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905章 嗨,拉克鑒賞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当天晚上。
杯户町一栋高层公寓楼里,池非迟打开通往阳台的玻璃窗,接过金雕爪子里递来的血瓶,被迎面吹来的寒风刺得喉咙发痒、咳嗽了两声。
“教父,你别再往阳台跑了,”电脑里传来泽田弘树的声音,“让小美或者非墨去拿就可以了啊。”
池非迟关上玻璃门,转身回沙发的时候,算着自己该睡觉了,顺手关了客厅的灯,却没有回房间,坐下后在电脑上打开空文档,敲了个‘知道了’。
泽田弘树:“……”
他教父还真打算没好之前就不开口了?
池非迟继续敲字:你不用守着。
“我是您的教子,守着您本来就是应该的,”泽田弘树无奈道,“您生病了就该告诉我一声,要不是我发现您最近几天都在帮方舟测试内层网,想来看看您,您就真打算一直不告诉我?”
池非迟打字:不是大病,我也还没到需要孝子床前尽孝的年纪。
泽田弘树突然觉得池非迟说得好有道理,噎了一下,语气也弱了三分,“那……就算您没病,我也可以来看看您啊,还能帮您汇总监控信息。”
Ok。
池非迟敲完字,关了文档,调出一个个电脑程序。
电脑屏幕上陆续弹出四个画面,被显示在四个区域,是四伙鸟类带着针孔摄像头去拍摄的。
第一个区域显示的画面是他公寓楼附近,高空拍着雪开始融化的街道上,前方还有一些带着水滴的树叶遮挡,应该是那只鸟藏在了路边的树上,而镜头中央是一辆银灰色的车子,看起来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不过车里的两个人,是非墨已经确定的FBI。
第二个区域是米花町二丁目的街道,带着摄像头的鸟同样藏在树上,画面中,赤井秀一在街对面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一罐咖啡,又回到了车上。
第三个区域还是米花町,就在工藤新一家附近,画面中是一个窗户被木板封死、隐约透出昏暗光亮的仓库。
大概是发现了灰原哀的位置,贝尔摩德心情太好,没有去商城之类的地方换易容脸,直接去了公园。
跟踪监视的乌鸦们散开跟踪了几个目标之后,就锁定了贝尔摩德,一路远远跟到贝尔摩德现在的落脚点。
第四个画面一片昏暗,这是从通风管道潜进阿笠博士家的乌鸦携带的摄像头,附带着一个小号窃听器,在十多分钟前,还能听到阿笠博士在敲键盘的声音,不过很快就安静下来了,只有不时起伏的呼噜声。
他白天在无名的‘咕噜疗法’下好好睡了一觉,精神好了不少,果然还是忍不住想做点有意思的事。
FBI在监视他,他也在监视FBI,可以趁这次FBI跟贝尔摩德对上的机会,把赤井秀一有联系的那些非法入境的FBI都挖出来。
顺利的话,那些人的相貌、落脚点、行动、一些小习惯都能掌握。
至于对阿笠博士的监控,他是想掌握一下剧情进度、确认有没有因为他的存在发生什么变化。
池非迟盯着屏幕里的变动,给米花町据点的乌鸦发了消息,让据点派出乌鸦去替换阿笠博士家管道里的鸟,也不用再留下去,把窃听器装好就可以撤了。
消息刚发出去没多久,电脑扬声器里传出灰原哀惊恐的呼喊声。
“博士?!博士!”
泽田弘树一惊,他所能掌握的信息,也是从摄像头和窃听器传递过来的,由于那边鸟还待在管道里,拍不到屋内,让他无法确认那边发生了什么,“教父,是不是出事了?”
池非迟没觉得惊讶,“没事,大概是咳……虚惊一场。”
“喂,你醒了啊,”柯南的声音没有刚才灰原哀的声音那么大,透着无奈,“那只是博士不小心把番茄汁打翻了,你该不会以为那是血迹吧?我都跟他说过好几次了,不要在上网的时候喝罐装果汁,他总是会睡着、打翻果汁。”
“可是,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只是有不祥的预感,所以到这里来看看你,我说是来帮忙照顾你的,对了,那边保温盒里有非迟哥做的鲫鱼粥,博士之前帮你用微波炉加热过,应该还没凉。”
“他来过吗?”
