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這是我的星球-第三百零四章 一如今日熱推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少司命其实有些后悔说要学。
因为她作为此道高手,要装菜鸟小白可太难了。
但她又根本无法拒绝这种角色转换的轮回体验,仿佛古往今来不知多少年的相思和期冀就在这样的交会里相融,填补上了很多很多,那种情绪真是说不清道不明。
“别这么绷着,你这手指头是鸡爪吗?”旁边传来夏归玄有些愠怒的声音:“还走神!”
少司命垂下眼帘。
如果你是装傻,装得还挺像。
反正比我装得好,我没办法装不会,当然只能绷着手啊。她负气道:“我听人说,初学琴的都是这样绷着手指,我也不算特别笨吧!”
夏归玄道:“可人家不走神啊。再说了,谁说每个初学者都绷着手指的?我就知道有很多人一学就上手。”
少司命奇道:“谁啊?”
夏归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少司命偏过了脑袋。
吹吧你,那时候你手绷得不也跟僵尸一样?还是我一根一根把你手指头掰开,带着你弹的……
正这么想着,就感觉自己的手被握住了。
夏归玄慢慢地掰着她的手指,轻声道:“放松些,这样可是学不好琴的……这等修行了,难道还怕琴弦割手不成?”
少司命就怔怔看着他一根一根地掰着自己的手指,手指接触的触感如此熟悉,却反了上下。
呆了好一阵子,她才反应过来,猛地抽手,起身怒道:“父神不可如此……”
夏归玄抬头看了看她,只是笑笑,并不计较,反而自己坐在琴前,伸手抚弦:“我试弹一曲,你且先听……先看指法。”
瑶琴声起,古乐飘扬。
辗转幽思轻传万里,在千万神裔心中回荡。
有精于乐道者认出来了,那是什么曲子。
神山之中渐渐飘起歌者的应和之声,群山悠扬:“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少司命默默站在一边,看着他认真地弹着当初自己第一首教他的曲子。
那时候华夏已春秋,夏归玄进窥无相。
那时候的他真“不知”么?
如今想来,也是装傻而已吧,一如今日。
曲调忽变。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上一首的性转版。
一如今日。
远处妖都,殷筱如站在王宫高处,静静远眺神山。太清之音遥传天地,她也听见了,总觉得这两首曲子很难过,很惆怅,比当初他独自在山上吹箫的时候更动人。
但他却很难得弹奏乐器,好像只有特定的心情之下才会,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哪有这样的雅致古意。
商照夜站在她身边也在听,神色也颇为惊诧地低声自语:“父神这古意,平日里很难看见,我甚至以为他早已融入了现代人类间,却不料……”
殷筱如撇撇嘴:“他只是学习新东西快而已啦,不想太特立独行,但其实心里一直很守旧的,就像住我那里的时候,还要在山上盖竹楼。”
商照夜微微点头,没说什么,仿佛心神也陷在音乐之中,难以抽离。
殷筱如奇道:“你听得懂?弹的啥?”
“嗯。”商照夜低声翻译了一下曲子之意,叹息道:“这一对儿……”
殷筱如听翻译都有些傻眼:“sindy居然这么有文化,根本看不出来啊!”
商照夜斜睨了她一眼。
文化当然要看在谁面前表现,就你……人家用个典你听得懂吗你?说是夏后不被你当成耽美就不错了……
说来也是有趣,单论苍龙星上的生灵,这些人类古早的东西反而是神裔们更懂,而人类自己却大半已经忘却。
琴声停歇。
夏归玄手按琴弦,目光幽幽地看着空处,半晌才低声道:“这些曲子你想必听不懂,算我自问自答……希望有朝一日,等你学会了,能与我琴箫相和。”
少司命自始至终沉默,一个字都没有说。
“你且先练着。”夏归玄长身而起,离开屋子:“经此一曲,我也略有所悟……或许可留余音在系统里,是为乐之灵。”
少司命目送他的背影离开,没有去问为什么你明明可以制造音乐之灵这类的传统召唤物,举手之劳的事儿,却非要搞系统,扎进你完全不了解的领域,事倍功半。
既然他想尝试新道,就让他研究着吧。能对新的事情保持兴致勃勃的好奇心、没有像其他仙佛那般看淡一切不起涟漪,这一直是他保持前进的动力,所以学会的东西越来越多……便是新的想法失败了,那也没有什么。
他还有很多时间。
主要是……此时自己也懒得去多想了。
少司命的纤指轻轻拂过琴弦,指背上仿佛还残留着他手的温热,绵延群山依然回荡着神裔们应和的歌声,抽离而遥远,就像很早年前祭礼上的祝歌,苍苍茫茫,带着远古的余韵。
她的心情反倒平静了下来,没有此前复杂的意味,也没有了初临贵地时那抹情怯。
该情怯的人,其实是他啊……
既然不近女色而跑路,在这里却莺莺燕燕环绕,他又怎么面对她?
