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遼東之虎-第九百三十二章分享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郑森长大了嘴巴,努力让自己呼吸的声音变得最小。
脚步声一声声接近,郑森的手在腰间摸了一个空。今天晚上参加宴会,没有带枪!伸手把靴子里面的匕首拽了出来,这是他现在手中唯一的武器。
身子贴着一棵树,缓缓站起身。努力不让自己脚下的树枝树叶发出声响!
来了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柄左轮手枪。自从大明的左轮手枪开始出口之后,西方各国很快仿制出这种对技术要求不那么高的枪械。这玩意,如今在西方已经是烂大街的存在。
不少街头黑帮,都能做到人手一柄左轮手枪。
那个家伙一看就是欧洲人,而且人高马大。至少比郑森高出一个头,茂密的树枝遮挡了光线,只能看到这家伙有一头金发,高高的鼻尖儿凸出脸许多。
透过树枝间隙的月光照在银色的左轮手枪上,发出点点银光。
那个家伙好死不死,正靠在郑森隐藏的这棵树后面。
机会就在一瞬,郑森知道这匕首想要刺穿他的大衣,然后再扎进他的心脏恐怕很难。自己的臂力,并不支持这种攻击。
目标选在这家伙的脖子上,白皙的脖子在月光下很显眼,近距离下郑森甚至能够看到皮肤下面蚯蚓一样的血管。
一手握着匕首,一手推着匕首手柄。郑森咬紧了牙关,左腿崩右腿弓,扭腰推送狠命的往这家伙耳朵下面一送。
当初在长兴岛的时候,曾经跟随汤若望学习医术。西方医术,此时已经注重人体解剖。郑森知道,耳朵下面颅骨下缘两寸的地方,正是大动脉通过的地方。
匕首狠狠的刺了进去,然后不等那家伙惨叫,双手用力猛的一挑。
“噗!”一股血箭激射了出来,月光下郑森被喷了一脸的血,整个人显得恐怖而阴森。
那个家伙本能的举起手,双手想要捂住伤口。郑森的匕首何等锋利,这一刺几乎刺穿了这个强壮家伙的脖子。双手用力猛的一挑,已经在他的的脖子上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他的整个脖子都被切开了一半儿。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样的伤口,怎么可能是一双手捂得住的。
“砰!”不知道是这家伙在脱力之前扣动了扳机,还是撞到了哪里走火。
杀手手里的左轮手枪射出了一发子弹,子弹擦着郑森的大腿射进了泥土里面。郑森浑身出了一层汗,整个后背一瞬间就湿了。
劈手抢过这家伙手里的左轮手枪,不远处已经响起忙乱的脚步声。
再不跑,就会被人打成筛子。郑森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拿着左轮手枪,玩了命的往河边跑。如今的情势,只要先跑出去,后面的事情后面再说。
有一点可以确定,在这里埋伏刺杀郑森的肯定不是拿破仑。如果是他的话,只要架起一挺马克沁,自己早就被打成筛子。
“啪!啪!啪……!”一连三枪,其中一颗子弹差两寸就爆了郑森的头。
子弹钉在郑森面前的树干里面,迸飞的树皮打在郑森脸上生疼。
郑森对着身后跟着自己的黑影甩手就是两枪,身后响起一声惨叫。这一下,子弹打的更加密了。枪声响个不停,子弹“嗖”“嗖”的树林中穿梭。
奔跑中的郑森,觉得后背被人狠狠撞了一下。接着,拿着左轮手枪的手就不听使唤了。
好运气不会始终关照一个人,在如此密集的枪击下,郑森还是受了伤。子弹从肩胛骨后面射了进去,在右胸前面穿了出去。
一定是步枪射出来的子弹,这样的距离下,也只有强劲的步枪子弹造成的贯穿伤,才会有这么小的伤口。
如果是左轮手枪,相信现在郑森的右胸已经被打出来一个大窟窿。
一瞬间的剧痛差点儿让郑森昏过去,吃痛的手再也拿不动左轮手枪。踉跄着向前跑,耳朵边上全是自己粗重的喘息声,还有子弹摩擦空气的“嗖”“嗖”声。
前面就是塞纳河,月光照射在缓缓流淌的塞纳河上波光粼粼。
娘的!现在唯一的活路就是跳河,郑森咬紧牙关跑到河边。身子一翻翻过护栏,一颗子弹正打在护栏上火星直冒,迸飞的碎石子打在郑森的手上,立刻在上面划出道道血口子。
吃痛的手一松,整个人“噗通”一声就栽进了塞纳河。
不过两三分钟之后,就有四五道身影冲到塞纳河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河水,这些人匆匆的向下面“噼里啪啦”的打了机枪。
子弹在河水中激起道道水花,却没有尸体浮上来。
“去下游寻找,一定要见到尸体。”为首一个人低声吩咐了一句,一群人就向下游跑了。
“什么?”拿破仑听说郑森被袭击下落不明,几乎昏过去。
大明大元帅唯一的弟子,居然在法兰西的首都出了这样的事情。这可怎么向大明交代!
