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日月風華 txt-第五五八章 改頭換面看書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天边出现第一道曙光的时候,大理寺的刑差就已经将青衣楼团团围住。
青衣楼内的帮众惊慌失措,第一时间去往楼里向徐大爷禀报,可是跑到青衣楼第五层,瞧见了更让人心惊胆战的一幕。
徐常胤坐在椅子上,面对门外,七窍流血,已经是气绝身亡。
帮众们一时间懵住。
这一夜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大多数人都是浑然不觉,只有少数人知道子夜过后,有一辆马车停在青衣楼外,听说是大理寺少卿小秦大人亲自前来,而徐大爷出门上了马车,在马车上待了半个时辰,就一脸死灰的回到了楼里。
回到楼里的徐大爷在半个时辰后,又出去了一趟,登上了在外等候半个时辰的马车,等他再次下来之后,马车便掉头而去,而徐大爷回到楼里,直接去了五楼,更是嘱咐任何人不得登楼打扰。
如果不是大理寺的刑差一大清早围过来,众人甚至还不敢登上五楼。
坐堂大爷蒋千行已死,刚刚接替的二爷徐常胤竟然服毒自尽,三爷李信还关在大理寺的监牢里,整个青衣堂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此刻外面还有大理寺的刑差,青衣帮众只觉得灭顶之灾从天而降。
大理寺衙门内,秦逍正在整理昨夜徐常胤交出来的罪证。
青衣堂屡次想以秦逍身边的秋娘作为要挟,而秦逍今次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同样利用徐常胤的家人威胁。
徐常胤最后一次豪赌以失败而告知,走投无路,知道自己和青衣堂已经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显然没有想到,最后一刻,秦逍竟然还要利用他家人的安危来逼迫自己交出手中握有的证据。
秦逍猜的并没有错。
青衣堂虽然背后有靠山,但这十年来,暗中却也并没有少和刑部打交道,至若京都府,私下里与青衣堂的关系比刑部还要亲密。
徐常胤自知必死,可是要保住家人安然无恙,就只能屈服。
他知道秦逍是个心狠手辣之辈,如果自己拒绝交出那些罪证,秦逍是绝不会在意他家眷的生死,一个谋反的罪名,足以将他的家小全都拉进案子之中。
秦逍整理了一下徐常胤交上来的罪证,略有些失望。
这里面涉及到刑部和京都府两大衙门的官员倒也不少,不过大都是些在衙门里无足轻重的官员,这其中大部分的官员都只是从青衣堂拿了些数目不大的贿赂,毕竟青衣堂背后有人撑腰,这些官员倒也不敢真的在青衣堂身上拼命榨取。
至于卢俊忠和朱东山这样的重要官员,自然是不屑于青衣堂有来往,即使私下里真的有什么交集,以卢俊忠和朱东山的狡猾,当然也不可能给青衣堂留下任何把柄。
厚厚的罪证之中,唯一让秦逍觉得有价值的,是关于京都府尹夏彦之的罪状。
他将夏彦之的罪状单独放在一旁,其他的罪状堆在另一边,听到外面脚步声响,随即传来寺正费辛的声音:“大人,卑职有事禀报!”