“没有,博士说是用宅急便寄来的,里面还留了字条,说明天也会给你寄食物,不过他就不过来了,免得互相传染感冒,大概是早上博士跟他说你感冒了,他给你做的感冒加餐吧。”
“喂,我说……”
“我知道,突然不见人影还联系不上,通讯只是传简讯,送东西也是用宅急便,你是担心他遇到危险吧?不过也有可能是感冒很不舒服,他想休息一下,他有时候做事、思考问题的头绪本来就很奇怪啊,要是你实在不放心的话,明天我们去看……”
“不用去了,字迹是他的没错……我也有不祥的预感。”
随后,就是脚步声、打字声。
池非迟猜到了灰原哀打算做什么,将监视窗口暂时最小化,打开《神奇大陆》游戏,快速输入了账号、密码,登录,切换到隐身状态,随意进了一个高等级副本。
在他进副本没两秒,好友列表里‘乖小喵’的名字果然亮了起来。
池非迟没多考虑,把灰原哀拉进队伍,然后把监控切换到手机上,“诺亚,把监控视频备份……咳。”
最近几天他不露面、不通话,确实有‘已经被害’的嫌疑,想让灰原哀放心,那就制造一个‘身体不舒服、最近都宅在家疯狂打游戏’的假象。
打游戏是最能让人安心的事。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窃听被转到手机,柯南:“你要查什么资料吗?”
灰原哀:“没有,我陪非迟哥打会儿游戏,他好像最近这两天都在一个人打游戏……”
柯南:“……”
接下来一个小时,池非迟和灰原哀刷了两个高等级副本,也在游戏聊天里说了自己嗓子确实不舒服,然后才各自下线,休息。
第二天,池非迟戴上口罩出门买食材,让那两个FBI看到,以免FBI怀疑他遇害或者不在家,之后让猎豹宅急便上门取了早餐,送到阿笠博士那里。
早餐只有两份。
他不应该知道柯南在那边留宿,所以只能寄阿笠博士和灰原哀的份。
宅急便送到阿笠博士家的时候,毛利兰已经过去了,由于柯南说阿笠博士家的玄关大门坏了,来回都走了后门。
等毛利兰走后,阿笠博士带着灰原哀、柯南去找宫野厚司以前的朋友。
池非迟考虑了一下,让乌鸦跟了上去。
这次过去,柯南会克死一个人,在解决事件的同时,发现了宫野明美藏在那里的、宫野艾莲娜留给灰原哀的录音磁带。
那盘磁带里面是宫野艾莲娜想对灰原哀说的话,虽然可能有组织的消息,但灰原哀听的时候肯定不会放公放,他想听到内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管怎么说,让乌鸦跟上去试试。
这一天……
杯户町公寓楼里,池非迟在家窃听各方动向,眼睛默默盯着显示屏中的监控录像,活像个疯狂窥视别人隐私的变态。
三木桥的街上,赤井秀一戴着耳机坐在车里,盯着不远处的一辆黄色甲壳虫,活像个不仅疯狂窥视别人隐私、还进行痴汉尾随的变态。
米花町废弃楼房的仓库里,贝尔摩德戴着耳机,双腿交叠坐在椅子上,嘴角扬着笑意,垂下的眼里满是沉思,活像个不仅疯狂窥视别人隐私、还琢磨着怎么挖坑埋人的变态。
……
晚上七点半左右,池非迟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电话接听,那边传来了贝尔摩德轻描淡写的问候声,“Hi,Raki~”
池非迟:“……”
忍住,这通电话不能挂。
组织成员联系,大部分时间是用邮件,贝尔摩德选择打电话,那必然有需要电话沟通的理由。
一般是有行动需要碰面确认,为了保证对面是本人在约定碰面的时间地点,必须电话沟通。
而且人的惯性很可怕,他五天没开口说话,刚才都有点习惯‘不说话’了,再这么下去,说不定会自己把自己憋成哑巴。
“贝尔摩德?”
池非迟的声音沙哑,说话的时候,嗓子又发疼、想咳嗽,不过还是忍住了。
“是我,听那一位说你感冒了,情况很严重吗?”贝尔摩德问道。
她一早就发邮件给那一位,传递情报,同时询问能否让拉克代替她去英国,那一位就把拉克感冒的事告诉她了。
所以说,她想知道拉克的状态,根本不用跑上门去,她完全可以顺便从那一位那里试探出来。
“不清楚……咳咳,”池非迟咳了两声,这个问题就很无聊,要说严重,比起某些危险任务会受的伤,这不算严重,要说不严重,一天天手脚乏力、不时就得咳两声,也算是严重了,“你有什么事?”
贝尔摩德:“……”
连自己感冒严不严重都不清楚,拉克还说得那么认真、那么一本正经,就像真的不清楚……算了,无视掉,蛇精病的思路很难猜。
“有正事找你,我已经跟那一位汇报过了,”贝尔摩德放轻了声音,语气多了一丝沉肃,“出来碰个面吧,本不该在这个时候麻烦你的,但大概率不需要你亲自出面。”
池非迟配合着演出,“时间?地点?”
“两个小时后,涉谷区Line Club,到时候琴酒也会去,在此之前,你和朗姆帮忙进行安全确认,顺便让寒蝶会那个小女孩熟悉一下怎么做事。”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