当年的滑铁卢战役,如果不是大明插手,拿破仑说不定已经成了英国人的俘虏。法兰西铁定会战败!
即便是现在,欧洲国家对法兰西的态度也不是很好。如果没有大明在后面撑着,第八次反法同盟会在很短时间内组成。
即便是这两年进行工业化,国力有些恢复。可这也是在大明的帮助下,进行的工业化。可以说,离开大明的帮助,法国什么都不是。
这一次郑森前来法兰西,不但是要谈围攻俄国的事情。与法兰西之间,还有一系列的投资计划还有技术转让计划。
重中之重就是位于马赛的造船厂,这座造船厂建成之后,法兰西也将拥有制造铁甲舰的能力。
在欧洲,英国人因为有了孟买的科技成果,率先拥有了制造铁甲舰的能力。后来,俄罗斯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拥有了制造铁甲舰的能力。
法国人知道,在这种强敌环伺的情况下,掌握铁甲舰保护领海有多么的重要。要知道,百年英法战争,就是因为法国人没有制海权。
英国人可以利用海军的便利,在法国周围随便登陆。如果没有圣女贞德,说不定法国国王已经是乔治了。
历史不可以再度重演,拿破仑有着清醒的认识。法兰西一定要拥有强大的海军,一定要拥有保卫制海权的能力。
本来一切顺利,法国可以利用在非洲攫取的利益,与大明换取制造铁甲舰的技术。可现在……!
一切都变得渺茫起来,如果大明因此而翻脸,说不定自己的皇位都会受到威胁。
“现在还没有找到尸体,说不定人还活着。”吕西安惴惴不安的看着暴怒如雄狮一样的哥哥。
本来今天晚上,他应该陪同郑森去卢浮宫。可他在舞会上,结识了一位伯爵家的小姐。于是……!
“那还不快去找!”拿破仑的吼声,让门外的人都能够感觉到皇帝陛下的愤怒。
“是!马上就去找。”吕西安赶忙跑了出来,如果再不跑出来,后果堪舆。
“纨绔子弟!”拿破仑看着急吼吼跑出去的吕西安,气得抄起烟灰缸,砸在跑出去的吕西安身上。
如果大哥约瑟夫在就好了,他可以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的。可惜!大哥约瑟夫,在对俄国的战争中死了。
该死的流感,不但夺去了自己的哥哥,还多去了三十多个将军的生命。
“舒尔茨!”拿破仑对着大门口喊了一声,副官舒尔茨立刻跑了进来。
“皇帝陛下!”