“进来说话。”秦逍应了一声。
费辛走进来,拱手道:“大人,青衣楼已经被查封,逮捕了二十多人,不过……徐常胤已经死了,服毒自尽。”
这是秦逍预料中事,颔首道:“他派人夜闯少卿府,杀官谋反,如今事情败露,自然是畏罪自尽。”
“是。”费辛道:“蒋千行和徐常胤都死了,李信认罪,青衣堂已经是一盘散沙,刚听说街上那些青衣帮众知道大理寺要清理青衣堂,许多人都不敢再穿青衣堂的衣服,也不敢说自己是青衣堂的人。”看着秦逍,钦佩道:“大人果然是睿智过人,短短时日,便让盘亘在京都多年的青衣堂土崩瓦解,百姓们知道后,定然是人心大快,对大人也必然是歌功颂德。”
“青衣堂的下场从一开始就注定。”秦逍淡淡笑道:“我只不过是加快了他们瓦解的速度。”
费辛自然明白秦逍这句话的意思。
青衣堂的出现,只是宫里贵人为了添补内库所需,是贵人当年形势所迫才使用的下策,多年过去,贵人早已经将内库打理得井井有条,这种情况下,青衣堂变得可有可无。
而且青衣堂终究不是一件光彩的工具,即使秦逍今日不除,迟早也会被它的主人亲手毁掉。
“大人,李信这伙人,该如何发落?”费辛沉吟了一下,终是问道:“李信供认了自己和青衣堂的罪状,而且咱们对他承诺过,会留他性命。”
“他们喜欢好勇斗狠,就发落他们到军前效力吧。”秦逍早就想好了这些人应该前往的去处:“去北方也行,送到裴将军那边也可以,即使不当兵,也可以在军中打杂。”
费辛笑道:“不错,让他们去军前效力,那是最好的去处了。”起身道:“卑职尽快定案,然后判定将他们发配军前。”
“等一下。”秦逍将那一大叠从徐常胤手中得到的罪状推过去,“这些是从青衣堂得到的罪证,你先拿去看看,刑部那边若是不老实,随时可以利用这些罪证给他们点教训。”又将京都府尹夏彦之那一份罪证拿在手中,沉默了一下,才道:“这份罪证是夏彦之的,你找个时间让他知道有这样一份东西在咱们手里,告诉他可以有两个选择,要么辞官滚出京都,要么自今以后改换门庭,跪在大理寺的脚下,如果他还和刑部不清不楚甚至依然甘愿做卢俊忠的走狗,仅凭这份罪状,大理寺可以扒了他的皮。”
费辛有些惊讶,上前来,从秦逍手中接过罪状,细细看了看,脸色凝重起来,冷笑道:“夏彦之平日里道貌岸然,想不到竟是如此卑鄙之徒,竟然和青衣堂勾结,暗中干下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
“不急着收拾他。”秦逍淡淡笑道:“现在还有用,他听话就好,不听话,这案子你来处理。”
费辛忽然明白,为何京都府的差役在京都见到青衣堂的人掉头就走,这自然是夏彦之所下的命令,而夏彦之确有把柄落在了青衣堂的手中。
京都府一直对刑部唯命是从,如今有了这道罪状,夏彦之就不得不投向大理寺,京都三大法司衙门,京都府若是跪在大理寺的脚下,刑部也就更加孤立无援。
看来小秦大人铁了心是要扳倒卢俊忠。
“报大人,吴天宝求见!”门外传来声音。
费辛回头看了一眼,秦逍已经笑道:“费大人先去忙吧。”
费辛不敢逗留,拿了罪状出去,前脚出门,太平会吴天宝后脚就进了来,上前几步,向秦逍深深一礼,秦逍起身笑道:“吴二爷!”
“不敢!”吴天宝忙道:“今日前来,一来是向大人道谢,二来也是和大人道别。”
“已经决定了?”秦逍似乎明白吴天宝的意思,示意吴天宝坐下说话,吴天宝犹豫了一下,这才在椅子上坐下,点头道:“大人的指点,我想了几日,觉得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秦逍亲自给吴天宝倒了一杯茶,递过去,吴天宝急忙起身接过,秦逍坐下后,才道:“吴二爷是聪明人,比我更加清楚,青衣堂已经土崩瓦解,太平会的处境非但不会更好,只会更凶险。”
“大人所言极是。”吴天宝叹道:“青衣堂没了,有些人就不会再有顾忌,定然会盯住太平会,朝廷也不会允许京都有这样一个帮会的存在。如果不是大人上次指点,我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安顿太平会六百弟兄。”
“你放心,只要他们奉公守法,我保证他们的安全。”秦逍正色道:“太平会那些弟兄也都有气力在身,出些力气,总有口饭吃。京都有三条河运,船坞每日里都有货船往来,上货卸货都少不了出力的人,这几条河道,你们依然可以利用。此外赌坊乐坊如果需要你们照看,他们出银子你们出力,自然也是可以的。只是再也不可去找那些百姓商户收取不该拿的银子,我估算了一下,京都的河运、赌坊和乐坊这几样,足以养活你手底下那几百号兄弟。”
