽松的常服,衬衣的衣领敞开,得意的靠在一个巨大的猛犸巨兽的骨头化石上,举起酒杯,大口大口的喝着酒。
外界传闻双腿麻痹萎缩,不良于行,只能依靠轮椅出行的威纶伯爵,则是四平八稳的站在玛格面前,手舞足蹈的大声说笑着。
除开威纶伯爵,在玛格的身边,还放着十几张沙发。
二十几名男女,或者坐在沙发上,或者站在一旁,每个人都端着酒杯,笑吟吟的看着玛格。
这些男女,无论年龄大小,无论高矮胖瘦,或者生得美还是丑。
他们都从骨子里透出一股‘老子天下第一’的味道,每个人都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子桀骜不驯、天不怕地不怕的气质。
威纶得意洋洋的看着玛格:“所以,尊敬的殿下,现在您能够带着我们,真正的大干一场喽?”
威纶摇头晃脑的说道:“我说过,我说过,大家记得么?十年前我就说过……不要顾忌皇室的那群老混蛋,以殿下的实力,做什么不行呢?为什么要装作一个老师,在那些废物学生身上浪费时间?”
“我们兄弟们在一起,以我们的能力,以我们的力量,我们可以做点大事。”威纶手舞足蹈的说道:“我们可以做点大事!”
“比如说,让我成为德伦帝国的皇帝!”玛格举起了手中酒杯,他笑呵呵的向威纶说道:“我有一个计划,我想要成为下一任的帝国皇帝。”
“现在,我们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非常好的机会。”
“当然,我们会有一点实际上的困难,比如说,我们的经费,现在出现了一点变动。”
“亲爱的兄弟们,经费,经费……我们要想办法解决经费。”
“当然,我们要先弄明白,那两个该死的女人,她们究竟是被人干掉了,还是想要吞掉我应该有的那一份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