“立刻命令禁卫军第一军全体戒备,同时在巴黎戒严。内政部抽调最厉害的人手,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查出这件事情是谁干的。并且,要抓住凶手。
第二!全国所有军队,进入预备状态。征调刚刚退伍的老兵重新入伍,国家计划向战时状态转变。弹药的生产计划,要提上日程。
第三,安置好大明使团的其他人。向他们保证,我们会尽快给他们一个交代。”
拿破仑不愧是拿破仑,短短时间之内,就想出了几条。无论如何,首先要保证法兰西不能被侵略。
“是!皇帝陛下。”
“命令禁卫第一军的士兵,除了执行戒严令之外,还要派出人去帮着寻找大明使节。一定要把那个年青人找到,不管是活人还是尸体。”
拿破仑看了一眼办公室里面的落地大钟,距离郑森出事已经四个小时过去了。
现场除了被伏击干掉的大明人和侍卫的尸体,就剩下一具被匕首割喉的尸体。也就是说,一个大明人干掉了一个凶手。
而大明使团如今只有郑森失踪了,也就是说那个杀手很可能是被郑森杀死的。
如果是他杀死了杀手,说不定人还活着。
拿破仑心中向所有他知道的神衷心祈祷,一定要让郑森活着,一定要让他活着。
走到大皇宫顶层,拿破仑拿起望远镜看向远处的塞纳河。或许此时,郑森也在塞纳河里面。
约瑟芬·博阿尔内轻轻走到拿破仑身后,给拿破仑披上了一件大衣。
“约瑟芬,如果那个年青人出了事情,那么我们就将再次面对战争。或许,我们会败的很惨。”拿破仑没有回头,还是愣愣的看着塞纳河,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一样。
“皇帝陛下,不管出了什么事情,约瑟芬都将和你在一起。”约瑟芬在拿破仑身后站着,也看向塞纳河。
虽然拿破仑离婚娶了奥地利公主玛丽·路易丝,可这段婚姻完全就是一桩政治婚姻。两个人之间,没有丝毫感情可谈。
拿破仑虽然和约瑟芬离了婚,但还保留了约瑟芬的皇后头衔。所以说,约瑟芬现在是拿破仑的两个皇后之一。
“法兰西刚刚恢复了两年,本来我们需要更多时间的。”
“没有办法,上帝不想让我们休养生息。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战斗吧。反正我的拿破仑,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统帅。
你可以连续七次击败强大的反法同盟,未来你也一定会第八次击败他们。我相信你,因为你是我的拿破仑。”约瑟芬扭过头,看着拿破仑。两个人是手紧紧攥在一起!
这时候,已经可以看到塞纳河两岸布满了搜寻郑森的人。火把之多,宛若两条火龙一样。
无数小船,在塞纳河里面点着火把乱捞。
吕西安宣布,只要找到郑森的下落,奖励五千法郎。
五千法郎在法兰西已经算是重奖,所有人都在为了巨额奖金而奋斗着。
上万人忙活了一个晚上,天色慢慢亮起来,没有郑森的消息。太阳出来了,还是没有郑森的消息。
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成了绝望。
一夜之间,拿破仑鬓角的头发苍白了好多。就目前为止,法兰西需要大明,也几乎离不开大明。失去大明的庇佑,很可能就是国破家亡的后果。
“还是没有结果吗?”拿破仑在天台上站了一个晚上,露水打湿了他的衣服。皇后约瑟芬,就站在一边陪着。
两个人的手,就这样紧紧拉着没有丝毫松开的意思。
“已经出动了上万人寻找,还……还是没有结果。”舒尔茨结结巴巴的禀报。
“继续找,就算是人死了,无论如何也得找到尸体才行。那个人很重要,即便是死了,我们也要把尸体还给大明。
大明人和我们的信仰不一样,他们的习俗是落叶归根。人不管死在哪里,都要回大明下葬的。”
看着初升的旭日,拿破仑已经丧失了信心。正常人这个季节在塞纳河里面泡一宿,估计也很难活命。
更何况郑森这个刚刚到达法兰西的人!
“大明使团剩下的人怎么说?”约瑟芬忽然间问道。
“他们也是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而且,昨天晚上他们已经派人乘坐飞艇去了马赛。”
“好吧!照顾好他们,尽量给予他们需要的一切。或许将来,他们能为法兰西说一些好话。”约瑟芬摇了摇头。
即便有一丝让大明与法兰西保持现在关系的可能,法国人都要全力以赴的去争取。
“是!尊敬的皇后殿下。”