是不是该说,活该当初挨打?
以后呢?打算怎么说?
各自有怯,于是近在咫尺,明明相对倾诉,却不知诉与谁听。
…………
“先生,您实在是个天才。哦不,这真的是神灵的造物。”
数日之后,罗维站在“音之门”前,看着门上盘旋的龙形虚影,欣喜若狂。
加班加点搞了几天,由于有游戏和战舰的主控程序直接搬来修改着用,加上大批熟练的工程师团队协助,他的主控系统已经基本构架好了。
目前还在初期测试阶段,第一个做性能测试的就是音之法则神殿。
原本这就是非常接近于游戏测试的一个试炼关卡,程序模拟出“殿灵”,就好比游戏中的智能NPC一样,考核神裔们的乐理、演奏水准,甚至颁布任务等等。
但程序终究只是程序,再是智能、再能自我衍生和扩大算法,它也不是真正“懂音乐”的智慧生命。正如夏归玄和少司命谈到的,哪个程序有办法去体会音乐中传递的“情绪”?
以及不同的人弹奏相同的音乐,在数据反应上压根就没有区别,可人类听了感觉就是不一样,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体验”,程序如何分辨?
只能用海量的数据堆积,这样的旋律是悲,那样的调调是喜,用穷举去代替情绪的认知。
这对于凡人测试音乐估计没什么问题,可能比一般音乐人更够格了,毕竟很多音乐人连4536251都不知道。但对于“法则”、“天道共鸣”的测试,那够格么?
哪怕是对科技最有自信的罗维,也必须承认,那肯定不够。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如果够了,他也就能人造神灵了,至少神侍是做出来了——那也是他自己毕生的追求,之前和夏归玄焱无月闲聊的时候说起过。
明明不够的东西,却见夏归玄站在门前取出一管玉萧,吹奏了一曲那天吹过的《越人歌》。
音符袅袅,仿佛实体凝固,汇聚成一条小小的苍龙,注入了程序“殿灵”之中。
这不是传统的召唤灵……而是一种意的聚形。
等于生生地给程序添加了“生命”。
话说苍龙星女皇给集贸星的核心系统添加灵魂,是洗了其他灵魂融进去的,这还是他们告诉夏归玄的,此前他完全不通这方面。
而如今夏归玄自己制造了一个“音乐之意”,替代了女皇捉其他灵魂的做法,高明何止百倍?
这几乎就和造物没有两样了,罗维岂能不狂喜?
他的“大道”,就在这里!
“这与你想象的依然有一定距离……我没有创造生灵,这只是余音,所谓余音绕梁,自能驻留在这里。”夏归玄道:“能驻留多久而不散,就看它能与这系统结合多完善,程序又能给它提供多少能量了,这是你后续该考虑的事情。”
罗维狂热地道:“先生有没有想过,它处于神殿这样神意浓郁的地方,说不定真能诞生出自我意识?”
夏归玄有些出神,似也有些奇怪的兴致缺缺,低声道:“那就且看将来……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尤其是我们这只是刚开始……”
罗维兴奋道:“那我要修改一下程序,做好一些预设定……比如……”
夏归玄接口道:“比如……让它们不知道自己的由来?”
罗维怔了一怔,夏归玄却似乎没打算等他回答,自顾转身离开:“你且先做,我还要考虑其他各殿应该如何处理……可不是每一项都能利用余音,我也不是对每一项,都有此情。”
少司命始终跟在他身边,一言不发地跟着回到了竹楼。
夏归玄盘膝坐下,微垂眼帘:“这大道三千,我若敷衍为之,是可以批量注入各种意的,未必都要有这音乐之情,那便比较偷懒……我还是想做得精细些,每个都有特殊之性,那就有些伤脑筋,你一起帮忙出些主意?”
少司命没有出主意,只是盘坐在他身后,很自然地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轻轻揉捏太阳穴:“不用太劳神,你还有很多时间。”
也不知道关系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随意,仿佛那天掰手指,就彻底打破了这“父神和女官”之间的“授受不亲”。
甚至连是夏归玄要求按摩在先还是少司命主动按摩在先,两人都已经忘记。
“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夏归玄也对这按摩毫无特殊反应,低声道:“原本前两天就该是神殿落成典礼,因为折腾这些事宜,一天拖一天,如今神裔们越聚越多,已经不太妥当……三天内还是必须正式举办大典的好……”
少司命知道他为什么强调这样的时间。
因为从常理看,神殿落成,大约就是属于一种“告一段落”的节点,她很容易会在这种节点上兴起“可以归矣”的念头。
他不想她走。
就像曾经她不想他走一样。
可他说不出口。
就连这一天拖一天,也不过是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