吴天宝感激道:“多谢大人为弟兄们谋划。我也和会中众兄弟商量过,太平会解散之后,改头换面,如果以后真的有人追究太平会,所有罪责,由我一力承担,从今以后,他们换一面旗子,走正道混饭吃。”
“吴二爷能有如此担当,让人钦佩。”秦逍颔首道:“不过太平会之前的不少作为,真要追究起来,确实会给你带来大麻烦,所以我才劝你尽早离开京都,远离这是非之地,你才能不被卷入是非之中。”
吴天宝点头道:“能够前往军中为国效力,也确实是我心中所愿。大人,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担心太平会是怎样一个结果,我个人倒也罢了,可是如果会中的兄弟也都落个凄惨下场,我心中有愧,无颜见他们。如今大人为我们想好了出路,都能够全身而退,我和弟兄们都是感激不尽。”
“我这里有一封信函。”秦逍走过去,在书案上找了一封书函,走过来递给吴天宝:“这是我写给沃野镇卫将军刘金刚的一封书信,我和刘将军素未谋面,不过他是黑羽将军的亲信部将,与我也算有些渊源,此外他和韩雨农韩都尉是旧相识,我相信你带着这份信函过去,他瞧过之后,会妥善安排你。沃野边镇虽然艰苦,但吴二爷在那边未必不能建功立业。”
吴天宝起身,双手接过信函,深深一躬,小心翼翼收入怀中,这才道:“秦大人的恩情,吴某铭记在心。这次前往沃野镇,会中有十多名兄弟也都愿意跟我前往,不知…..!”
“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秦逍笑道:“刘将军定会欢迎你们。”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很想和你们一起前往,只是……!”摇摇头,笑道:“不过迟早有一天,我会与吴二爷在沃野镇相见。”
吴天宝有些诧异,自然不明白秦逍之心,却还是笑道:“那吴某就在沃野镇等着大人。”
“吴二爷,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秦逍犹豫一下,才笑道:“你若觉得不好回答,可以不答。”
“大人请讲!”
“你是太平会坐堂二爷,那么…..太平会坐堂大爷又是谁?”秦逍含笑问道:“至今我对他都是一无所知。”
吴天宝笑道:“吴某知道大人心里有此疑惑。不过大人不用着急,大哥很快就会向大人亲自道谢,而且…..他与大人也算是故交!”
秦逍叹道:“我实在记不起我在京都还有这位故交。”知道吴天宝不好说出来,这才道:“还有一件事情,烦劳吴二爷帮忙。”
“大人但有吩咐,无有不从。”
“我记得你手下有个叫涂宝山的兄弟,上次是他出城帮我查知含冤而死的莲翠有个孪生妹妹。”秦逍道:“这位涂兄弟精明能干,我府里如今正缺人手,想让他去府里帮忙,不知吴二爷意下如何?”
吴天宝展颜笑道:“涂宝山确实是我手下最机灵能干的兄弟,是个可造之材,跟在我身边多年,还真是耽误了他的前程。大人想要提携他,那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他若知晓,定是欢喜,我代他谢过大人的提携之恩。”起身要行礼,秦逍拦住笑道:“吴二爷别总是这样客气,这次是我请他帮忙,该我谢你才是。实不相瞒,先前我没有太在意,不过现在想来,我在京都得罪了一些人,府里除了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帮工,没有看家护院的壮丁…..!”
“吴某明白。”吴天宝肃然道:“大人身手了得,那些宵小之辈自然不敢正面与大人为难。可是难保会有人难为府上,府上也确实需要些人手看护。大人,你看这样成不成,你若信得过,我临走之前,在会中挑选几个身手还不错的精壮,让涂宝山带着他们去府上做事,别的不敢说,如果真的有人敢打贵府的主意,涂宝山这些人定会拼死护卫。”
“这正是我想请吴二爷帮忙的地方。”秦逍笑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吴天宝起身道:“我回去之后,立刻去办此事,这两日就会启程离京,大人多多保重,我那几百号兄弟,日后就托付给大人了。”抱拳深深一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